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與邪同舞!澳洲政府的屁股連續蓋紅戳

最近有一個關於澳洲政府及官員成為中共洗腦官的新聞,這個話題其實並不新鮮,從中共悉尼總領事館時任一等秘書陳用林2005年申請政治庇護那一刻起,世界正義人士就看到了澳洲政府助共為虐的醜態。

澳洲悉尼歌劇院成為中共洗腦的地方!

澳洲墨爾本藝術中心也成為中共洗腦的地方!

中共文革時期八部「革命樣板戲」之一的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受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政府推薦,2017年在墨爾本藝術中心首演。這一演出遭到澳洲華人團體澳洲價值守護聯盟的抵制!

最近有一個關於澳洲政府及官員成為中共洗腦官的新聞,這個話題其實並不新鮮,從中共悉尼總領事館時任一等秘書陳用林2005年申請政治庇護那一刻起,世界正義人士就看到了澳洲政府助共為虐的醜態。

那年,陳用林冒著生命危險,帶著妻子和女兒悄悄去了澳洲移民部申請政治庇護,澳洲官員竟然立馬打電話通知中領館,並要求他立刻返回中領館。

這一幕象刀子一樣深深刻在我的腦海里,每每想起,就噁心,要嘔吐!這是最醜陋、最沒有道德人性的一幕!發生在一個自詡是自由民主的國家。

先讓我們看看陳用林死裡逃生的故事。

陳用林申請政治庇護,澳洲官員打電話通知中領館

2001年,33歲的陳用林作為中共駐悉尼領事館的政治參贊、一等秘書來到悉尼。

2005年出逃後,他說作為政治參贊,過去四年的任務就是監視在澳大利亞的異見團體和人士,其中包括竊聽活躍人士的電話,在集會示威中拍照,並且拒發給這些異見人士到中國大陸訪問的簽證等等。

按原計劃,2005年6月陳用林任期已滿,要被調回北京。在監視法輪功的過程中,陳用林漸漸明白了中共鎮壓這個修煉群體是錯誤的,便從監視改為同情和幫助。陳說,由於同情法輪功修煉者和異議人士,他曾經暗中給予過幫助。這種行為被中共視為叛逆,並很快會被接任的政治參贊發現,回國後肯定被收拾。於是,在5月26日(周四)上午,陳用林攜妻子金萍和女兒陳凡鞏,悄悄離開悉尼中領館,向澳州政府尋求政治庇護。

他一家三口來到位於悉尼中心火車站附近的澳洲移民部辦公室。他向移民部官員出示了證件,要求會見移民部紐省負責人克拉根(Jim Collaghan),提出政治庇護,並請求移民部官員不要通報中領館,但全部要求都被拒絕。

與此同時,移民部的其他官員人性全無的給中共大使館打電話,討好說一等秘書陳用林已經叛逃,正在申請政治庇護。接著,中共領事館就打電話給他的手機。

陳用林絕對想不到澳大利亞這個民主國家會拒絕他的庇護申請,更想不到這個國家的政府官員如此卑劣。於是只好帶著家人乘火車逃往高斯福德(Gosford)藏匿起來。那裡沒有太多的中國人,所以不太會被告密。臨行前,陳給澳洲移民部留下了申請政治庇護的申請信,以及他能接觸中方絕密文件的詳情,同時也留下了他的聯絡號碼。

5月26日當晚,他接到澳洲移民部一位叫路易絲·林賽(Louise Lindsay)的官員電話,她告訴陳用林第二天(周五)會面,但沒有答應在安全地點見面的要求,林賽說,只能是在移民部帕拉馬塔(Parramatta)辦公室會面,別無選擇。「我真的很不安,」陳說,「我不想去那兒,但我似乎別無選擇。」

陳說,他再次給林賽女士打電話,「我問我們能不能在其它安全的地方會面,像警察局。」但被拒絕,但對方答應保證他安全抵達帕拉馬塔辦公室。

到達那個辦公室之後呢,誰能保護他?沒有人管。那不等於是自己送上門去,然後被中領館的人強行帶走嗎?!

當知道中共領事館已經對其提出政治庇護有所行動時,陳用林不想束手被擒,決定取消這次會面,因為風險太高。

陳用林說,周五那天下午林賽給他打了電話,告訴他,他的政治庇護申請被拒,「她還說,要想得到其它的保護簽證也極為困難。」

林賽把他往坑裡領,又提到讓他申請商務簽證。商務簽證得簽在陳用林的護照上,對不?中共一宣布他的護照作廢,什麼簽證都得作廢。對不?!

