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醜事一籮筐的江澤民

「在鄧家無論見到誰都不能得罪」!這是江的成功準則。可鄧家的人馬太多,搞的江幾分鐘一次重複露出那褐黃色的大板牙,笑得滿面似綻開著迷人花朵,眼角上由此而堆擠在一起的深溝般的皺摺像唐山地震後扭曲的火車殘軌。在走廊里無論見到誰,江都微微側著身畢恭畢敬的說:「您先走」,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連見了孩子也不例外,連鍋爐工後來都忍不住說:「有點兒讓人反胃!」

醜事一籮筐的江澤民(網路圖片)

一個生日蛋糕讓江當上總書記

中共大老們都喜歡到上海“休息”,李先念就是一個,原來他在上海有個護士出身的暗室小老婆,還生了個兒子。那時候還沒興起驗DNA,所以是不是他的種兒還不好說。但李先念把老婆林佳楣曬在北京,常常往上海跑。

一次,李先念又來到上海住在賓館裡,晚上召見了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並且一起吃了飯,吃飯期間江才得知當天是李先念暗室家眷的生日。空著手兒去讓江懊惱萬分,這麼好的機會怎麼能讓它跑掉呢?一頓飯下來,豐盛的菜飯江不知是個啥滋味,一腦門子盤算著如何彌補政治上的損失。

當司機送江回家後離去,江沒進門立即偷偷出去買了一個大蛋糕,不帶任何人,自己再次去賓館。這時李先念正在接見別人,警衛看見江又來了,叫他進去,江只是搖搖頭,笑一笑,一言不發,一定要等沒人的時候單獨進去奉上生日禮物。那天天氣寒冷還飄著雪花,江澤民穿著薄大衣,哆哆嗦嗦的等在外面,手提著蛋糕整整站了四個小時,被接見的人還是沒走,江無法達到獨自去表“忠心”的目地,後來在警衛的多次勸說下,只好把蛋糕留下,失望的回去了。

後來警衛把蛋糕送進去,當李先念聽說江在外面站了那麼久,雪花覆蓋了外衣,一時感動的不行,連聲說:“小江不錯!”

江澤民的良苦用心終於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巨大報酬。六四前八大老決定廢掉趙紫陽另立總書記時,陳雲說,“先念同志跟我講過,上海江澤民同志是一個比較合適的人選。我到上海幾次,他都與我見面,給我的印象是為人謙虛,黨性原則強,知識面也廣,在上海人緣不錯。”

1989年5月,江澤民進京表態支持中央鎮壓天安門絕食學生,於是順利代替了被軟禁的總書記趙紫陽,1989年6月,江澤民在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上被書面指定為中共總書記。1989年11月在中共十三屆五中全會上被指定為中共中央軍委主席。1990年3月兩會,黨政軍三大權到手。江成為六四血案的最大受益者。

初進北京城

想當年,江澤民剛接到去北京的通知,不知是禍是福,憂心忡忡的對鄰居說:“我這一去就回不來了。”所以沒有帶家屬。

調到北京,住在中央黨校,一張床,一個桌子,一把椅子,一個暖水瓶,桌子上還擺了不少黨的書籍當幌子。那時候江作夢也不敢想有一天“三呆婊”能進黨章,故宮的珍品能搬到自己家。

那時,江行事非常小心翼翼,怕一個不謹慎就被八大老打發進監獄了。所以,節假日也不回上海,也不讓家屬來看望,上上下下都極力搞好關係,連後來國管局給分了房子,也堅決不搬去。仍然住在中央黨校,過著一張床,一個桌子,一把椅子,一個暖水瓶的生活,當時給別人的感覺,此人真是不可多得的為人民鞠躬盡瘁的好乾部。

那時借江點兒膽子也不敢想買專機,建大劇院、包幾個奶的事。

拍鄧小平馬屁絕對到位

江澤民至今仍不會用槍,更談不上彈彈命中,但在十幾年前給前任軍委主席鄧小平拍馬屁可拍得漂亮瀟洒,拍拍到位,絕不虛發,技藝精湛純熟、已達爐火純青。

記得江澤民剛榮幸地能踏入鄧家門檻的時候,鄧小平的身體還算健康,也能夠出來走動。江澤民在中央黨校都那麼小心翼翼,這回逮著進鄧家的機會,更要夾著尾巴做人,以求升官發財。

江澤民初入鄧府,人脈不熟,人事不清,對誰是鄧老的秘書、護士,哪個是鄧老的外孫、親屬,甚至誰是勤雜人員、保安人員統統都分不清爽。但這可難不倒有豐富拍馬實踐經驗的江澤民!

