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真正的成熟 是不輕易指責別人

真正的成熟是在不如意的時候,同樣能保持優雅的回應。

很多人在生活中喜歡指責別人,對親人、朋友、同事,甚至陌生人都會帶著批評和評判,生活中那些不輕易指責別人的人,會認為是高情商,比如林志玲,大家都覺得她是高情商,因為她會照顧每個人的感受。

在生活中,我們是一個輕易愛評判和指責別人的人嗎?

別人穿的衣服,嫁的老公、離婚,選擇新的工作是否都會讓我們生出評判?

當我們在批判和指責時是什麼感覺?

有沒有想過,同樣的話用來對待我們時,我們又會有什麼感覺?

01

對人的態度,決定了你生命的方向

當我們經常被家人、朋友、甚至陌生人評判和指責,說太胖/太瘦了,衣服搭配不合適了,太情緒化了,不堅強了,不會規劃人生了,這些是不是我們經常聽到的聲音呢?聽到這些評判指責我們會有什麼感覺?事後你是否會想起自己也曾經批判和指責過別人,又會有什麼感覺?

我們都知道不輕易評判和指責的別人是有高情商的人,就像林志玲,不管她是在模特走台、宣傳電影、還是上綜藝節目,她都會照顧到大家的感受,獨立、溫和又不失女人味。

因為個子高,在合影時她都會體諒身邊的人,盡量不讓自己太“鶴立雞群”,當有主持人為難她時,她用微笑而過,不與對方正面交鋒,所以她很少因為指責、評判而影響了自己的發展。

這些表現不僅是高情商,更是一個人的成熟度。

成熟的人並不是沒有情緒的人,而是成為情緒的主人的人,懂得運用成年人的方式來處理事情,而不是在被情緒操控之後而做出的行為。

還有一些人喜歡在親密關係中輕易的評判和指責,例如對孩子,對伴侶總是很苛刻,在工作中受了委屈、憤怒、感覺到不公平時,就把情緒帶回家指責家人。

這些人總是能在別人身上找到指責的理由,並且把這種指責和批判說成是為你對方好,在心理上獲得道德的優越感。

02

一個人只看到他人身上的缺點,

其實是不敢面對自己

我認識的一位朋友Gary,就是這樣一位愛輕易批評和指責別人的人,看到別人開車,就會評判別人開車技術不好,影響他超車,評判自己的侄女長太胖了,哥哥結婚離婚又再結婚就是一個傻子,批判城市丟失了文化底蘊,批判女友生病沒有力氣是因為吃素不吃葷引起的,指責家裡有臟衣服是因為女友懶。

我觀察只要他心情不好,工作上不順時,所有的親人都會成為他的指責對象。

心理學家研究發現,那些在生活中輕易去指責別人行為的人,在內心深處其實是自我價值感低的人。這些人在童年的成長過程中缺少愛、關注,溫暖和關懷,這些匱乏感形成了心理坑洞,這個坑洞里都是一些被負面對待而產生的情緒記憶,成了自我價值感的認知。

自己沒有經歷過被尊重、被溫暖對待的體驗,就不知道用愛、溫暖和關懷來對待別人,當遇到困境或是心情不好時,就會把自己曾經歷過的投射給身邊的人,特別是親密關係的人,這些人也不懂得怎麼關愛自己。

當我們習慣性地去評判時,我們的思想和表達出來的觀點,多半是對父母、愛人、兄妹、伴侶或陌生人的控制。

批判和指責會給我們創造出更惡劣的環境。

如果一個人只看到他人身上的缺點,其實是不敢面對自己,這些人無法發揮創造力和自我實現的能力,無法找到自己的人生位置。

同時當一個人太容易去評判和指責時,其實是想要別人產生連接感,只是用負向的連接方式在表現,容易把自己對人生的滿足感建立在和人的關係上,而不是和自己連接,和事物連接。

當我們和自己連接時,找到自己的批判和指責的原因,就會去接納和陪伴自己,懂得愛自己。也可以從和事物的連接中建立和自己的連接,去做一件真正喜歡的事情,把愛灌注到所做之事上,每天深入地和事物連接,慢慢地我們的身體里,心裡都裝滿了愛。

這樣,我們就不會把過多的注意力和滿足感都放在外面。

03

真正有力量的人,

不會輕易地指責別人

當我們在和事物越來越親密時,也滿足了一個人對自我實現上的渴望,這個過程會讓內心越來越有力量,真正有力量的人是不會輕易的批評和指責別人的。

當我們在做一件事時,找到和事物之間的感覺。

畫畫時,用手撫觸畫筆和畫板,就像在撫觸你深愛的人,用手去觸碰油彩,就像你在和顏色戀愛。

做飯時,帶著愛洗菜,切菜,讓白白的米在手心裡被水滑過,聽聽炒菜時熱油讓蔬菜吱吱的跳舞聲,用我們所做之物來為自己掙得尊重,用所做之物滋養家人,我們也在其中發揮了創造力。

我非常敬重的一位畫家朋友,五十年來,他每天都潛入繪畫中,創造和研究各種畫法,這些畫法在他手中被升華成了藝術。

他的作品包容了生命和宇宙的各個面向,他在畫的過程中體驗到極致的滿足感,參觀畫的人和在他身邊的人會得到支持和滋養。他就是一個真正成熟的人,和平、善意,溫暖,這些都成了他的生命品質。

成熟的人和高情商的人並不是沒有情緒的人,而是這些人已經突破了情緒的掌控,突破的力量既來自已經達成了自我實現,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位置。

看看小孩子我們就知道,小孩子的哭泣、憤怒都是為了獲得需要和自我保護,當我們去指責時,去觀察自己是什麼情緒反應,然後練習不通過情緒獲得滿足和自保,學習直接真實表達需要,通常我們不直接表達需要,是害怕被拒絕,各種表面上的方法都是為了逃避被拒絕的恐懼。真實直接地表達需要是在面對恐懼,能面對恐懼,並且在恐懼中同樣向前,就是成熟的表現。

有情緒時,如果把情緒發泄給身邊的人,情緒就會傳染給更多的人,一個負面情緒會傳播出倍增的負面情緒能量,傷害別人也會傷害了自己。

這時候找一個私密和安全的地方直接和情緒相處,用寫的方式,把產生情緒的原因寫下來,寫出腦子裡的各種想法寫,這些想法里可能有想對他人的報復,怨恨,自我批判,把這些壓抑的念頭通通寫下來,直到寫不出為止,然後用火燒掉。

或是用筆在一張大紙上使勁的畫線條和圓圈,長線條能釋放憤怒為主的陽性情緒,圓圈能釋放以陰性為主的悲傷,用力的在紙上點、點、點能釋放深深的憎恨,畫完後把紙燒掉。

也可以去跑步或跳舞,深呼吸,感覺情緒在身體的部位,想像在用有情緒的部位在奔跑,在跑和跳中把情緒釋放出來。

我們可以用創意來和情緒相處,為自己找到生命的位置,不再輕易批判和指責他人,成為一個成熟、高情商的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