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李志綏:毛澤東一死 他的兩個女人就笑了

毛澤東死時剛一咽氣,江青(左)和張玉鳳(右)就笑了。(公有領域)

中共前黨魁毛澤東一生淫亂不堪,不僅有幾任妻子,而且還挑選了大量年輕女子常年陪伴左右。毛澤東晚年,生活上完全依賴他的女機要秘書張玉鳳。而他的妻子江青,則成為其耍弄權術的政治工具。不過,據毛澤東的私人醫生披露,毛澤東死時剛一咽氣,他的這兩個女人就笑了。

毛澤東私人醫生李志綏在其著作《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中,披露了很多中共高層鮮為人知的事情。其中包括毛澤東臨死前的一些秘聞。

毛澤東臨死前住在中南海代號〝二零二〞大廈內的一個房間。1976年6月26日,毛澤東發生第二次心肌梗死,之後兩個多月,毛澤東的醫療組組長李志綏,及一組醫護人員就24小時看護毛。

當時的中國大陸民眾還被蒙在鼓裡,不知道毛澤東病倒了。他們只能從毛與外國領導人會晤的幾張照片中,略窺毛衰老的情況。但毛身邊的這些人心裡都很清楚,毛的死期近了。

自從毛第二次心肌梗死以後,當時的國家副主席華國鋒和王洪文,兩名政治委員張春橋和汪東興四個人,也分成二組,輪流晝夜值班。華國鋒當時已出任國務院代總理,接替去世的周恩來,主持中央日常工作。

1976年9月9日午夜零點,毛澤東的呼吸越來越微弱。華國鋒低聲問李志綏,還有沒有別的辦法?李沉默了一回,小聲說:〝我們已經用盡了各種方法……〞。

華低下頭沉思了一下,然後對汪東興說:〝立刻通知江青同志和在北京的政治局委員。也要通知外地的政治局委員,要他們即刻來北京。〞

汪起身出去時,內室中的一位值班護士跑過來,匆匆對李志綏說:〝李院長,張玉鳳說毛在叫您。〞李趕緊走到毛的床邊。

張玉鳳是毛晚年最親近的隨員。張曾是毛私人專列上的服務員,現在則是他的機要秘書。毛澤東在湖南長沙舉辦的一次晚會上,張玉鳳與毛初次相遇。那是1962年冬,張玉鳳那時年方18,有著大大圓圓的眼睛和白皙的皮膚,她主動請毛跳舞。

就在那次晚會上,毛與張連續跳了幾場舞,等到舞會結束,李志綏親眼看見了毛攜了張玉鳳的手回到他的住室。

毛與張的關係十分親密,毛還有其他幾位女友。有兩位原空軍政治部文工團的孟錦雲和李玲詩在做毛的護士,替他擦身和餵食。但張玉鳳待在毛身邊最久。

在歲月催折下,張玉鳳也開始飲酒,但她一直深受毛的信任。1974年,毛的機要秘書徐業夫因肺癌住院,張便接管毛每日批閱公文的收發。在毛視力衰退以後,她便負責將那些公文讀給毛澤東聽。隨後,張被正式任命為毛的機要秘書。

李志綏在書中表示,任何人要見到毛,首先要經過張玉鳳的同意。1976年6月中旬,華國鋒要向毛報告工作,叫張玉鳳三次,張睡覺不起,另外兩個值班的是孟錦雲和李玲詩,不敢向毛說華要談工作。

她們說,不經過張,直接同毛講了,就不得了。華等了兩個多小時,張仍然不起床,華只好走了。李志綏說,張玉鳳能爬到這個位子,完全是因為只有她聽得懂毛的湖南話。連李志綏都要透過她翻譯。

張玉鳳對李志綏說,毛澤東問他還有救嗎?毛用力點點頭,同時慢慢伸出右手抓住李志綏的手。毛兩側面頰深陷。兩眼暗淡無神,面色灰青。

這時,江青從她居住的春藕齋趕到。她一進門就大聲嚷道:〝你們誰來報告情況?〞江青是毛的第四任妻子,毛於1938年不顧共產黨政治局的激烈反對,與江青在延安結婚。

但毛和江青長年來各過各的生活。文化大革命爆發後,江青搬去釣魚台國賓館。直到毛6月發生第二次心肌梗死,江青才搬回中南海春藕齋旁新建的一所華麗的大房子。

這時,李志綏彎了腰對毛澤東說:〝放心,我們有辦法。〞毛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兩眼合下來,右手無力地從李志綏的手中脫落,心電圖示波器上呈現的是一條毫無起伏的平平的橫線。毛澤東死了。李看看腕上的手錶,正是9月9日零時10分。

〝一個時代結束了,〞李志綏盯著心電圖那條平直的線時,閃過這個念頭。〝毛的朝代過去了。〞

這時,江青惡狠狠地對他說:〝你們這是怎麼治的?你們要負責任。〞江青的指控早在李志綏意料之中,早在4年前,也就是1972年,她就曾指控李是特務集團中的一員。

華國鋒慢慢走到江的身旁:〝我們一直都在這裡值班,醫療組的同志們都盡到職責了。王洪文漲紅了臉急忙說:〝我們四個人一直在這裡值班。〞

王洪文又說:〝醫療組的每項工作都報告了我們,我們都清楚,也……〞沒等王說完,江青搶著說:〝為什麼不早通知我?〞

事實上,已經跟江青報告過好幾次毛的病情。但江青指控說,醫生從來將病情說得嚴重,是謊報軍情。

8月28日,在聽過毛病情惡化的正式報告後,江青氣沖沖趕往大寨〝巡查〞。9月5日,華國鋒打電話將江青從大寨催回北京。當晚江來了一下,說太疲勞了,就回了她自己的住處,並沒有詢問毛的情況。

9月7日,毛已進入垂危狀態,江青下午來到二零二,與每一個醫生和護士握手,連聲說:〝你們應當高興!〞她似乎以為毛死後她會當然接管權力,醫生們也會期盼她的領導。

這時張春橋背著雙手,踱著八字步,兩眼看著地上。一旁的毛遠新則臉色鐵青,走來走去,似乎在找什麼東西。

突然江青的臉色變得緩和起來。也許她以為她馬上就可以統治中國。她轉身向李志綏這些醫護人員說:〝你們大家辛苦了,謝謝你們。〞然後回頭叫她的護士說:〝給我準備好的那套黑色衣服和黑頭紗呢?你們燙好,我要換上。〞

華國鋒則向汪東興說:〝你立刻開政治局會。〞

大家都從室內走到外面的大走廊。這時,張玉鳳突然放聲嚎哭,嘴裡叨叨著:〝主席你走了,我可怎麼辦哪?〞

江青走過來,用左手抱住張的肩膀,笑著對張說:〝小張,不要哭,不要緊,有我哪,以後我用你。〞張立即停止了嚎哭,滿臉笑容對江說:〝江青同志,謝謝您。〞

李志綏聽到江青悄悄對張玉鳳說:〝從現在起,主席的睡房和休息室,除你之外,誰也不許進去。你把留下來的所有文件都整理好,清點好,交給我。〞一邊說一邊向會議室走去,張則跟在江的後面說:〝好的,江青同志。〞

此時的江青並沒有料到,毛澤東的死去,並沒有讓她如願登上權力的頂峰。隨後,四人幫被打倒,江青鋃鐺入獄,最終選擇自殺,死時77歲。張玉鳳選擇離開中南海這個權力中心,她後來調回鐵道部,做了一名普通幹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NTDTV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