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為何對抗美國這麼累 因為你對抗的是未來

美國強大的地方,在於她是一個機會平等的國度,人人都有機會實現夢想。(圖:Fotolia)

很多時候,我都覺得美國不單純是一個國家,因為它實在太特殊了。在這九百多萬公頃的土地上,彙集了地球上所有的人種,以及世界各地的移民,包容多種文化和信仰,吸引各種懷揣夢想的人,包括恐怖份子。

可以說,沒有哪一個國家會比美國的國情更複雜,而且這裡的律法還提倡公民自由,允許你持槍,允許你遊行,允許你進國會大廈。按理說,美國早該亂成一鍋粥了,結果卻沒有,居然還成了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

中國人大多都追求成功的秘訣,那美國強大的訣竅在哪?我覺得不妨設想先將美國地圖無限放大,跨躍東西兩大洋,直至覆蓋整個地球。這時你就會驚奇得發現,原來的一切居然都還在,中國人還在,日本人也在,亞洲人都在,歐洲人也還在,非洲的黑人也都還在。

然後,再讓美國慢慢變小,回到原來的樣子,這時你腦海里就會有個假設:或許美國的存在,根本就是一個錯覺,那裡不過是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重新開闢了一個地方,讓大家在一起愉快地生活而已。

接著你再作個假設,把美國從地圖上單獨摳出來,這時候,你就會真正發現美國強大的原因了。比如非洲黑人,在美國都成了高富帥,一隻手戴滿五枚戒指,打籃球,玩說唱,拍電影,溜得不行;而被等級文化奴役了幾千年的印度人,現在卻動不動就做世界五百強的高管;還有愛賺錢的中國人,接近百分之七十都成了中產,哪怕在地鐵做清潔工,一年也能賺出一輛蘭博基尼。

這就是美國強大的地方,一個機會平等的國度,人人都有機會實現夢想。出生在南非的窮小子馬斯克,轉眼成了21世紀最風騷的人物;而他的偶像特斯拉,當年也是孓然一身來到美國,結果不出幾年,風頭就直追愛迪生;就說華人吧,楊振寧當初沒去美國,這諾獎說不定就獨歸李政道了吧,翁帆就更不知歸了誰去;李安若一直留在台灣,只怕奧斯卡小金人永遠只能在電視機前瞅瞅了。

美國作為一個全世界工業化程度最高,最全面的平台,卻始終保持公平開放,讓每一個不同膚色,不同民族,且有才華的人釋放能量,這才是它自身體系不斷強大的根本。

如果此時再將這個“平台”不斷放大,覆蓋全球,那麼就意味著,全人類都將共享類似這樣一個平台的資源,去追求夢想。

我想,如果時代大致是向前的,未來的世界也差不多就這樣了,無論你是什麼膚色,操什麼語言,父母姓什麼,只要你懷揣夢想,有才能,肯努力,就一定能實現人生價值。

所以我認為,這個叫美國的地方,事實上就是未來的樣子,或者說,美國就是未來世界的一個縮影,它的制度,即普世價值。也正因如此,任何與美國對抗的對象,都會感到那麼的力不從心。

比如二戰時的日本,能將戰火點燃整個東亞,也能被兩顆原子彈征服,從而棄暗投明轉向普世價值,半個世紀過去,真正成為了東亞王者;再如朝鮮半島,三八線的北與南,猶如過去與未來的撕裂;又如蘇聯,更是不攻自破;即便是表面上獲得勝利的北越,最終也悄悄發覺,其實南越更接近未來的樣子,匆匆十餘年,便選擇改革開放,向普世價值過渡。

美國無疑是恐怖的對手,因為它佔據先天優勢,沒人能對抗未來。而這回,它似乎找上了中國,不過慶幸的是,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它來的偶然,也有其必然。

因為美國是兩黨制國家,兩個政黨的執政理念截然相反,一個主張輸出,一個主張回收,所以一旦政府交替,便容易出現一個收割周期。而這次的收割期,恰逢美國經濟強勁復甦,而中國,則剛好陷入史無前例的巨大泡沫之中。

對於這次較量,美國的預期是什麼,只是想平衡貿易逆差,還是有更深層次的動因,這個我不好評價。反正中國的媒體早已經給出了一致的解讀,美帝國主義是怕中國太強大了,所以企圖壓制咱們。而大部分國人,也都深信不疑。

這讓我想起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弗里德曼說的一句話,根本不用擔心中國偷竊美國的技術,因為美國可以更快地發明新的技術。真正應該擔心的是中國偷竊了美國的獨立宣言和憲法精神等代表現代價值觀的東西,那個時候,才是中國真正強大的開始,才算得上是美國的對手。

我不知道別人怎麼理解費里德曼這些話,在我看來,不過是中美兩國人民因價值觀的不同,對國家強大的理解也存在不同而已。

我們的強大在於,中國擁有兩億貧困人口,可以作為助力經濟增長的廉價勞動力;我們還擁有6000萬留守兒童,說明中國的孩子最獨立,最刻苦,父母也可以捨棄親情,忘我工作,都好樣;還有我們的住房,醫療,教育等民生項目高度產業化,所拉動的內需,足以匹敵其他一百多個國家總和的幾十倍;並且,我們還有數十萬具有超高消費能力,又很低調的領導幹部;以及即使一無所有,也能勇敢走上街頭,高喊抵制美國貨的好青年。這些優勢足以讓任何對手膽怯,即便是未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