陳用林說:「我非常不安,沒有考慮這類簽證。」

周末,陳再次給林賽打電話要求會面。林賽這次說,他應該5月30日(周一)上班時間去移民部在悉尼的主要辦公室。當心急如焚的陳用林按照約定,周一坐計程車從高斯福德市到達悉尼市之後,在移民大樓後面的停車場給林賽打電話,林賽居然說她還沒有準備好,她需要和堪培拉的上司聯繫。她讓陳用林第二天再來。

陳表示,他當時更極為不安,不知第二天會發生什麼事。當他第二天如約與林賽見面時,還有兩位女士在場,據她們自己介紹,一個是澳洲外交部官員,另一個是澳洲高級移民官。而這次他的庇護申請再次遭到拒絕。

那位外交部官員居然告訴陳用林,他應該回中共領事館(去送死)。而那位移民官建議身處極度危險之中的他「可以申請旅遊簽證」。

「我感到她們是在(中共)大使館和中共政府的壓力下耍弄我。他們非但不鼓勵我尋求政治庇護,反而鼓勵我返回中領館(送死)。」陳用林說。

這是人乾的事嗎?毫無心肝!這就是口稱民主自由的國家的政府及其官員乾的事,助共為虐!

陳用林公開亮相,揭露中共,全球關注

為了逃生,儘管被告知「希望渺茫」,萬念俱灰的陳用林還是遞交了「臨時保護簽證」的申請表。

在澳洲政府那裡碰到一連串釘子的同時,中共天天念催命符,看不到任何希望的陳用林一家戰戰兢兢、以淚洗面。

2005年6月4日到了,自1989年開始,每年六四世界各地都會舉行各種活動,悉尼也不例外。

中共駐悉尼總領館一等秘書陳用林在這一天站出來了!

在悉尼「勿忘六四,告別中共,聲援二百萬人退出中共」的群眾集會上露面,公開唾棄共產黨。

2005年6月4日,陳用林在悉尼「勿忘六四,告別中共,聲援二百萬人退出中共」的群眾集會上露面,公開唾棄共產黨。

驚聞中共駐悉尼總領館一等秘書陳用林申請政治庇護,震驚世界,各個媒體出動採訪,澳洲政府助共為虐的醜聞被曝光!

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政府給與極大的關注,並引來各國媒體爭相報導。澳洲政府幫忙迫害申請政治庇護的中領館一等秘書陳用林的醜聞被徹底曝光。

澳洲國內出現批評政府的聲音,兩位反對黨領袖指控政府在處置陳用林出逃事件中違犯法律。澳洲移民法禁止向外國政府揭露尋求庇護者的身份。

澳洲反對黨外交政策發言人魯德呼應日益增多的指控,認為澳洲官員在陳用林申請庇護後,打電話通知中方,此舉違反澳洲法律。魯德說:「法律非常清楚。它是未經法律授權的,它是不合法。」綠黨領袖布朗也提出類似的指控。

移民部長范斯東女士證實,當陳用林第一次向他們接觸尋求庇護時,移民部的官員曾通知悉尼的中共總領事館。

2005年5月26日出走的陳用林全家一直到處藏匿,6月4日陳用林在悉尼「勿忘六四,告別中共,聲援二百萬人退出中共」的群眾集會上公開露面,表明與中共決裂的態度。

陳用林在中領館工作時,主管政治調研,非常熟悉中共外交政策。熟悉中共外交部和駐外機構運作情況。他說:「反對法輪功是中共的首要問題。他們用60%的財力和精力對付法輪功,20%到30%對付台灣、5%到10%用於每個其它問題。」

陳用林還向媒體曝光:中共安排1000名「特工和線人」在澳大利亞境內工作。這些人的主要任務之一是收集對法輪功修煉者、民運人士及其他中國異見人士在澳大利亞的舉動。

在陳用林公開站出來決裂中共之後,整個事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同年7月8日澳洲政府在強大的國際輿論壓力下,命令移民局給予陳用林及其家人政治避難類別的永久居留權,陳用林一家三口目前居住在悉尼。

事實證明,將中共及其隨從們的醜陋行徑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是最好且立竿見影的選擇。

澳洲政府的屁股連續蓋紅戳

紅戳是什麼?就是紅色的圖章。幹什麼用的?中國大陸很多人都知道,豬養肥了,賣給官家屠宰場。成交時凡豬屁股蓋上紅戳的,就表示質量合格。

澳洲政府其它被中共蓋上的紅戳今天暫且不提,只談談從2016年到2018年,在輸入中共紅色血腥暴力文藝演出方面,連續三年屁股上蓋的紅戳。

2016年9月,安排在悉尼和墨爾本的市政廳舉辦歌頌中共紅太陽毛澤東的音樂會,最後怕出事,被迫取消。

2017年2月15日,在墨爾本藝術中心首演紅色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

2018年安排了三場宣揚中共暴力革命的《洪湖赤衛隊》歌劇清唱,將於11月4日在悉尼歌劇院上演,7日到8日在墨爾本藝術中心演出。

2016年9月澳大利亞最大的兩座城市悉尼和墨爾本要演出歌頌毛澤東的音樂會,遭到強烈抵制後,被迫取消!

