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這幾篇微小說 短到極致 看完催人淚下!

天涯相隔,在與不在,都是牽念;心有靈犀,見與不見,都是溫暖……

父母在,不遠遊

從前特別不喜歡“父母在,不遠遊”這個說法。

二三十歲人生最美好的年紀,不去走南闖北干一番事業,不去遊歷山水擁抱世界,而是只為了陪伴父母承歡膝下。回在家門口做一份穩定普通的工作,詩和遠方統統拋開,這不是赤裸裸的道德綁架,是什麼?

後來成家立業,才發現,有一些事情,年輕的時候,無法懂得。當懂得的時候已不再年輕。

瘋婆婆

周圍都拆遷了,就剩下她那幢孤零零的小屋,斷路、斷水、斷電,雙倍的拆遷補償,她都不說話,只是有一次掐斷了她的電話線,她去電信鬧了一場……他們說她是個瘋婆婆。

領導出馬。昏暗的角落,落寞的她,守護著電話,半晌說上了拆遷以來的第一句話:要真是拆了,失蹤三年的女兒就真的回不來了。

想你的時候

媽媽說:“想你的時候,就一個人去逛街,想像著那些漂亮衣服穿在我女兒身上是什麼樣子的,這樣我就開心了。”

可以帶我一起嗎

我是單親家庭的孩子,一直和媽媽生活在一起。平時我工作忙,每天就只有晚上能看到我。

一天半夜,狐朋狗友找我出去玩,出門前,老媽站在一邊看正在換鞋的我,幽幽地問:“你……可不可以帶我一起去?”

鼻子一酸,眼淚立刻就流下來了。

我不懂外語

電話裡面:“This is a wrong number.Please check up and take the telephone number again…”

電話外面:“孩子,你為什麼每天都說外語,媽聽不懂,但是媽想你…”

牆下的父親

有人高中時沉迷網路,時常半夜翻牆出校上網。

一日他照例翻牆,翻到一半即拔足狂奔而歸,面色古怪,問之不語,從此認真讀書,不再上網,學校盛傳他見鬼了。

後來他考上名校,昔日同學問及此事,他沉默良久說,那天父親來送生活費,捨不得住旅館,在牆下坐了一夜。

給女兒做飯

爸爸一次重病,在床上躺了大半個月都沒醒,後來在一個下午突然醒了,醒來時他嘴一直在動,媽媽把耳朵湊近了對他說:“你慢點說,我聽著呢。”

爸很虛弱地說:“女兒該放學回家了,你去把飯做了吧……”

媽媽沒爸爸了

姥爺去世了,因為媽媽從小不在他身邊長大,所以和他的關係並不是很好。

平靜處理完後事,晚上回來她栽倒在床上抽泣道:“女兒,你知道么,媽媽沒有爸爸了……”

我頓時心酸至極。

牽手

爸喜歡叫我和他一起去買菜,遇到賣水果什麼的我就直接要他也喜歡買給我吃,他總是把小手指留給我牽著。

高中住在姨家了,一次回家,他讓我跟他去買菜,我走在他後面,他把小指翹著,一如我小時候牽著他的樣子,我真的忍不住了……

嘆氣

有次跟爸媽通電話,通了很長的時間。

掛電話後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媽媽又打電話回來,問:“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怎麼聽你一直唉聲嘆氣的,是跟那女孩分手了?”

我哭了!這世上,只有爸媽才能聽得出孩子那不經意的一聲嘆氣……

結尾

忽然想起一句猶太人諺語:

父親給兒子東西的時候,兒子笑了。

兒子給父親東西的時候,父親哭了。

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世上有些東西可以彌補,有些東西永無彌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