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韓家亮:避免新冷戰 北京必須擯棄馬主義

中國價值觀與美國價值觀的不同是中美關係的主要難處。不放棄馬克思主義,中國無法消除與其它國家的潛在衝突。除非中國公開放棄馬克思主義,中美關係和中國與周邊國家關係不可能長期友善。而要促使中國國內政治進步和經濟繼續發展,增加人民的自由度也必不可少。綜合這些,放棄馬克思主義作為中國的主導意識形態勢在必行。

美國彭斯副總統最近在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作了關於中美關係的講話[1]。這個講話的基調證實了我最近幾個月的猜測,即美國對中國的政策會有大轉變[2,3]。[3]中提到兩位中國問題專家今年二月對美中關係的檢討引起很大反響。美國政界學術界近幾年有不少其它類似情況,許多過去對中國友好的人士改變了對中國的看法。如果你認真思考幾年前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弗里德伯格的全面考量美中關係的書,這一變化應該不出預料之外[4]。這篇文章里我將從政治哲學的高度來考慮中美分歧的本質。搞清楚本質才可能討論如何解決這個挑戰。

有些人將彭斯的講話解釋為美國宣布對中國的新冷戰。但我認為這樣解釋有些過分。根據權威的冷戰史,二戰剛結束時美國駐蘇聯中級外事官員 George F. Kennan的一封長電報(”long cable”)確立了以後幾十年的美國戰略[5]。現在還沒有出現類似的美國對中國長期戰略。川普是地產商出身,他的經商方式基本上是交易性的,不擅長制定長期策略。他這一年多來的執政表現也多次反映這點。彭斯的講話可以解釋為川普政府對中國崛起和擴張的反彈對策。為了世界和平,應該避免中美髮生新冷戰。如果中國逐步放棄馬克思主義的話,中美關係有可能不繼續退化甚至改善。馬克思主義本身是對歷史的一種反動。放棄馬克思主義有利於世界和平,也有利於中國本身的政治進步和經濟增長。

一)首先需要在意識形態層面考慮當代中國在人類政治演進的長河中的位置。用現代政治學來分析一個政體首先需要考慮其主導意識形態[6]。套用一句中國的格言:”不能只拉車不看路“,否則會欲速則不達。不考慮意識形態而比較方針政策,好似比較蘋果與橘子,得不到要領。西方大學政治系二三年紀都要學習意識形態學基礎課。

二)黑格爾從哲學的高度研究歷史以後,得出幾千年來政治進步的關鍵在於增加人民的自由度[7]。

三)耶魯史密斯教授的《政治哲學》課本給出一條政治哲學的演進進程[8]。這條進程與上面一條改進人的自由相輔。馬克思主義則是一種歷史的反動。馬克思主義至少倒退到洛克的自由主義以前。在知識論上馬克思甚至倒退到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以前(另文詳述)。

四)馬克思主義屬於極權主義的一種。J l Talmon指出“極權主義分左右兩種。左極權主義起始點是人,他的理性和救贖最後仍是人。右極權主義的起始點是集體,國家,或種族。······這是為什麼左極權主義總是傾向於普世特徵,而右極權主義完全沒有這種特徵。[9]”極權主義是對人民自由的極度反動。馬克思主義聲稱普世,所以奉行馬克思主義的國家可能威脅其它國家的主權。

五)馬克思主義沒有明確定義國家,也沒有國際關係學。從上一條和這條可以推測馬克思主義對其它進步國家(例如自由民主國家)意味著顛覆或干涉。雖然中國已經放棄了過去輸出革命的政策,但如果中國繼續以馬克思主義為主導意識形態,其它國家(尤其是周邊國家)必然會有這方面的擔憂。

六)我在《怎樣理解中國的經濟增長?》一文里引用經典文獻從幾個方面證實了自由對於政治和經濟的發展的重要性[10]。許多發展中國家的經驗證明在經濟發展初期,威權政府可能比較有效地促進經濟發展。當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以後,需要有自由和民主才能使經濟長期健康地發展。廣為採用的經濟增長模型可以解釋這點。(當經濟比較發達以後,需要發明創造,而這需要人民有自由,還要有法律保障發明創造的正當權益。)

弗里德伯格的書俯瞰了長期以來美國對中國政策的變化。我以前講過美國以前對中國的民主轉型太樂觀,因為它建立在過於簡單的民主轉型理論上:一個國家經濟發達到一定高度以後會產生大批中產階級;中產階級會有政治訴求,最終導致民主[11]。這個理論對於許多文明背景不同於西方的國家不一定適用。過去美國和西方幫助中國(包括優惠貿易條件)是基於西方對中國的民主轉型的期望。即使中國不民主化,美國方面也期望中國會遵守現行國際秩序因為中國得益於這種國際秩序。但中國政府不這樣看問題,因為中國政府的主導意識形態不同。

