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要文革隔七八年再來一次!

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關於十年文革

“文革”對於中國文化的巨大破壞,是無法想像的。當年英法聯軍毀了一座圓明園,讓國人直到今天還痛心疾首,而中共毀掉的卻是具有五千年文明的整個中華民族大家園。毛澤東一個“破四舊”指示,他教導出來的紅衛兵在“破四舊、立四新”的口號下,就替英法聯軍完成了他們未竟的事業。多少價值連城的名勝古蹟、傳世文物、稀世珍寶被當做“封、資、修”毀掉,那是永遠永遠都不可能再有的。僅北京一地,1958年“大躍進”時千方百計被保存下來的6,843處文物古蹟,有4,922處在一個月中全部毀掉。有人說,單是那被損毀的文物,足可以買下一個國家。對此,文學家阿英(錢杏村)說:“過去帝國主義劫奪我們的文物,我曾痛心疾首,夢想有朝一日全收回來。現在我倒想通了,如果讓這些不肖子孫毀滅了,倒不如讓外國人保存起來,總不至於毀滅,還能留存在人間。”

歷史上,中國的文物古蹟歷經四大劫,第一劫是英法聯軍及後來的八國聯軍對北京特別是圓明園的洗劫,第二劫是太平天國對六朝古都南京的毀滅性破壞,第三劫是日本侵華的大肆掠奪與破壞,第四劫就是“文化大革命”的史無前例的大破壞。如果說外族入侵,實難迴避,那麼這第四次浩劫,完全是中國共產黨這個西來幽靈對中華民族文化遺留的滅絕性的毀壞。四大文明古國,五千年文明的積存,中國是全世界文物最為豐富的國度,然而,一場滅頂之災,一切都如被掃蕩過一樣,洗劫一空,殘缺不全,破壞之嚴重,比日本鬼子的“三光”政策還要徹底,只此一點,中國共產黨的罪惡用盡世間的語言都形容不了。

10年“文革”下來,中國是個什麼樣子呢?1977年6月,萬里出任安徽省委第一書記。到任以後,萬里先後來到蕪湖、徽州、肥東、定遠、鳳陽等地調研,所見所聞,使他大為震驚,在當年鄂豫皖革命根據地中心區的大別山金寨縣的一個村,萬里發現一個老人和兩個姑娘竟然連一條褲子都沒有,嚴寒中只能蹲在鍋灶口取暖!在鳳陽縣前進生產隊,10戶人家中4戶沒有門,3戶沒有水缸,5戶沒有桌子。生產隊長一家10口人,只有1床被子、7個飯碗!後來回憶說:“原來農民的生活水平這麼低啊,吃不飽,穿不暖,住的房子不像個房子的樣子。淮北、皖東有些窮村,門、窗都是泥土坯的,連桌子、凳子也是泥土坯的,找不到一件木器傢俱,真是家徒四壁呀。我真沒料到,解放幾十年了,不少農村還這麼窮!”(田紀雲《萬里:改革開放的大功臣》,《炎黃春秋》2006年第5期)萬里只是看了一個安徽的幾處地方,就如此感慨。而其實當時中共治下的廣大中國哪裡不是赤貧如劫!後來在國務院召開的高層會議上萬里直言:“如果這些情況讓工人、農民、知識份子知道了,不推翻共產黨才怪呢!”1978年9月,剛剛復出的鄧小平在東北三省視察期間,也承認:“外國人議論中國人究竟能夠忍耐多久,我們要注意這個話。我們要想一想,我們給人民究竟做了多少事情呢?”“我們太窮了,太落後了,老實說對不起人民。”

“文革”結束後,由於國內局勢的深刻變動,人們急切地想了解外部世界的面貌。從1978年起,全國掀起了一股聲勢浩大的出國考察熱潮。以國務院副總理谷牧為團長的赴西歐五國(法國、瑞士、比利時、丹麥、西德)考察團最引人注目。時任廣東省副省長的王全國20年後提及這次出訪,仍激動不已,他說:“那一個多月的考察,讓我們大開眼界,思想豁然開朗,所見所聞震撼每一個人的心,可以說我們很受刺激!閉關自守,總以為自己是世界強國,動不動就支援第三世界,總認為資本主義腐朽沒落,可走出國門一看,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你中國屬於世界落後的那三分之二!”

“文革”所導致的國民在道德與精神層面的全面墮落所造成的民族精神的斷裂和崩潰,更是多少個世紀都難以挽回的。今天中國社會道德的整體全面大滑坡完全是“文革”之罪。中共深知那齊天罪惡的巨大,至今不敢組織人全面反思,全面研究,深怕那如天之罪越暴露越大,索性就不提了。“文革”結束後,中共一句“向前看”,就這麼輕描淡寫的打發掉了,這樣一場由昏君引發的政治昏斗,人類歷史上罕見的巨難,讓中共就這麼淡化了,沒有了。“向前看”,說的多麼輕鬆!別人的事兒它為什麼不向前看?!而且毛作為直接的罪魁禍首連責任都不用擔,黑鍋讓林彪、“四人幫”背了。毛也絕不認為自己有什麼責任,按他的說法,“文化大革命”“隔七八年再來一次”。

對於為什麼要搞“文革”,怎樣搞“文革”,在當時連劉少奇、周恩來兩位二、三把手都不知是怎麼回事!劉少奇猜不透:“你們問我文化大革命怎麼搞,我告訴你們,我也不知道。”周恩來也猜不透,他說:“文化大革命,今年春天我做夢也沒想到。要有做夢想到的,我佩服你們。”(1966年12月13日接見科學院革命代表的講話)老帥及其他政要們更是蒙在鼓裡。1966年10月1日國慶節,毛澤東接見紅衛兵,老帥們以為是要宣布“文化大革命”收場了,該打倒的打倒了,牛鬼蛇神橫掃了,劉少奇檢查了,不再是老二,已經是老六了,“四舊”已無藏身之地了,還要怎麼樣?該收場了!沒想到林彪卻在講話中說:“以毛澤東為代表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同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鬥爭還在繼續。”那什麼時候完呢?沒人說得上。以黨而論,這麼大一件事,黨的第一副主席、第二副主席不知道;以國家而論,執政黨的主席要搞一次有關國家命運的大行動,國家主席、國家總理不清楚。誰清楚?他老婆,江青同志。他成立個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叫自己的老婆在裡面負責任,讓自己的親侄子擔任他與中央“文革”領導小組之間的聯絡員。他家裡能用上的人都用上了。這時候,中國已經是毛澤東的家天下了。而太多的中國人卻還在那裡擎著小紅書,傻乎乎的“萬歲!萬歲!”喊不停。可悲的中國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