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貫明:千金易得 知己難求

人生難得一知己。(圖片來源:Pixabay)

在現代社會中,人們普遍認同了高度競爭、弱肉強食的價值觀,這樣的社會體系使人際關係變得越來越冷淡。生活貧困時尚有許多朋友可以同甘苦、共患難,一旦生活富足,身邊的朋友卻反而越來越少。此一現象,值得人們反省深思。

一個人無論事業如何成功,如果沒有幾個可以交心的朋友,或者因為自私自利導致眾叛親離,那肯定是一個失敗的人生。古人云:“千金易得,知己難求。”在人生的旅途中,朋友是不可缺少的,如果能遇到一個知己,那更是莫大的福氣。這是因為只要願意付出勞力,人人皆可賺錢。但是人生路上真正的好朋友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所謂朋友,一般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相交,一種是相知。相交甚易,相知則難得。明朝馮夢龍的《警世通言》卷一中寫道:“這相知有幾樣名色:恩德相結者,謂之知己;腹心相照者,謂之知心;聲氣相求者,謂之知音。”從遠古至今,每個人都在滾滾紅塵中尋覓著自己的知音。但是真正的知音是什麼?似乎沒有一個很明確的定義。許多人於是經常以〈俞伯牙摔琴謝知音〉的歷史典故來描繪人生中知音的珍貴與難得。

相傳在二千年前的春秋時代,晉國上大夫俞伯牙出使楚國後歸國覆命,八月十五日在江上突遇狂風暴雨,浪高水急,乃泊舟在龜山腳下。稍後雨過天晴,月明星稀,俞伯牙心曠神怡,鼓琴詠志。一曲未竟,琴弦自斷,“琴有誤,高人顧”,俞伯牙四下尋找,無意中遇到了正在采樵的鐘子期。作為琴中高手的俞伯牙向來十分自負,他不相信深山曠野之中會有人聽得懂他的“陽春白雪”,不料鍾子期滔滔不絕,從琴史、琴理直到俞伯牙彈奏的琴曲無一不通,著實使俞伯牙吃驚不小。

他沉思片刻,調好音,撫琴再操,先是志在高山。子期贊道:“美哉!巍巍乎志在高山。”伯牙又撫琴一首意在流水。子期又贊道:“美哉!蕩蕩乎意在流水。”鍾子期的真才實學令人心折,而當他得知鍾子期因耕樵奉孝而隱居山林,更覺仰慕不已。一夕風雨,成就了“人逢知已,琴遇知音”的奇緣,兩人相見恨晚,便結為摯友,約定來年再會。

第二年,伯牙按期赴約,誰知子期不幸病故,見到的只是山野小徑的一抔黃土。伯牙痛失知音,悲痛萬分,就在子期墓前彈奏一曲“高山流水”,然後割斷琴弦,摔碎琴身,決心終生不復撫琴。玉笙拋殘,金徽零亂,俞伯牙斷琴謝知音的故事從此流傳。

生命是一種緣,感情也是一種緣。由此看來,千金易得、知已難求的確是一句至理名言。遙想詩仙李白,緣何有“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的名吟?再看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海內存知已,天涯若比鄰。”這些名句都共同呼喚著兩個字:知已!如果沒有知已,李白就寫不出千古吟誦的佳句,王勃也吟不出膾炙人口的詩篇!

人生需要知已。真正的知已,能夠同榮辱,共進退,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哪怕風再大,雨再大,也視若無睹。人有知己,人生才會無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