據當地媒體報道,2016年9月,澳大利亞最大的兩座城市悉尼和墨爾本取消了計劃在當地市政廳舉辦的名為《光榮與夢想》的歌頌中共紅太陽的音樂會。澳洲悉尼市政府和第二大城市墨爾本市政府居然要歌頌中共紅太陽毛澤東!這說明真的是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

悉尼和墨爾本是華人移民最多的城市,一聽到中共跑到澳洲來歌頌毛,當地一些來自中國大陸的華人情緒激動、強烈反對。很多人認為毛澤東執政時期造成中國數千萬人死亡,澳洲政府居然要歌頌他,這說明澳洲政府表面是反對CCP的,實質是與邪惡為伍的。

雖然此次頌毛音樂會《紀念毛澤東逝世四十周年大型音樂晚會》取消了,但不是因為澳洲政府醒悟了,而是怕抗議者到演出場地高呼口號,使音樂會開不下去。悉尼市發言人說,在諮詢警方後,市政府取消了這次活動。

2016年9月被迫取消了歌頌毛的音樂會,中共不死心,澳洲政府的中共追隨者們更猴兒急的當月宣布,將於2017年2月15日在墨爾本藝術中心上演中共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

報道說,2016年9月,澳洲維多利亞省政府決定將《紅色娘子軍》作為「三年期亞太表演藝術節」節目的一部份,定於2017年2月15日在墨爾本藝術中心首演。據悉,在澳華人組織「澳洲價值守護聯盟」認為《紅色娘子軍》宣揚仇恨、鼓吹暴力,與澳大利亞的民主自由價值觀不符,從2016年10月便開始抵制該劇在澳洲演出的行動。

但是,維多利亞省政府堅持不改變自己被蓋「紅戳」的結果,堅持於2017年2月15到18日,在澳洲墨爾本藝術中心舉行演出。

2018年,也就是今年,又安排了三場宣揚中共暴力革命的《洪湖赤衛隊》歌劇清唱,11月4日在悉尼歌劇院上演。7日到8日在墨爾本藝術中心演出。這個音樂會,或者說清唱版的歌劇,由湖北省演藝集團主辦,澳豐文化承辦,湖北省歌劇舞劇院演唱。

1961年上映的歌劇電影《洪湖赤衛隊》

這個歌劇內容是中共在湖北洪湖地區領導農民武裝搶奪他人財產的故事,和近期在中共國發生的事情完全一樣,被中國大陸人稱作「割韭菜」。唯一不同的是,《洪湖赤衛隊》的歷史背景在30年代初期,中共還沒有非法奪取到政權,但搶奪到幾塊紅色根據地。

1930年8月1日,在江西,中國工農紅軍的宣傳標語寫道:「你想有飯吃嗎?你想種地不交租嗎?你想睡地主老財的小老婆嗎?趕快參加紅軍。」中國共產黨的政策說白了,就是「共產共妻」。

從那個年代、那樣地區走過來的人回憶說:中共依靠打土豪分田地的都是當地遊手好閒的地痞無賴。湖北省的歌劇《洪湖赤衛隊》由於曲調優美,膾炙人口,被中共搬上銀幕,成為中共美化暴力革命的影片。為什麼《洪湖赤衛隊》沒有成為文革時期的革命樣板戲呢?因為這部歌劇歌頌的是賀龍的姐姐賀英,而賀龍在文革中被毛打倒,並折磨致死。

歌劇《洪湖赤衛隊》1961年搬上銀幕時,電影導演曾希望女一號韓英起用他心目中的電影女演員,而歌劇女一號王玉珍只在幕後配唱。電影《劉三姐》就是這麼乾的。但被湖北省歌劇院拒絕了,堅持女一號不能換人,導演只好服從。電影上演後,女一號因為相貌平平,沒有被大張旗鼓的宣傳,但《洪湖赤衛隊》里的幾首歌曲,尤其是「洪湖水浪打浪」,全國人幾乎都會唱。原因是什麼?曲調優美,好聽。