中國價值觀與美國價值觀的不同是中美關係的主要難處。不放棄馬克思主義,中國無法消除與其它國家的潛在衝突。除非中國公開放棄馬克思主義,中美關係和中國與周邊國家關係不可能長期友善。而要促使中國國內政治進步和經濟繼續發展,增加人民的自由度也必不可少。綜合這些,放棄馬克思主義作為中國的主導意識形態勢在必行。

如果中國放棄馬克思主義,那應該採取哪種意識形態?許多人可能會說自由民主制。我認為不是那麼簡單。如果按照黑格爾從自由度來考慮,中國在政治上落後西方二千五百年。如果按照史密斯《政治哲學》的主線來考慮,中國政治也至少落後西方大約五百年,還沒有達到霍布斯哲學的水平。有人會說台灣已經成功實現自由民主制。不錯,但以前的台灣基本上沒有受反動的馬克思主義的影響,而大陸人普遍受馬克思反動哲學的影響,有許多受很大影響卻渾然不覺。所以現在需要找到替代馬克思主義的一種過渡政治哲學,它應該為一種混合政治制度奠基。這個政治哲學應該提供一個國家理論,這樣的國家應該捍衛自己的主權,同時與其他國家和平共處。以後幾篇文章我將探索這個方向。

注釋:

(1)彭斯副總統有關美國政府中國政策講話全文翻譯 https://www.voachinese.com/a/pence-speech-20181004/4600329.htm英文原文: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s-statements/remarks-vice-president-pence-administrations-policy-toward-china/

(2)韓家亮:貿易戰是中美關係的轉折點嗎? http://hx.cnd.org/?p=155530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300/625201863544.htm

(3)韓家亮:中美關係的回顧和前瞻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300/921201850104.htm

(4a)Aaron L. Friedberg,“A Contest for Supremacy: China, America, and the Struggle for Mastery in Asia,” W. W. Norton& Company;2012.簡單介紹在:

(4b)韓家亮:中美關係的過去與未來—弗里德伯格 http://hx.cnd.org/?p=149010

(5)John Lewis Gaddis,"The Cold War: A New History," Penguin,2006.

(6)偉大經濟學家凱恩斯有一段名言:“經濟學家和政治哲學家的理念,不論它們是對的還是錯的,比通常認識到的更為強大。確實真正統治世界是這些理念。實用的人們可能認為他們自己不受知識界的影響,但他們的思想通常是某些失效的經濟學家的奴隸。甚至從空中聽到聲音的掌權的狂人的思想也不過是從幾年前某個學者的草書而來”這段話的原文是:“The ideas of economists and political philosophers, both when they are right and when they are wrong are more powerful than is commonly understood. Indeed, the world is ruled by little else. Practical men, who believe themselves to be quite exempt from any intellectual influences, are usually slaves of some defunct economist. Madmen in authority, who hear voice in the air, are distilling their frenzy from some academic scribbler of a few years back.” 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s, and Money, Harcourt, Brace& Concept,1936, p.383.這段話被無數次引用。例如廣為使用的意識形態教科書之一 Terence Ball, Richard Dagger,“Political Ideologies and the Democratic Ideal,”8th Ed.2010.的第一章的抬頭就是這段話。

(7a)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The Philosophy of History", http://www.efm.bris.ac.uk/het/hegel/history.pdf

(7b)韓家亮:黑格爾《歷史的哲學》與中國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88788

(8)Steven B. Smith,"Political Philosophy," Yale University Press,2012.

(9)J l Talmon,“Origins of Totalitarian Democracy,” W W Norton& Co(Sd); First edition,1970. Chapter1 Introduction.原文引用”While the starting-point of totalitarianism of the Left has been and ultimately still is man, his reason and salvation, that of the Right totalitarian schools has been the collective entity, the State, the nation, or the race. The former trend remains essentially individualist, atomistic and rationalist even when it raises the class or party to the level of absolute ends. These are, after all, only mechanically formed groups. Totalitarians of the Right operate solely with historic, racial and organic entities, concepts altogether alien to individualism and rationalism. That is why totalitarian ideologies of the Left always are inclined to assume the character of a universal creed, a tendency which totalitarianism of the Right altogether lacks.”

(10)韓家亮:怎樣理解中國的經濟增長?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91628

(11)韓家亮:民主退潮和民主理論與中國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88491

相關鏈接:

1)韓家亮:中國問題的癥結在馬克思主義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80/51201874941.htm

http://hx.cnd.org/?p=153701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北京之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