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美技術專家被外星人選中經歷難忘奇遇後感悟:自己多麼渺小和微不足道 !

美技術專家與地外文明接觸(示意圖片:goodfreephotos)

這次神奇的經歷後,費萊感到有一股強大的壓抑感籠罩著他,他覺得生活幾乎失去了意義,過去他一直滿足於自己的專業知識,認為自己能夠從加州來到這裡加入這個火箭發射的人類大工程是多麼的幸運和興奮,但現在他知道自己是多麼的渺小和微不足道,他所掌握的技術是多麼的笨拙和落後。

在美國新墨西哥州懷特桑斯有一個火箭發射基地。人民報為我們分享的這個故事就發生在在這裡工作的一個美國技術專家丹尼爾·費萊(1908—1992)身上。

1950年7月4日,正值美國獨立紀念日,當天晚上在拉斯庫爾賽斯(Las Cruces)舉行煙火大會慶祝美國國慶,那天火箭發射基站地一名42歲的測試技師丹尼爾·費萊(Daniel W. Fry)想要搭最後那班巴士前往觀賞,可惜他沒趕上汽車,只好回到空無一人的宿舍看書。

空調系統不知何故壞掉了,無法工作,因此宿舍內非常悶熱,費萊熱的受不了,於是他決定到屋外散步納涼。當他穿過試驗場,走到接近奧岡山脈山腳下的平原時,時間大概是晚上8點半左右,他感覺明亮的星星彷佛突然消失似的,一個黑色物體遮住了星光,並且從天空降下。開始他以為這是一架飛機,可是馬上他就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在這個寂靜的實驗場地,飛機的聲音在很遠就可以聽到。他仔細一看,發現遮住星光的飛行物體外表看上去是一個蛋圓形狀,它在飛行時竟然沒有發出一丁點聲音。只見它快速接近地面,然後在距離費萊50英尺(約15米)外的空中,如同蒲公英的絨毛般毫無聲息地輕輕落地。

費萊相信這個飛行物的背後一定有著超越地球文明的高度文明存在,對科學的濃厚興趣和強烈的好奇心使他變的狂熱起來,毫不猶豫的朝著這個新奇的降落物體走過去。費萊很清楚的記得它下降時表面的顏色是黑色的,當他接近它時,卻發現它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金屬光澤的銀色。費萊用目測得出這個飛行物的高度大約是16英尺,橫向直徑大約是30英尺。

銀色飛行物

費萊對這個飛行物的設計非常感興趣,他仔細看也看不出一點頭緒來。但是他想至少可以摸一摸這個船體是用什麼物質製造的。

於是好奇的費萊忍不住伸出手在物體的表面上試探性地撫摸著,那種觸感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平滑,他感覺到手指接觸到的溫度比氣溫稍微高了一點,同時手指尖和手掌根傳來一陣輕微的刺痛感。

就在這時候,寂靜的空氣中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彷佛就在費萊的身邊響起來,說:「最好不要碰船體,它仍然是熱的!」

丹尼爾·費萊嚇了一跳,連忙向後大步跳開,然後他轉頭四處尋找是誰在講話,但四周並沒有人其他人。他問:「這東西是不是有很高的放射性?如果是的話,我的確靠的太近了。」這時那個聽起來很年輕的聲音再次響起,說:「別緊張,夥計,你是和朋友在一起。你應該注意的是包圍著船體的那個看不見卻會危害人體的力場。」並且解釋說:剛才費萊的手實際上還沒有觸摸到飛船的船體,因為船體外圍的那個力場會對所有物質產生排斥,藉此形成保護膜以保護金屬船體不被空氣刮傷和在降落時不會被地面碰壞,同時在高速飛行時還能降低空氣的阻力。一旦這個力場的物質進入人體內,會在人體的血液中產生排斥物質,會攻擊人體的肝臟功能。

