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李怡:拚命擠進「天堂」大門 卻發現自己身在地獄

——最不平等的社會

我中學的大批同學,也是在社會主義的誘惑中,擠進祖國大門的,進去後發現大門關上,再出來已經不易,於是經歷了煉獄般的生活。當他們一個個灰頭土臉地離開大陸後,就從此對「社會主義天堂」怕怕了。

王國維在1924年講分配平等必然使“不均之事,俄頃即見”,到1945年英國作家奧威爾在小說《動物農莊》中說“所有動物都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說出了與王國維同樣的意見,即分配平等必產生特權。但儘管如此,現實世界號召平等的政黨,仍然會獲得千千萬萬自認為居不平等地位的平民響應,於是以此為號召的俄國十月革命成功了,以國家社會主義為名的德國納粹黨迅速崛起了,中國、東歐、古巴、北韓、越南,也紛紛建立以社會主義平等為理想的政權。宣稱平等,但掌權的少數人卻享有“比其他動物更平等”的特權與權力,而權力不像財富那樣可以量化,它是不可量化的無邊無際的東西。當掌權者成為特權階層,對無權者予取予奪,所謂分配平等也變成空話。

曾經支持平等的百姓,他們的遭遇和處境如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所說:“受到烏托邦聲音的誘惑,他們拚命擠進天堂的大門,但當大門在身後砰然關上時,他們發現自己是在地獄裡。”

我中學的大批同學,也是在社會主義的誘惑中,擠進祖國大門的,進去後發現大門關上,再出來已經不易,於是經歷了煉獄般的生活。當他們一個個灰頭土臉地離開大陸後,就從此對“社會主義天堂”怕怕了。

有一個蘇聯時代的笑話:毛澤東和美國總統、蘇聯主席一起散步。看到一個老太太在追趕一隻逃跑的狗。毛說咱們幫幫這個老太太吧,看誰有本事叫這隻狗自己回來。美國總統喊道:“狗,回來我給你自由和優裕的生活。”狗還在跑。蘇聯主席叫道:“狗啊,你要不回來我就指使KGB(蘇聯特務組織)殺死你。”狗還是不理會。這時候毛操著濃重的湖南話對狗喊:“狗兒,向前跑吧,你前面是一條社會主義的康庄大道。”狗一聽,立刻掉過頭跑了回來。

這個笑話充滿“中國特色”,其真實性延續至今。

妻子曾經在大陸生活20年,我也長期與大陸黨干有所接觸,並緊貼中共建政以來特別是文革的歷史進程,深深體驗到這個以社會主義標榜的國家,其社會不平等的等級界定之嚴之深。追求分配平等的社會主義,諷刺地最終實現的是世界所有體制中最不公平最不平等的社會。

結果平等,經人類社會百年實踐,證明不可能。那麼起點平等呢?起點平等,或者說是生而平等,眾所周知這不是事實。含著金鑰匙出生,和在貧民窟出生,怎麼會平等呢?生而平等,在上帝面前平等,是指我們須以平等的態度去對待所有的人,不論貧富,不論出身,不論美醜,而承認他作為一個人,是與任何人一樣平等的。起點不平等,並不意味我們不能夠平等待人。

機會平等,是我對分配平等有所覺悟之後,認為一個合理的社會應該有的追求。孟德斯鳩不否定這種追求,只認為這“不完全可能”。而比較可取的是規則平等。過去港英時代得以成功的最重要因素,就是嚴格實行規則平等。而主權轉移後,最大的沉淪就是對規則平等的破壞。

(平等芻議之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