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美國為何未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專家:真正原因是…

川普現在正聯合西方世界對中共進行圍堵,不過似乎對習近平本人還抱有善意

10月17日,美國財政部公布半年匯率報告,中國、德國、日本、瑞士、韓國等雖然仍然列在觀察名單上,中國卻並未被定為匯率操縱國。財政部給出的理由是,中國在最近幾個季度並未大規模干預外匯市場,但是經濟分析人士稱真正原因既不是這個,也不是某些人認為的什麼三條標準不同時符合,而是因為美國對中共還未到攤牌的時候。

直接說出這個判斷的其中一個專家,是位於紐約的一名職業投資人。他長期對中國和美國經濟和時政有深刻觀察。他也是最早明確認為美國不會將中共定為匯率操縱國的。10月1日,庫德洛(Larry Kudlow)在接受《福克斯》採訪時稱川普和習近平很可能於今年11月30日在出席G20峰會時進行會談。該投資人當時據此判斷,美國不會將中共定為匯率操縱國。

中國經濟學者賀江兵一直不認為中共是匯率操縱國,但是他的意思是中國的匯率實際上被嚴重高估的,中共只是努力不想讓人民幣跌的太快。按照他用三種方法的計算(M2/GDP比例、購買力平價和資產價格比),得出中美元:人民幣合理匯率在14-19.77範圍。他因此多次公開批評川普曾經說人民幣應該升值屬於不懂國際金融常識。

不過,賀江兵也認同是中共有意的放縱了人民幣今年以來的多次下跌。今年以來,人民幣下跌幅度一度高達近10%。

在中國政經觀察人士秦鵬看來,外界公認在美國實施關稅制裁之後,人民幣匯率大幅下跌顯然是為了對沖貿易戰帶來的中國的出口壓力,而這這恰恰是川普政府將中共列為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的根本原因。

“川普現在有很多真正懂得國際金融的智囊,上任之後就沒有再說出人民幣升值這樣的有失常識的話來。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中共在操縱匯率,雖然方向不同。所以,美國現在意思很明確,我們即使承認人民幣被高估,也堅決不允許你在美國對中國2500億美元產品分別施加10%或25%關稅的時刻,有意的安排匯率下跌,來沖銷關稅的影響。”

秦鵬進一步解釋說,這就是上周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說的不希望中國的人民幣“競爭性貶值”的原因。10月10日,美國財長姆努欽接受專訪時警告中國,在同美國陷入貿易糾紛之際不要讓人民幣競爭性貶值。姆努欽表示,美國財政部仔細跟蹤人民幣匯率的變動,注意到人民幣今年大幅度貶值。他說希望在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中提出人民幣問題。

川普準備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的消息傳出後,中共外交部第一時間回應,再次強調中方“不會將貶值人民幣作為貿易戰工具”。姆努欽發出警告之後,10月12-13日,在第38屆國際貨幣與金融委員會(IMFC)會議上,中共央行行長易綱也公開表示,要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秦鵬認為中共外交部和易綱的講話,都表達了短期內中共無異於強烈對抗、將人民幣繼續大幅貶值的意思,這是川普當局此次未將中共列為匯率操縱國的直接原因。

但是,深層的、更大的原因,秦鵬也認為是現在川普認為對中共攤牌的時刻還未到。他認為美國是從幾個方面來考量的:

“首先,完全不是因為某些人說的那樣,純粹從美國法律《2015年貿易便捷與貿易促進法》裡面機械衡量,說中國現在的經常項目盈餘只有1%多一點,達不到該法律規定的3%的界限,所以才沒有把中共正式確定為匯率操縱國。如果那樣,美國之前就不會把中共列入匯率觀察國名單了,美國當初的意思就很明確,那就是不希望中共繼續競爭性貶值。”

“其次,川普現在還在繼續進行全球性布局,還沒有正式完成。日前,他在完成美墨加新商貿協定之後,加快了與歐洲日本和英國的談判。即使要與中共攤牌,甚至切斷與中國經貿聯繫,也是要在與歐日英達成正式協定之後。”

美國時間本周二,10月16日,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通知國會,在川普總統的指示下,他們計劃與日本、歐盟和英國就三個獨立的貿易協定進行談判。

“預計也會有類似美墨加協議一樣針對中共的毒丸條款”。秦鵬說。他指的是協議裡面的第32章規定,如果任何一方與“非市場經濟國家”達成自由貿易協定,其他國家有權撤出美墨加協議。外界普遍認為這意味著美國不允許墨西哥和加拿大與中共單獨達成協議。

“第三個原因,是兩個國家經濟體量很大,現在聯繫還太緊密。如果現在把中共定為匯率操縱國,在目前中美已經緊張的局勢下,肯定不會象前五次那樣一般性懲罰,肯定會採取更高烈度的措施,這極大可能意味著美國會對中共實施全面金融制裁之類。對美國來說,因為它掌控SWIFT系統等全球金融結算工具,所以從操作層面來說很容易,但是也會傷及自身。所以,美國目前寧願採用類似對中共軍隊軍需裝備部長李尚福那樣的小範圍制裁的方式,警告中共高官不可輕舉妄動。”

“最後一個原因,川普還是希望給習近平一個冷靜思考,真正全面解決兩國根本性差異。這是雙方計劃於11月底舉行會談的原因。”

秦鵬認為雙方差異,是結構性的,也是兩國體制性的、價值觀的根本差異。如果在中共框架下很難獲得本質性解決,但是川普一直把習近平和個人與中共分開,前段時間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的講話,也明確把習近平個人、中共、中國人民做了清晰的區分。

“所以也許二者會在直接會談時候,談及類似解決拋棄中共體制等這方面根本性的問題。這很難,但是也看習近平如何選擇。”秦鵬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 希望之聲 記者鄭清源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