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特魯多自由黨為搬倒保守黨 毒品大麻合法化 加拿大幾家歡樂幾家愁

一些政治人士分析說,因為加拿大民眾中特別是年青人吸食大麻普遍,自由黨為了扳倒已連續三屆執政的保守黨,提出了極富爭議的大麻合法化綱領。原因是根據統計,"2015年全國大麻吸食者(包括醫療和非醫療)共計約490萬,而當年全國總人口尚不足3600萬,參加大選投票的選民則只有1755萬","如果一個政黨能夠爭取到大麻吸食選民,哪怕僅僅一半,都會大大提高競選成功率。"

渥太華加拿大議會大廈前招展的大旗把國旗上的楓葉換成大麻葉圖形。

政治和經濟爭議

一些政治人士分析說,因為加拿大民眾中特別是年青人吸食大麻普遍,自由黨為了扳倒已連續三屆執政的保守黨,提出了極富爭議的大麻合法化綱領。原因是根據統計,"2015年全國大麻吸食者(包括醫療和非醫療)共計約490萬,而當年全國總人口尚不足3600萬,參加大選投票的選民則只有1755萬","如果一個政黨能夠爭取到大麻吸食選民,哪怕僅僅一半,都會大大提高競選成功率。"

一名加拿大婦女在加拿大議會外揮舞將加拿大國旗圖案上的楓葉修改為大麻葉的旗幟。楓葉國變成大麻葉國?

作為海外的華人群體,也受到類似的文化影響。多倫多A1中文電台新聞及公共事務總監楊婉文對BBC中文的《華人談天下》節目說,加拿大當地不少華人對休閑大麻合法化顯得憂心忡忡,特別擔心此舉對年青人的不良影響。

從2018年10月17日開始,休閑類大麻在加拿大正式獲法律認可,只要是持聯邦政府證許可證的廠商生產的,就可以合法出售和購買。

合法化和非刑罪化的區別主要是後者雖然不再屬於刑事犯罪,卻仍可能觸犯民事法律或相關法律,而前者有被法律承認、認可的含義。

加拿大休閑類大麻合法化背後有若干原因和驅動力。其中之一,它是世界上大麻使用率最高的國家,尤其是在青年群體中。

僅2017年一年,加拿大人花在醫療和休閑類大麻消費上的錢估計達57億加元(46億美元;35億英鎊),使用者人均花費1200加元。

加拿大參院批准合法化的休閑類大麻英文是Cannabis,是官方選擇的辭彙,也是大麻家族來自拉丁文的學名統稱,包括植物學上的三大類大麻。

新法生效後可能出現什麼後果,哪些可能成為贏家,哪些會是哭泣的輸家BBC駐多倫多記者傑西卡·墨菲(Jessica Murphy)有以下分析

贏家1——律師

今後幾年,很可能會出現大量涉及大麻的司法訴訟。

多倫多律師比爾·博伽特(Bill Bogart)是毒品與合法化問題專家。他認為,法律認可是第一步,接下來就要制訂十分細緻具體的規管框架。

這意味著大量規則細節,以及許多始料不及的灰色地帶,包括法律漏洞。

通常總會有人挑戰這些細節,也會有人鑽空子。

現在可以預見的一個重大問題是,評估酒後駕車已經有一套成熟的機制,但大麻合法化之後,警察如何評估“毒駕”?

還有,用來檢測大麻中刺激中樞神經的成份THC(四氫大麻酚)的技術有多可靠,已經有人提出質疑,引發爭論。

一些地方的警察部門已經決定不採用聯邦政府授權的路邊唾液檢查儀,除了成本方面的考慮,也涉及儀器在低溫環境下的可信度問題。

另外,涉及含大麻成份的可食用產品的監管規則如何制訂,也是一個充滿爭議的領域。含大麻食品並不跟休閑類大麻同時合法化,要晚至少一年。

另一個可能的“高危”區域是勞資糾紛領域,涉及工作場所的醫療用大麻的諸多相關問題。

贏家2——世界級品牌

不難想像,大麻市場規模巨大;世界級品牌和跨國大公司不可能放過這塊大肥肉,也不難想像。

一旦休閑類大麻脫去不良聲譽外衣,世界品牌的相關產品開發投資幾乎就是順理成章的事。

分析人士估計,休閑類大麻合法化之後第一年內,消費類大麻市場規模介乎42億美元和87億美元之間,消費者有340萬到600萬人。

跨國大公司已經盯上了這組數據。

健康飲料中添加不刺激中樞神經的大麻二酚(cannabidiol)成份正在成為趨勢,可口可樂表示正在關注。

它還透露,正在跟一家有許可證的加拿大廠商奧羅拉大麻Aurora Cannabis洽談合作研發添加大麻的飲料。

擁有啤酒品牌科羅娜(Corona)的公司Constellation Brands也在跟Canopy Growth公司洽談,討論如何抓住大麻需求的增長機會,推出不含酒精的大麻類飲料大賺一筆。

不少其他獲得生產許可的上市公司和Canopy和Aurora一樣,在大麻合法前就開始建新廠房,擴大生產,為大麻解禁後的市場熱潮做準備。

觀察:從鴉片戰爭到中美貿易持久戰

記者來鴻:大英帝國怎麼成了“萬惡之源”?