《洪湖赤衛隊》改劇名也血腥

據美國之音報導說,該劇的英文譯名是Red Guards On Lake Honghu。主辦方最近在澳大利亞的新聞發布會上使用的中文劇名仍是《洪湖赤衛隊》,但英文譯名改成了Lake Honghu,直譯成中文是《洪湖》。這也許會讓外國人聯想到《天鵝湖》之類。這是對該劇政治色彩的有意淡化。Red Guards(赤衛隊)不見了!在歐美和大洋洲的語境里,Red Guards往往和中共文革相連,聲名狼藉。文革中紅衛兵是地地道道打砸搶的紅匪兵。

悉尼歌劇院使用的劇名也是《洪湖》,而不是《洪湖赤衛隊》,對其內容的介紹也簡單而模糊,以避免被聯想到中共的血腥。介紹詞中第一句話這麼說的:「強有力的中國歌劇《洪湖》,首次來到澳大利亞。它講述了洪湖岸邊的自由和希望的故事。」

1930年鬧革命、鬧造反,革的是誰的命,造的是誰的反?是誰要自由,是誰要希望?

1961年上映的歌劇電影《洪湖赤衛隊》

中國大陸銷售的VCD封面上介紹該劇情使用的不是「講述了洪湖岸邊的自由和希望的故事」而是使用「戰爭經典片」「革命戰爭」來傳遞該劇的真實內容。

悉尼歌劇院說,這個歌劇在1956年首演,是根據1930年夏天的真實故事改編的。

這就一清二楚了。1930年是國民政府當政時代,那個時候鬧革命就是顛覆承傳五千年神傳文化的中華民國。中國共產黨在1949年10月非法建政,這個歌劇在1956年首演,是在中共非法建立的政權下歌頌中共的血腥暴力革命。

紅色歌劇《洪湖赤衛隊》是個逆天的作品,正因為它的曲調優美才會使逆天、反正義的詞句廣泛流傳,毒害人民。

人選擇什麼就得到什麼

美國之音對澳洲上演《洪湖赤衛隊》有一個問卷調查。問題是:「中國紅色歌劇洪湖赤衛隊音樂會將在澳大利亞演出,下列VOA讀者的說法,你贊成哪個?」有四個答案可以選擇。

第一個選擇的答案是:「這是澳洲之恥,不應接受共產黨的邪惡欺騙宣傳。」選擇這個答案的人佔84%!也就是說,佔84%的海外炎黃子孫認為,接受共產黨的邪惡欺騙宣傳是澳洲的恥辱!

第二個選擇的答案是:「這是東西方藝術的融合,中國革命的真實寫照。」選擇這個答案的人佔2%!

第三個選擇的答案是:「音樂成功,歌曲好聽,沒必要糾纏意識形態。」選擇這個答案的人佔3%!

第四個選擇的答案是:「不就一場戲嗎?不會讓觀眾親共,不必限制文藝自由。」選擇這個答案的人佔5%!

音樂成功,歌曲好聽,就沒必要理會內容是順天還是逆天嗎?就是一場戲,不會讓觀眾親共,不必限制文藝自由嗎?

《九評共產黨》編輯部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17):藝術篇》開篇就點明「藝術是神傳給人的」,文章說:由於藝術對改變社會具有巨大的作用,共產邪靈利用和控制藝術作為其「社會改造工程」(洗腦)的重要手段。

《藝術篇》說:藝術包含著三個最重要的元素,即模仿、創造和溝通。藝術的創作都是圍繞某個「主題」進行的,這個「主題」就是作者試圖表達的某種信息,無論其藝術形式是詩歌、繪畫、雕塑、攝影、小說、戲劇、舞蹈或電影等。藝術家試圖把這種「主題」傳遞到讀者、聽眾或觀眾的心裡,這一過程就是「溝通」──即讓受眾接受作者的思想,也是藝術創作的目的。

《藝術篇》還說:中共深知藝術的力量,因此以藝術作為給人洗腦的方式,把所有的藝術形式都變成了洗腦工具。

例如,《洪湖水浪打浪》由於曲調優美而在中國大陸幾乎人人會唱。這首歌裡面有一句「共產黨的恩情比那東海深」,誰唱誰倒霉,無論是有意唱還是無意唱。

2002年6月貴州發現了天成的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宣告了天滅中共。2005年四處躲藏的陳用林站出來公開與中共決裂,一個月後拿到永久居留權。

十九大後,習近平帶政治局全體常委去上海中共一大會址向中共發毒誓、蓋紅戳,結果怎樣了?不但面相變化很大,而且沒一天好日子過,不但沒成為「一尊」,而且出訪還得帶著女兒,怕被暗算。由此可以得知,擁抱中共,就是給自己招災!

那麼,澳洲的相關政府官員會不會懸崖勒馬,在11月4日之前宣布停演歌頌中共邪黨的《洪湖赤衛隊》呢?這就要看他們選擇什麼,想不想被共產邪靈蓋上紅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