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崔士方:公安副部長調任統戰部之謎

中共在新疆用「再教育營」的方式高壓維穩,外界猜測始於2014年。但按維基百科的說法,真正大量修擴建「再教育基地」是在2017年年初。這與筆者觀察到的中共新疆人事異動契合。

圖為中共兩會

今年8月,中共公安部副部長侍俊突然調任中央統戰部副部長,這距離侍俊從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調任公安部,才過去了不到一年半。不僅因為倉促,更是因為這樣的安排罕見先例,引起了時局觀察者的揣測。

公安部是來硬的,統戰部是來軟的,這兩頂性質似乎相反的帽子,如何會被侍俊先後戴上的?現在看,謎底已經近於被揭開——與新疆“再教育營”問題升級有關。

從公安系統這個強力部門調到統戰系統,此前不是沒有先例。2013年,西藏政府副主席兼公安廳廳長李昭調任國家民委副主任、黨組副書記,就是一個很接近的例子。

李昭出身於公安部一局,在國保系統任職長達17年,官至副局長(正局級),2001年調任公安部公共信息網路安全監察局局長,2008年調到西藏任職。

國家民委雖然名義上歸屬國務院序列,是中共國務院組成部門(第一梯隊)中的一個,但它其實歸屬中共黨序列的統戰系統,一般情況下,國家民委主任都兼任中央統戰部副部長。

李昭這樣一個國保頭子調到民委,與中共在對待民族問題歷來軟硬兩手兼用有關。但從李昭的任職背景看,他當時的任命更多是面對西藏方向的,而出身於四川的侍俊,雖然川藏相連,但其突然調職,只怕與新疆關聯更大。

中共十八大之後,中共中央西藏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帽子從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之手轉到了政協主席俞正聲的頭上。這既是江澤民派系盤踞多年的政法系統因周永康被火燒連營而失勢,也是北京治藏政策可能生變的信號。

然而八面玲瓏的俞正聲同時接掌新疆和西藏兩個協調小組,不但未給疆藏兩座小火山泄壓,反而增了壓,顯露出更大的火山將要爆發的徵兆。這種變化,是中共體制之惡使然,俞正聲個人因素的影響倒在其次。

中共在新疆用“再教育營”的方式高壓維穩,外界猜測始於2014年。但按維基百科的說法,真正大量修擴建“再教育基地”是在2017年年初。這與筆者觀察到的中共新疆人事異動契合。

2017年2、3月,新疆當局在南疆的喀什和北疆的烏魯木齊進行了上萬名駐疆武警部隊、公安特警、民兵等參加的所謂“維穩誓師”大會;同時,公安技偵出身的王明山出任新疆公安廳廳長,武警少將霍留軍出任新疆公安廳黨委書記,新疆公安廳出現地方公安廳局罕見的“雙頭”架構。

同年5月,中共統戰部新設九局(新疆局)。

2018年3月,國家民委、國家宗教局在機構改組中併入統戰部,民委主任巴特爾晉身政協副主席,統戰部再次出現“雙副國”架構(參見前文《統戰部再現“雙副國”架構內有機關》)。中共針對新疆的幾隻原本沒那麼緊連的“利爪”,變得高度集中於統戰部。

2018年4月,時年已近60歲的“新疆通”、中共統戰部副部長史大剛改任中央新疆工作協調小組辦公室主任兼全國人大民族委副主任委員,成為中共統戰系統一名“隱形”高層(參見前文《中共統戰部出現“隱形”高層》)。

到了8月,新疆“再教育營”的相關海外報導集中爆發;同月,公安部副部長侍俊調任中央統戰部副部長。這其中的用意,實在是再明白不過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