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李怡:公有制體系里壞人不會改好 因為他們不認為自己是壞人

——財產不能公有 權力不能私有

財產公有的罪惡許多人看到了,但製造最大罪惡和災難的是權力私有。權力私有由於所有權力都是自上而下等級授權,因此從權力階層以至整個社會,都處於逆向淘汰的狀態:有主見的、獨立思考的人被淘汰,無能卻善諂的人得到升遷。

從追求社會平等出發,終於發現追求分配平等的結果,竟然是實現了權力和權利最大的不平等。儘管1924年王國維已經料見尋求“均產”則“不均之事,俄頃即見”;1945年奧威爾提出追求平等必導致“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然而,他們大概還沒有預料到這種權力與權利的不平等,會導致人類社會這樣大的災難。

當現實使我從社會主義的平等美夢醒過來,我在30多年前寫過一篇文章〈社會主義是權力私有制〉,提出社會主義儘管以生產資料公有製為目標,但政治權力卻並非由公眾投票授權的公有制,而是由打江山的政黨私自分配權力和傳承權力,因此是權力私有制。以私有權力去分配資源,就一定會產生特權階級,造成結果的更不平等。人民從事生產卻不能支配自己的生產成果,自然不再有生產的積極性,在“做也三十六,不做也三十六”的均貧分配下,實行計劃經濟的社會主義國家大都實現了哲學家羅素所說的“乞丐最平等”的丐化平等。

當專制掌權者改弦易轍,將手中掌握的資源適當放開,容許私人企業發展,甚至給予一些“優惠”政策,即放棄“均產”,讓一部份人富起來,這樣的“改革”是不是可以促使經濟發展呢?不錯,一旦鬆綁,社會有了自由經濟的空間,人民發展經濟的潛力就得以發揮,打破丐化平等的局面,並帶來經濟的飛速發展。在經濟體制上,其實已經不是社會主義了。

然而,儘管財產不再是完全公有,但權力私有的架構沒變,政治權力依然集中而沒有分散及下放,由黨操控的半自由市場經濟,沒形成有不同利益集團的公民社會,經濟發展不但沒有帶來社會的自由、人權、法治的進步,反而導致權貴資本主義的形成和全社會的貪腐。以追求社會主義平等為初衷的共產黨人,最後實現的竟是原始資本主義最殘酷的剝削制度。

300多年前英國啟蒙時代的政治哲學家John Locke的話太有預見了。他說:“權力不能私有,財產不能公有,否則人類就進入災難之門。”

過去許多人,包括我自己,把17世紀這句話的重要意義忽略了。對於平等的理念,這句話很清楚:財產(分配)不能平等,但權力(權利)必須平等。

財產公有的罪惡許多人看到了,但製造最大罪惡和災難的是權力私有。權力私有由於所有權力都是自上而下等級授權,因此從權力階層以至整個社會,都處於逆向淘汰的狀態:有主見的、獨立思考的人被淘汰,無能卻善諂的人得到升遷。

生於1911年、2009年逝世,見證中國百年歷史的著名學者季羨林,晚年時說:“多少年後,我醒悟過來,終於發現了一個宇宙真理,在公有制體系里,每個單位都是小人的天下;正直的人總是少數,且無權勢;群眾的眼睛都是瞎的、勢利的,他們大部份情況下不會站在君子一邊。壞人是不會改好的,因為他們不認為自己是壞人。”

他說的公有制體系,其實是權力私有制體系。在權力私有制的“全面管治”下,香港現在也“都是小人的天下”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