那個聲音進而介紹說,它叫,目前正在距離地球900英里(大約1440公里)處的外層空間的母船上遙控著這艘飛船。這個外星人說,看來費萊已經把它當作人類的一份子了,但實際上它還從來沒有踏上過地球,因為要適應地球的大氣壓力和重力,以及產生免疫能力,至少要花4個地球年的時間才能做到。

外星人艾倫表示,它花了兩個地球年的時間學習人類的語言,並且挑選了費萊來做一次短暫的遠征,以便考察人類面對與常用思維不一樣的新事物時的接受能力。從剛才費萊看到飛船的那一霎那到現在為止,費萊的思維活動和行動已經超越了它們的預期。艾倫說:「您冷靜的聽我的聲音,並作出合乎邏輯的答覆,這就是最好的證據:你的頭腦是我們希望找到的類型。今晚回到宿舍後你查看一下空調,你會發現它沒有壞掉。」

艾倫表示:它們考察了許多地球科學家的頭腦,發現很多人的思維已經被固有觀念僵硬化了,模式化了。艾倫比喻人尋求科學知識就像一隻螞蟻在爬樹,目光短淺就無法看清整棵樹的全貌,其結果是,探索之路偏離了大樹的主桿,已經往下走到斜枝上了,但探索的人卻一點也沒有覺察到。

艾倫比喻人尋求科學知識就像一隻螞蟻在爬樹。

費萊一直靜靜的站在那裡聽著,用最大的努力去消化剛剛聽到的這一切。

這時飛船懸浮在距離到地面16英寸(大約40厘米)高的位置上,打開了一個橢圓形的入口,門大約有5英尺高和3英尺寬。費萊站在地面往裡看,發現船體內是一個房間,大約6英尺高,9英尺深,寬約7英尺。房間裡面有舒適的亮光,但是光的來源是散射的。費萊在裡面沒看到任何開關、轉軸等可以控制飛行物移動的操作工具,房間內除了椅子就是光,除去這兩樣東西之外就沒有其它的東西。費萊一邊看,一邊想:這看起來一點兒也不像旅行艙,反而更像是一個細胞。

外星人艾倫邀請費萊進去坐一坐,並希望費萊能夠乘坐這艘飛船來一次短暫的旅行。費萊感到他幾乎是被自動地踏進了飛行器內,進去後他沒有任何膽怯,直接就在椅子上坐了下來。門自動關上後,室內的光亮開始變暗,在費萊身後一個像是影印機的東西發出光線,投射在入口的那個門上,於是門就變成了透明的,可以看到外面的景物。

艾倫說:「如您所見,這扇金屬門已變成透明的。您大概正在為此而感到震驚,因為您的思維已經習慣性的認為金屬是完全不透明的。」

接著艾倫若無其事地說:「從這裡到紐約只要30分鐘即可來回一趟。」坐在椅子上的費萊聽了立刻嚇的全身僵硬:「30分鐘一個來回?!這樣的速度幾乎是每小時8000英里,你用什麼方法產生這樣巨大的能量?加速時會產生極大的重力,我的身體哪能承受得了?而且你這張椅子連安全保險帶都沒有!」

艾倫平靜回答說:「你不會因為加速而產生任何不舒服的感覺。事實上,坐在這裡你連加速的感覺都沒有。在這30分鐘內我將解釋一些令你感到困擾的問題。」

費萊從透明的屏幕上看到火箭發射基地和所在城市忽然快速的下跌遠離,他坐在裡面絲毫沒有感覺到飛船已經啟動上升,他的感覺是飛船一直呆在原地不動,所以視覺上覺得基地和城市突然快速的掉下去遠離視線,不到2、3秒鐘就變的很小,他正為此而感到很愕然時,突然發現飛船的周圍已經變黑,地球的表面看上去有點藍光,天上的星星似乎已經光彩倍增。費萊排憑藉自己的知識判斷,在這短短不到的20秒的時間內,他已經身處地球上空的平流層了,但是他一點也沒有加速飛離的感覺。這時艾倫告訴費萊,他已經被帶到距離地球13英里的上空了,上升的速度是平均每秒鐘1.5英里,而且這個速度還是故意放慢的,目的是為了讓費萊能夠有機會從空中看到基地的城市。

