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西方女博士的東方情結

澳洲珀斯的戴維斯(Tegan Davies)博士從事環境工作。她談及中國音樂、中國古人修身養性與天人合一的關係時,總是讓中國人感到驚訝。

澳洲珀斯的戴維斯(Tegan Davies)博士從事環境工作,她在西澳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期間,常與中國學生打交道。(Brendon Fallon/大紀元)

澳洲珀斯的戴維斯(Tegan Davies)博士從事環境工作。她談及中國音樂、中國古人修身養性與天人合一的關係時,總是讓中國人感到驚訝。

戴維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喜愛,源自於中國一門上乘的佛教修煉大法——法輪功。戴維斯在西澳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期間,時常和中國學生談論中國的文化,修煉法輪功成為她們之間必談的話題。

2014年11月,戴維斯參加一個學術會議,空閑時教有興趣的人煉法輪功。一位來自中國的博士生聽到煉功音樂,不禁“哇”了一聲。他說,“我記得小時候常聽到這個音樂,後來就沒再聽到。”他當場跟戴維斯學煉法輪功。這事發生在澳洲昆士蘭州凱恩斯(Cairns)。

曾經有一位來自台灣的女孩學完功後,十分感謝戴維斯,“你以一個西方人的角度給我講法輪功的故事,我很感動。”她握著戴維斯的手,不停地說,“謝謝你,謝謝你……”

廣告

很多人感謝過戴維斯,因為從她那裡知道了法輪功。戴維斯說,“我這麼做並不是為了得到他人的感謝,而是想要人們知道法輪功對他們有益,就像我一樣,法輪功讓我獲益良多。”

2014年11月19日,戴維斯(Tegan Davies,中間拿橫幅的女士)參加法輪功在西澳海港城市弗里曼特爾(Fremantle)的遊行。(周鑫/大紀元)

解決壓力的秘方

戴維斯開始學煉法輪功是為了減緩精神壓力。2012年,戴維斯攻讀博士時,學習壓力很大,常掉頭髮。因為她的個性是特別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許多很小的事情,別人根本不在意的小事,都會讓她煩惱和困惑,帶給她不小的精神負擔。

為了緩解壓力,戴維斯一到周末就喝酒,但酒精麻醉過後,壓力依然不減。她嘗試過瑜伽和太極拳,但也只是能緩解一時的壓力,最後,她也都放棄了。

這些努力失敗後,戴維斯想起了法輪功。幾年前戴維斯的媽媽拿到一張法輪功傳單,並給了她。煉法輪功的效果立竿見影。很快,戴維斯不再脫髮,還長出不少新的頭髮。原先很多的憂慮一下子減輕或沒了,精力更能集中,戴維斯感覺“學習上的壓力減輕了很多”。

法輪功簡單舒緩的功法動作很容易學會,但對於法輪功經書中闡述的修煉道理,戴維斯坦承,作為西方人,並且從事科學研究的她“一開始很難理解”。但她保持開放的心態,因為“媽媽教過我,我們人並不一定知道每件事”。

漸漸地,戴維斯能理解這來自中國的修煉文化;而且很快,她發現她學到的科學知識跟法輪功講述的修煉道理有相通之處,也能幫助她理解修煉的道理。

修煉法輪功後,戴維斯內在的變化越來越多。她說自己以前就愛喝酒聚會,修煉後她不再參與這些事,朋友們沒有責怪她,反而為她高興,因為她們看到她“越來越獨立,生活更快樂。”

“以前,別人工作出了成果,我總要說我也能做出來。現在,我會真誠地恭賀對方。”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去修煉,戴維斯覺得自己能越來越多地考慮別人,而不是自己,所以,壓力和煩惱越來越輕,越來越少。

2016年11月,戴維斯(Tegan Davies)參加澳洲“反活摘SOS汽車之旅”活動,和其他七名中西法輪功學員一起,駕車前往西澳州遠郊的中小城鎮,向當地民眾、媒體和政府介紹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圖為戴維斯(右)在西澳內陸城市Kalgoorlie接受當地媒體採訪。(Brendon Fallon/大紀元)

媽媽的改變

雖然媽媽為戴維斯牽上與法輪功的緣分,但戴維斯煉功以後,媽媽並不太支持。每年戴維斯回到西澳南部的家鄉兩三次,每次回家,她都因為一些事情和媽媽吵架。

終於,戴維斯意識到自己的不對。法輪功教導的“打不還手,罵不還手”,她沒有做到。“我跟朋友說話都很友善和氣,為什麼不能對媽媽也這樣呢?”戴維斯說。

於是,戴維斯努力改變跟媽媽說話時的態度與語氣,並跟媽媽分享自己修煉法輪功的點滴體會,逐步消除媽媽的疑慮。

2016年11月,戴維斯參加澳洲“反活摘SOS汽車之旅”活動,和其他七名中西法輪功學員一起,駕車前往西澳州遠郊的中小城鎮,向當地民眾、媒體和政府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

戴維斯的媽媽見到了汽車之旅的兩位成員,她們都遭受過中共酷刑迫害、剛從中國來到西澳。面對活生生的見證人,戴維斯的媽媽明白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離她並不遙遠,並非與她毫無關係,她理解了女兒的行為與用心。

這兩位老年法輪功學員,儘管遭受精神與肉體上的雙重迫害與打擊,都很樂觀、豁達,這種精神風貌讓戴維斯的媽媽很佩服。

“終於,媽媽也開始煉功。”戴維斯說。

戴維斯(Tegan Davies)參加在澳洲西澳州首府珀斯城市中心的活動,向民眾介紹法輪功。(周鑫/大紀元)

中國學生圍著聽她講

因為修煉的緣故,戴維斯開始了解原本完全陌生的中國傳統文化,這幫助她更好地和中國學生溝通。

有一次,戴維斯跟一群中國學生說,“我認識三個中文字,就是真、善、忍。”他們都很驚訝,問她怎麼知道的。戴維斯回答,“我煉法輪功,所以知道這三個字。”中國學生更震驚了,“什麼?你煉法輪功?”他們讓戴維斯坐下來,圍著她,問她一系列問題。

“是不是生病了,法輪功不讓你上醫院去看病?”

“不是,這是中共媒體故意造出的謊言。”戴維斯跟他們解釋,“法輪功沒有叫人不去看病,如果生病了想看醫生,可以上醫院。因為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好,我們通常無需看病。但如果有必要去看病,沒有人攔著你不讓去。”

戴維斯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是中共一手導演的騙局,中國學生也大吃一驚。“世界其它地方怎麼沒有聽說過法輪功學員自焚?為什麼只有中國才有這種事?”戴維斯說,“做這個事的不是法輪功學員,是為中共媒體做宣傳用的。法輪功教人不能自殺,因為自殺是有罪的。”

戴維斯講了一個小時,回答這群中國學生的各種問題。最後因為戴維斯有事不得不離開,討論才結束。

2016年2月,戴維斯所在系的教師和學生到Rottnest島度假。期間,戴維斯跟大家說她將免費教法輪功。當時一位來自中國的教授還不理解,因為他覺得這是被 中共當局禁止的。

戴維斯回答她,“我知道。但在澳洲這是合法的,我可以教。”“而且,她是很好的功法,讓人健康。”

第二天清晨,幾位中國學生和教授,包括戴維斯的博士生導師,來到海邊跟她一起煉法輪功。海風很大,吹在身上涼颼颼的,但他們都堅持煉完了一個小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