“在鄧家無論見到誰都不能得罪”!這是江的成功準則。可鄧家的人馬太多,搞的江幾分鐘一次重複露出那褐黃色的大板牙,笑得滿面似綻開著迷人花朵,眼角上由此而堆擠在一起的深溝般的皺摺像唐山地震後扭曲的火車殘軌。

在走廊里無論見到誰,江都微微側著身畢恭畢敬的說:“您先走”,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連見了孩子也不例外,連鍋爐工後來都忍不住說:“有點兒讓人反胃!”

殊不知這正是江澤民的獨到之處,誰知道哪個是鄧家的後代,要是在鄧老爺子耳朵邊上吹吹和煦的春風是一個樣兒,若是吹點兒沙塵暴那可就全玩兒完了!

想當年──倒茶遞煙拿拖鞋

話說江澤民邁進了鄧家的門檻兒,興奮的心情就似野雞誤闖鳳巢,大氣都不敢出。除了在走廊里彎腰向所有老老少少、七大姑八大姨、當官執勤掃地刷碗的爺們兒姐們兒們“致以崇高的敬意”之外,功夫重點下在客廳!

高官家的客廳可不是個腦袋就敢進去的,一般人只能請門衛遞封信,遞些東西,能找准門就相當不易了,若東西不拒收那都是自己的造化!

那時候有幾個人知道鄧小平住哪兒,知道鄧小平住哪兒的又有幾個人敢往那門口蹭,到了門口的又有幾個人能說上句話,遞得進東西的?所以能混進鄧老爺子的客廳,讓江暗下決心:“只能成功不許失敗”。

要想成功就得繃緊神經,客廳里一有風吹草動,江立即就颳風下雨。

鄧小平的煙抽的特別利害,為了他的健康,煙還得特製,即使特製,那也不是好東西,所以護士不但要保證讓他按時吃藥,還要提醒他少抽煙。當他又要抽時就勸阻說,剛才那支煙是什麼什麼時間抽的,請再等一會兒。煙民們最不高興的就是煙癮上來不能抽,鄧小平也不例外。

當在場的人都好心勸阻時,不會抽煙的江澤民不但一言不發,而且在眾目睽睽之下奮不顧身的從口袋裡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打火機,突然點著火遞到鄧小平的眼前,讓眾人錯愕不已。小護士事後說,“這傢伙不是個好東西!”

一般情況下,都是護士或警衛員給鄧小平端茶遞水拿拖鞋,那些到鄧家來玩兒的小貴族們被人侍候慣了,只知道管鄧小平叫“鄧爺爺”,可是眼睛裡一點兒沒活兒,這就給了江澤民不可多得的可乘之機。

江澤民常常在護士或警衛員已經伸出手之後,仍不顧一切的衝到前頭去給鄧老爺子倒水或從地上拎起拖鞋來。不光是侍候鄧,連那些小太子黨,江也搶著為他們倒水送茶,一臉的奴才像。

劉曉慶差點被槍斃

幾次去鄧家就看見江澤民正一臉謙遜的和劉曉慶探討電影藝術,說是探討不如說是討教。那時候劉曉慶是誰啊,到鄧老爺子家平趟,說話又有趣,凡是她在時場面都火爆。江澤民那個時候嘴巴上抹了蜜,雖然在年齡上做劉的長輩綽綽有餘,可還是把她使勁兒抬到輩兒上,一口一個“曉慶妹妹”、“曉慶妹妹”,叫的那個甜!

劉曉慶可不吃這一套,她保持著高度警惕,絕不和江平了輩兒,為了斷江的邪欲,劉曉慶硬用“江叔叔”把“曉慶妹妹”給巧妙的撅了回去。

劉曉慶在四川軍區當過兵,雖是文藝兵但也下過連隊、受過軍訓,可江澤民摸槍都發抖。那時候劉曉慶擠兌起江來,不但端著架式、拿腔拿調兒,還踩著鑼鼓點兒:“您一天兵都沒當過,曉慶我還拿過槍呢!”擺出說台詞的架式,劉曉慶譏諷的說,“您還拿槍啊,您應該閃遠點兒,您別走了火把自己的大肚囊子給崩了!”