艾倫還帶著幽默說:沒想到「安全保險帶」這類概念會如此頻繁的出現在一個地球科學家的意識中。在它們對人類的智力評估中,曾經聽到人類中一些被認為是最有學問的人總是說:「沒有比人類更高級的生命。」艾倫說:對此我們一直感到很失望。

作為一個想要有所作為的科學家,如果總被固有的觀念束縛,一遇到什麼事情大腦總用舊觀念來衡量和思考,如此一來根本就無法突破舊觀念的各種條條框框,就很難接受新生事物,當然也很難有新的發現和創新。

夜景流瀉而過,此刻費萊終於知道飛船正以他無法想像的速度在前進,然而他卻絲毫沒有不適的感覺。他好奇的問起這艘飛船高速飛行的物理原理和使用的能量。艾倫在熒屏上顯示出一個鼓狀的結構圖來,解釋說這就是飛船的動力結構圖,艾倫說這是最能抓住費萊的心的東西。

艾倫在熒屏上顯示出一個鼓狀的結構圖來,解釋說這就是飛船的動力結構圖(圖片:GALACTIC CONTACT/flickr)

艾倫就這個鼓狀結構圖、動力、能源方面為費萊做了簡單的介紹後說:「沒有足夠的時間來進一步討論物理方面的問題。這是一次觀光旅遊,我應該給您指出地球的景點才對。你看,在你北面的那個大城市就是聖路易斯(Saint Louis),更前面的那片明亮的燈光是辛辛那提(Cincinnati),2分鐘後將看到匹茲堡(Pittsburgh)的燈光,用不了幾分鐘您將抵達紐約市的上空。你看,我們已經學到了很多你們的地理知識和你們的語言。您對你們的歷史包括人類歷史的起始文明還沒有我們知道的多呢。」

用不了幾分鐘您將抵達紐約市的上空(圖片:pixabay)

從紐約回來時,外星人艾倫讓費萊體驗了一次失重的感覺。費萊從座位上飛出,他感到他的腹部升到胸部,而他的心臟則跑到喉嚨下跳動,幸好這種痛苦的感覺只持續了短短的幾秒鐘就結束,費萊很快恢復了常態。就這樣費萊體驗了一次不同凡響的夜間飛行,30分鐘後又回來了。

正當費萊要起身走出飛碟時,他忽然看到椅背上好像刻著什麼東西,於是他就盯著那些圖畫,想看清楚到底是什麼。他發現那個圖案是他在關於世界各地的古迹和傳說中看到的其中一個標誌:一條蛇纏繞著樹木的圖案。

「在這地方怎麼……」費萊尚未說完,艾倫就講出一連串令他吃驚無比的事:艾倫這批外星人的祖先是地球的原住民,曾經建立了一個強大的帝國,叫作「姆(Mu)」,也叫「雷姆利亞(Lemuria)」,擁有高度的科學技術。當時在亞特蘭提斯大陸上也有另外一個大帝國,這兩個大國剛開始時關係很友好,但隨著時間的消逝,兩國的關係漸漸惡化,兩國的科學發展發生了對抗。當兩國的科技快速發展到超過了現代人類當前的科技水平,超過了一個(道德的)臨界點後,毫無避免的兩個大帝國互相毀滅了對方。其中一些Mu國的生命逃到了飛船上。

大受刺激的費萊跌跌撞撞地出了飛碟,飛碟又無聲息地快速上升,消失在夜空中。

這次神奇的經歷後,費萊感到有一股強大的壓抑感籠罩著他,他覺得生活幾乎失去了意義,過去他一直滿足於自己的專業知識,認為自己能夠從加州來到這裡加入這個火箭發射的人類大工程是多麼的幸運和興奮,但現在他知道自己是多麼的渺小和微不足道,他所掌握的技術是多麼的笨拙和落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聞趣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