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信仰 > 正文

宗教自由倡導者:梵蒂岡應擦亮眼睛 別上中共的當

2018年10月14日,在梵蒂岡,教宗方濟各主持教會儀式時的聖彼得廣場。

不久前,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前全國人大代表郭金才還是受羅馬教廷絕罰的“非法主教”,如今他卻是教宗方濟各的座上賓。

星期一(10月15日),郭金才和另一位中國共產黨控制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的領袖結束了對羅馬的訪問,啟程返回中國。他們此行是受教宗邀請,出席世界主教會議。

“我很高興以中國主教的身份第一次來參加世界主教會議。我們感到教會是一家,我們受到熱烈的歡迎和接待,”他對當地媒體說。

郭金才待遇的轉折點是中共和梵蒂岡9月底就主教任命問題達成的一紙臨時協議。根據協議,教宗承認了北京任命的七名主教的合法性,作為交換條件,北京宣稱允許教宗在中國未來的主教任命問題上有發言權。

這項協議無疑標誌著雙方關係歷史性的轉變。1951年,在取得政權幾年後,中國共產黨政府斷絕了與梵蒂岡的外交關係,將數百名外國神父和主教驅逐出境。

儘管這項臨時協議的諸多細節仍不為外界所知,但是由此引發的不確定性、爭議仍然在繼續。

近日,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一場聚焦中國和梵蒂岡關係以及中國宗教自由的研討會上,憂慮與悲觀的論調籠罩著會場。

人權律師和國際宗教自由倡導者妮娜·雪亞(Nina Shea)說,梵蒂岡非常看重這項協議,這是他們的“尼克松時刻”。過去20多年來,梵蒂岡一直試圖與北京達成某種協議,並為此不惜在人權問題上保持沉默,“漂白”中共政府侵犯人權的行為。

雪亞說,不論是從短期還是從長遠來看,她都對梵蒂岡與北京近期達成的協議感到悲觀。她說,中國正在經歷‘文化大革命’以來最嚴重的人權打壓。不管由誰來任命主教,這些主教都不會擁有自由,都無法正常地佈道、傳承教會的教義。

中國有大約1200萬天主教教徒,教徒分屬於中共官方監管的天主教愛國會以及拒絕接受中共當局指令的地下教會。梵蒂岡方面說,與中共政府達成協議,有助於彌合中國天主教教徒的分裂,讓兩個教會“邁向合一”。

一位信徒2018年10月1日在北京的聖約瑟夫教堂外祈禱,這是一個政府認可的天主教堂。

“教會會被統一起來,沒錯,”雪亞說,“但是正如香港退休樞機主教陳日君所言,更多的人會被關進籠子里。這個統一的教會意味著,中國那些忠誠而苦難深重的地下教會將進一步被噤聲。他們會變得更像是朝鮮的地下教會。”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前主席丹尼爾·馬克(Daniel Mark)也對中梵關係的前景表示不樂觀,理由是教宗在主教任命方面究竟有多大發言權尚屬未知,此外,中方還可能拒絕履行協議。

“教宗可能在主教任命問題上淪為一枚橡皮圖章,”他說。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前主席丹尼爾·馬可(左)和非政府組織自由媒體在線主席泰德·里皮恩在華盛頓哈德遜研究所一場討論中國和梵蒂岡關係及中國宗教自由的研討會上(美國之音蕭雨拍攝)

馬克認為,習近平的政治理念之一就是把他能觸碰的一切“中國化”,包括所謂的“宗教中國化”。他說,天主教會與中共達成協議,勢必意味著對共產黨在某種程度上的讓步和妥協,而這也會為其他國家開創惡劣的先例。

有評論稱,台灣可能成為北京與梵蒂岡這項最新協議的受害者。梵蒂岡是歐洲地區唯一承認台灣主權的國家。

馬克贊成這樣的觀點:“我認為這一定是中國(中共)計劃的一部分——利用與梵蒂岡日漸密切的關係,讓梵蒂岡在孤立、拋棄台灣的努力中發揮作用。”

他說:“我們必須擦亮眼睛,清楚中國(中共)的行動和意圖,不能受騙上當。”

非政府組織自由媒體在線主席泰德·里皮恩(Ted Lipien)同樣認為,不能指望極權政府信守承諾。

他從歷史的角度回顧了梵蒂岡與共產黨國家的關係,特別是冷戰時期與共產專制統治下波蘭的關係。1950年,梵蒂岡與波蘭簽署了一項協議,這是天主教廷第一次與共產主義政權簽署協議。

里皮恩說,有時極權政府會圖一時方便,與地方教會和梵蒂岡達成某種協議,但是這些沒有經過民主選舉的當權者很難被完全信任。

“因為他們缺乏合法性,背負著殺人和鎮壓的沉重歷史包袱。這些政府害怕說出真相,會用宣傳打擊真相,”他說。

里皮恩認為,極權政府在達到目的後,會置協議精神於不顧,繼續打壓宗教信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信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