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中共破壞香港風水 設局使氣運北移 經濟日下

當年回歸晚放煙花,在青馬大橋上所製造的煙花瀑布,動用了785支煙花管,據說該次煙花每放一秒鐘就需要四百多元港幣。(網路截圖)

道教《陰符天機經》有云:“智者悟於人事之初,而愚者晦於星象之前。”

香港風水的水局,基本上由西面的龍鼓水道,流經大小磨刀水域,通過馬灣海峽,汲水門,藍巴勒海峽而東向流入維多利亞港。在維港形成第一大聚水局。明朝國師劉伯溫論聚水局云:“若臨淵湖最為奇,此地須知世上稀。茍得龍真並穴正,黃金滿屋何須疑。”香港的富有,又豈是偶然?又豈是投機?又豈是來自自由行的施捨???

原來的維港既深且闊,西面來水處汪洋一大片。可謂天門大開。水流入維港後,再轉流入九龍灣,形成第二大聚水局。可惜,當年興建啟德機場跑道沒有高人指點。一條跑道壞了第二大聚水局。令九龍灣的聚水局變成了順水敗局。傷了紅磡、土瓜灣、九龍城、新蒲崗、牛頭角、觀塘等區的風水。

九龍灣之水,經鯉魚門流入將軍澳水域,形成第三大水局。最後由藍塘海峽出海。東龍洲是香港地戶的鎮水羅星。

歷來風水師皆說鯉魚門是香港的出水地戶,此說是錯誤的。凡富貴大地。其它戶水口必然關鎖重重。各有奇妙安排。其實鯉魚門只是香港水口的第一關鎖,其功用在於關鎖維港第一局和九龍灣第二局兩處水。

第二局將軍澳之水因來自鯉魚門,天門太窄,而出水口藍塘海峽太闊,一直未得到發展。直到小西灣興建眾多大廈,尤如樹立眾華表鎖鎮水上,加上佛堂洲填海,亦對收窄去水口有助。故將軍澳地區近年才得到發展。

維港來水寬闊,去水窄,符合風水天門大開,地戶緊閉的要求。加上原來的維港既深又闊,形成布袋形之大勢,故有無限容量。

維港是港島的大明堂,也是九龍半島的大明堂。風水有訣云:“向有千年不涸之水,家有百代不散之財。”此乃聚水局可貴之處。香港有維港如此一聚水美局,故能成為世界金融中心。外匯儲備歷居等二或第三位,此乃原因之一也。明乎此,則能悟當年金融風暴時,香港以彈丸之地,能打殘世界各國金融市場橫行霸道的老虎矣。

大嶼山興建新機場,當年中英談判,本有另一路線棄而不用,而企硬要用橫跨馬灣,汲水門之線路。早有預謀布局矣。一條青馬大橋橫跨馬灣海峽和汲水門,關鎖了香港的入水口。

1997年,香港回歸當晚,放煙花慶祝。放棄往常必在維港海面放煙花的習慣,而選在青馬大橋上放煙花。是不希望太多市民到現場觀看乎?故選個交通不方便,現場無立足之地的地方放!

古今中外的煙花,皆由地面,或在海面向天發射。惟有香港回歸當晚所放之煙花,卻由橋上倒向海面。設計者可謂用心良苦。

當晚在電視上見煙花由橋面一瀉而下倒向海面。尤如一幅發光的瀑布,更像一幅發光的大閘,把整個江面關鎖。在電視上傳來一片現場觀眾的歡呼聲中,吾不禁搖頭嘆息一句:“江河日下。”家人以為我在形容煙花的形狀。我說,我在形容香港人往後的日子。

從始香港的入水被關鎖,氣運北移。卻換來港人的一片歡呼聲。愚昧至此,夫復何言?!從此大批港人北上深圳消費。尋花問柳有之,包二奶有之,更甚者直接搬去深圳居住。反正把在香港掙得之金錢,全數拿到深圳花掉。致使香港市面蕭條,一日不如一日。

廣東和湖南交界有座雞山。這座雞山雞頭在湖南,雞屁股在廣東。前輩風水師說,雞山啄食湖南之稻穀,食飽後雞屎和雞蛋散落在廣東,故廣東土地肥沃,並富有,而湖南稻米被長期啄食,故湖南較廣東貧窮。

香港97後之處境和湖南多相似。賴大師所云:“石龜落海之日,香港玩完。”

此亦原因之一也。

香山夕陽識於香江靈台秘台秘苑2011年

原標題:關鎖水口氣運北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