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共妻時代如此荒淫:幹部憑證可隨便睡女人

布爾什維克革命成功後,伴隨著財產公有化的,還有性資源“公有化”,直譯應為“社會化”,和俄文原文對應的英文詞,是socialization。革命者性的全面解放,其實有兩方面:革命者倡導並且實踐性革命...

1917年11月7日,波羅的海艦隊的“阿芙樂爾”號巡洋艦炮擊冬宮的一聲炮響,迎來了十月革命的勝利曙光,也迎來了蘇聯布爾什維克的男人們“共產共妻”的黃金時代。十月革命勝利後,蘇聯布爾什維克在各大城市裡建立了社會主義政權,並實施“共產共妻”制度。

到了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輝煌一時的前蘇聯瞬間解體,大量蘇聯布爾什維克的領袖們的私生活秘密以及革命歷史上確實存在的共妻現象相繼曝光。據十月革命史料顯示,在當時,十五至二十五歲的婦女必須接受“性公有化”,革命者可行使此權利,即可向革命機關申請許可證。布爾什維克憑證可以“公有化”十個姑娘。

如今許多媒體都在無情地揭露和抨擊這一罪惡制度給當時的蘇聯婦女帶來的嚴重的肉體上摧殘和心靈的創傷。俄羅斯《祖國》雜誌曾對俄共初期的共妻現象曾有全面揭露:在布爾什維克控制的地區,有“公有化”資產階級婦女的行為。當地布爾什維克組織在蘇維埃消息報公布命令並在大街上張貼:“十六至二十五歲的婦女必須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這個命令給予的權利,可向相應的革命機關說明。”

俄國革命成功後的共產共妻

深入研究布爾什維克革命史的史學家指出:在共產理論中,不僅財產公有,而且寫明了家庭必將消亡、一夫一妻制是私有制的產物。共產制度,就是要消滅建築在私有制上的婚姻和家庭。因此布爾什維克革命不僅僅限於搶掠財產和屠殺,這個革命還要全面破壞人類道德價值的所有準則,俄國十月革命時期踐踏性道德的行為比比皆是,性關係的基本規範蕩然無存。社會性關係的混亂是布爾什維克造成的。

布爾什維克革命成功後,伴隨著財產公有化的,還有性資源“公有化”,直譯應為“社會化”,和俄文原文對應的英文詞,是socialization。革命者性的全面解放,其實有兩方面:革命者倡導並且實踐性革命:非革命者的性資源被強行“公有化”,即被強姦。

革命者性的全面解放

革命者性的全面解放其實有兩方面:革命者倡導並且實踐性革命:非革命者的性資源被強行“公有化”,即被強姦。第十期的俄國《祖國》雜誌,曾對俄共初期的共妻現象曾有全面揭露。這本雜誌指出,在布爾什維克控制的地區,有“公有化”資產階級婦女的行為,到處都有集體參與的強姦事件。

在蘇共和蘇聯的正式文件中,也許根本找不到關於性資源“公有化”的文字,可布爾什維克有一個讓性全面解放的立場,性道德的淪喪源於黨的這個思想。

1902年,女革命家克朗黛在她發表的《家庭與共產主義國家》小冊子中寫道:“出於工人階級利益要求的性道德,是工人階級社會鬥爭的工具,並為這個鬥爭服務。”社會主義的思想家們,只倡導和完全滿足革命階級的性需求,把戀愛當作小資產階級的浪漫玩意兒,為無產階級所排斥。

革命將革命者強暴女性合法化

1918年3月,葉卡捷琳娜堡公有化婦女的行為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當時布爾什維克組織在蘇維埃消息報公布一個命令,該命令也在大街上張貼:“十六至二十五歲的婦女必須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這個命令給予的權利,可向相應的革命機關說明。”

這個城市布爾什維克組織的內政委員波羅斯登給“公有化”女人的尋求者,即要求強姦婦女的革命者,簽署許可證,當地其他布爾什維克的頭頭也發放這樣的許可證。波羅斯登給他的一名助手一張這樣的許可證,該助手就憑此證“公有化”了十個姑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