千禧一代年輕人是否更加自戀?

台灣來鴻:害人不淺卻又難以消滅的毒品問題

贏家3——研究大麻的學者

關於大麻對人體的影響,還有許多未知領域。

對醫療和休閑類大麻使用的研究在加拿大長期陷於癱瘓,因為大麻屬於受控制物質。即使大麻在醫療方面的使用2001年就合法化,這方面的研究仍有不少空白。

資金來源也是個大問題,因為涉及大麻的研究受到限制,而且這個領域的大量研究關注的是毒品的危害。

新法生效後,大麻的法律地位和聲譽形象變了,預計有助於推動大麻使用的益處和害處兩方面的研究和投資。

比如,大麻在精神疾病、神經系統發育、妊娠、創傷後應激症治療、駕駛和鎮痛等方面有什麼影響和利弊。

贏家4——總理特魯多(Justin Trudeau

加拿大總理賈斯汀·特魯多2015年還在競選時曾許諾,自由派政府一旦當選執政,立刻開始制定有關大麻合法化政策和大麻銷售的監管規則。

3年後,他兌現了諾言。

特魯多總理對此的解釋是,這樣可以保護加拿大年輕人,同時阻止犯罪分子通過毒品黑市牟利。

但社交媒體上圍繞大麻合法化的社會成本和健康危害仍有激烈爭論。

與此同時,跟新法配套的實施細則還要各個省市當局自行制定。估計許多地方官員和政界人士會因此倍感惱怒和無奈。

輸家1——地產業主和房東

大麻合法化意味著使用、銷售和種植大麻都合法,包括在自己家數量有限的種植。

房東和業主擔心這可能會帶來新的租客問題,或者房產遭到破壞。

阿爾伯塔省(又譯艾伯塔省)一個擁有大量房地產的地主為了防患於未然,2018年9月先公布家法:它名下的樓內禁止吸大麻、種大麻。

各省當局負責規定允許合法消費大麻的場所,這就造成全國各地法規不一致的情況。

在安大略省,凡是允許吸煙的地方都可以吸大麻。

但在紐芬蘭與拉布拉多、紐布朗瑞克和薩斯喀徹溫省,公共場合禁止吸大麻。

輸家2-大麻”作坊工匠“

有了市場就有競爭,就有大魚小魚蝦米之分。跟那些股價扶搖直上、財大氣粗的上市公司相比,小作坊式的生意還做得下去嗎?獨立工匠還有活路嗎?

一些活動人士呼籲保障被稱為“工匠”的小型製造商,提出的理由是確保這些小型供應商在市場上佔一席之地可以扼制非法生產活動,也有助於保證零售休閑大麻供應充沛。

不過,作坊和工匠們面臨各種障礙,包括資金、土地使用和區劃限制。

一些小作坊業主和種大麻的農場主獲得有限的許可,可以種植和加工醫用大麻。他們同時也為地下黑市和所謂的“灰色”市場供貨。

加拿大政府為了促進市場多元化,特別設計了“微種植”和“微加工”許可證。

輸家3-加拿大各地城鎮

加拿大各地的市鎮當局並不很開心,因為大麻合法化必然會掀起衝擊波,而處於前線的地方政府首當其衝。

地方政府需要承擔額外的責任,包括法律的實施、執法細則、城市區劃的調整和零售網點規劃、為家庭種植、商業許可和公共場合消費大麻等事項制定監管細則,等等。

但是,許多城鎮當局到現在還不清楚大麻銷售為聯邦政府貢獻的稅款將以何種方式向地方財政涓滴滲透。

地方當局有一定選擇空間,有些城市就決定自己轄區範圍內禁止商店出售休閑大麻。

根據聯邦政府的計算,休閑大麻合法化之後,每年稅收可以增加4億加元。渥太華跟省政府達成協議,新增的這部分稅款,聯邦政府分得25%,每年金額不超過1億加元。

其餘稅款歸省政府,省政府再從中拿出一部分撥給市政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