在大家的鬨笑聲中,江澤民抱著肚子呵呵一樂,有時還誇“曉慶妹妹”幾句,那架式真讓人覺得,這人不錯,肚量大,開的起玩笑。

誰知江權力鞏固後,勾搭上眉眼有幾分像劉曉慶的宋祖英,還是忘不了報復劉,“我得不到手的,誰也別想得”,本來江內定劉曉慶死刑,無奈找不到證據,最後只得不了了之。

“江牛皮”觀看交響樂

1993年94年那會兒,雖然有鄧婆婆在,但江當政也有幾年了,雖不敢太放肆,但也有了自己的人脈,“江牛皮”的本色漸漸顯出。

中新社報導說,“江澤民從音樂談到小說,從中國談到外國,《天鵝湖》、《卡門》、《蝴蝶夫人》,托爾斯泰、大小仲馬等,談到莎士比亞時,他還用英文加以表述”。“對中國文學,江澤民更了如指掌。古典文學名著《紅樓夢》中的許多精妙詞語,他順手拈來,還能道出它們出自哪一章回”。

報導是這麼報導的,但江時常做出驚人舉動。例如江澤民觀看一個外國交響樂團訪問中國大陸演出的糗事就常常被拿出來抖露。

當交響樂的指揮正全神貫注,演奏家們正如醉如痴,聽眾們正聚精會神,場內正鴉雀無聲時,當一小節的最後一個音符正慢慢漸弱漸弱……,劇場里掉根針都能聽見。

此時,孤膽英雄老江突然站起身來,用力鼓掌,觀眾先是一楞,有人出於本能跟著鼓,有人要賞江澤民個臉,劇場內的掌聲稀稀拉拉的響起來了。交響樂團頓時呆住了,最可憐的是這位世界級指揮,什麼樣的大場面都見過,唯有這種場面沒見過,他一時不知所措,不敢再指揮下去,以為自己出了什麼問題,不知這掌聲是否表示要轟他下台,他面色慘白,轉過身面向觀眾,頭也沒敢抬,深深鞠了一個躬,哆哩哆嗦回了後台。

江澤民以為指揮就像中國的歌星一樣,鼓掌後再回來謝台,再繼續表演,江趁這個空檔跟旁邊的大談特談這音樂的內涵如何如何,自己的藝術造詣是多麼多麼高。

誰知指揮回後台了沒敢再出來,明白事兒的心中又好笑又難過,好笑江澤民的無知,難過江給中國人丟臉。冷場很長時間,翻譯發現不對勁,就跑到後台問指揮,指揮滿臉流汗,第一句話就問:“對不起,不知我們出了什麼問題?還讓我們演下去嗎?”翻譯哭笑不得的為江澤民打圓場,解釋道:“演出未完就鼓掌,這是我們國家領導人最隆重的禮節,是對外國友人特別熱情的一種獨特的表達方式。”指揮不相信,解釋再三,他才半信半疑的走出來向樂團的全體演奏家說明情況,演出才繼續下去,不過演員的情緒大受影響。

在場的太子黨氣的不行,大罵道:“土得掉渣,從上海跑到北京來露怯,什麼東西!”

江氏淫蕩祖業

正因為不是個東西,所以江30歲時在蘇聯留學時跟蘇女間諜睡覺睡出賣國的基礎;50多歲時不但和生活秘書黃麗滿中午午休時鎖門戰鬥,去美國出差也沒忘嫖了洋娼,並且小費出手大方(白條報銷);在上海把兒子江綿恆的同事陳至立給睡成上海市委宣傳部長、中共國教育部長、國務委員、人大副委員長,陳至立所有的待遇開銷都由老百姓埋單;63歲時1989年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旁的樓里指揮六四鎮壓,因此代替趙紫陽當了總書記;1990年搞上中央電視台女主播李瑞英,出訪時白天陪訪晚上陪睡;不到70歲時讓別人剛結婚的老婆離婚,給爺爺輩的江當姘頭,把宋祖英從小姘頭一直睡成老姘頭;江70多歲時培養出“中國第一貪”兒子;總共就生倆兒子,都在上海黃金地段強取豪奪,把居民趕走不付一分錢;80歲時江依然年年在兩會主席台上轉圈看美女服務員,不懼外媒的敵對攝像武器……

(本文有刪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