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找回美國建國理念 「脫離」民主黨運動引發共鳴 主流媒體不報道 #WalkAway

大約五個月前,美國社會出現了“脫離(民主黨)”(Walk Away)運動浪潮,並且吸引了總統川普(川普)的注意。上個周末,這個運動在華府舉行了為期三天的集會,發表關於找到自我及愛國的聲明,一如往常,主流媒體對於該集會隻字未提。

上周六10月27日,來自全美各地的5,500名群眾了參加“脫離”(Walk Away)集會,他們從約翰·馬歇爾公園(John Marshall Park)冒雨遊行到自由廣場(Freedom Plaza)。在短短15分鐘的遊行路程中,他們再次闡揚了言論自由的重要性。

巧合的是,同一個周末,數百名非洲裔年輕領袖被邀請到白宮與川普總統會面,(主辦會議的組織)“美國轉折點”(Turning Point USA)的通訊主任坎迪斯·歐文斯(Candace Owens)宣布,(發起)非洲裔脫離民主黨(Blexit)(運動)。

華府地區,整個周末的空氣中洋溢著愛國主義的熱潮,群眾高喊“美國”和“脫離”的聲浪到處可聞。

今年5月,在紐約市擔任理髮師兼演員的斯特拉卡(Brandon Straka)(作為脫離運動的創始人),在社交媒體上傳了一段視頻,說明他為何要脫離民主黨。這段視頻引起了網友熱議,也吸引了川普總統的關注。川普27日發推文說,“恭喜斯特拉卡,他展開了非常特別的運動。”

#Walkaway Walkaway from the Democrat Party movement marches today in D.C. Congratulations to Brandon Straka for starting something very special.@foxandfriends

— Donald J. Trump(@realDonaldTrump)2018年10月27日

自從宣布脫離民主黨後,斯特拉卡迅速成為部分媒體的熱門嘉賓。他推出自己的播客(podcast),並且籌集資金展開“脫離”運動。

脫離“身份政治”(identity politics)

“脫離(民主黨)”(Walk Away)運動與其它保守派運動、MAGA運動和反左運動的最大區別是,參加成員都是原本反對川普的自由主義者。現在他(她)們改變了,成為川普的忠實支持者,因為他們不想再受到左派思想的影響。

隨著“脫離”運動的出現,“身份政治”正在“種瓜得瓜”,過去部分政治團體對意見表達和思想自由的無數攻擊,現在正在得到反擊。

“身份政治”是指人群因性別、種族、宗教等的集體共同利益,而展開的政治活動。

“脫離”運動的真正涵義在於,人們想從“身份政治”走出來,擺脫令人窒息的束縛,並且敢於在任何事情上都能以身為美國人為榮。

“我們重拾文明”,斯特拉卡說,“我驕傲地看著美國人,他們長久以來都默不吭聲,現在他們開始找回真相,並且用愛來面對仇恨。”

在遊行隊伍中的部分人士告訴英文大紀元,他們因為偶而反對主流媒體對川普的報導,而“失去了”了朋友甚至是家人。來自田納西州納什維爾(Nashville, Tennessee)的Edie Cornelius喜極而泣地說,她因為加入“脫離”運動而失去了終生最好的朋友,但是“在這裡的人,我覺得都是我的家人,我不再因為我對事物的想法不同而感到孤獨,這是一種解脫。”

“在我看到了斯特拉卡(脫離民主黨)的視頻後,我哭了”,她說,“因為從他身上我看到了自己。”

俄羅斯移民奧爾加(Olga)說,她在搭機前往華府參加“脫離”活動前給兒子發了簡訊,告訴他這件事,“我很擔心可能會因此失去他,但是他回信說:‘媽媽,祝你玩得愉快。’我放心了!”

脫離運動找回美國建國理念

歷史學家兼電影製片人Dinesh D’Souza和妻子一起參加了上個周末的“脫離”活動,他在10月28日的閉幕式發表了講話。他的開場白提到了一個非常有趣的觀點:“我很高興與我的妻子黛比來到這裡,我們都是移民到美國的人,從某種意義上說,移民是最原始的‘脫離’者。”

美國是移民在上個世紀創立的國家,當時來到美國的人,都是為了逃離在母國遇到的各種形式的暴政、鎮壓、貧窮和戰爭,脫離那些令人難以忍受的事物。這正是現在“脫離”運動的縮影:人類對自由永恆且無限的渴望,脫離文字、心靈,以及社會等各種形式強加給人們的鎖鏈。

Prage大學社交媒體經理威特(Will Witt)強調,美國目前對自由的最大威脅來自大型科技公司。“這些大型科技公司對保守派的態度令人厭惡,我們要言論自由!”他說。

非洲裔伯恩斯(Burns)說,“我今天能夠來到這裡感到非常興奮,我要向全世界宣告我們已經厭倦了那些引起爭議的民主黨人。”

主流媒體沉默

在10月27日集會上的發言,斯特拉卡提出了一個重要觀點。他說,CNN、MSNBC、《赫芬頓郵報》、《紐約時報》等主流媒體,雖然都沒有採訪他,但是這並沒有阻止他們對“脫離”運動的報導。

“他們稱我們是在為俄羅斯宣傳,是俄羅斯的機器人、收取費用的演員、向人們做虛假宣傳的虛假群眾。我說這些都是假新聞!”他說。

他的話引起現場群眾的歡呼,這意味著強迫媒體報導人們不認同的觀點,反而搭建了基層運動的平台。

在遊行後的第二天,英文大紀元記者在一家越南餐廳,看到一台​​大屏幕電視正在播放CNN新聞。CNN沒有報導任何有關Walk Away或Blexit運動(非洲裔脫離民主黨運動)的事,即使川普在上個周末其它場合演說中都提到這兩件事。

斯特拉卡說,“我們正在脫離,脫離謊言、仇恨、暴力和蓄意破壞。我們正在遠離諷刺、辱罵、審查、虛假和歪曲的調查、分裂、種族攻擊等。我們正在遠離對美國的攻擊。”

“脫離”遊行的口號簡單且引發共鳴:“我們雖然是孤獨地脫離了,但是現在我們在一起遊行。”(We walked away alone, but now we march together.)這項運動的核心是反對欺凌的運動,這是展現仁慈的運動。

在推特上被二十五萬多粉絲稱為“堅持不懈”的普雷斯勒(Scott Presler)在自由廣場發表演說,他說:“我站在這裡,我現在和你們站在一起,過去我所經歷的所有仇恨,把我變得更強壯了,讓我成為一個充滿愛心、富有同情心的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英文大紀元記者Celia Farber報導/吳英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