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李怡:貓和老鼠的「平等」 跪著歌功頌德

中國政治環境創設了讓人心理變態的條件:一、讓你感到恐懼,時刻感到生命受威脅;二、有時給你一點小恩小惠,讓你感激黨;三、封鎖消息,讓你除了黨給你的消息,你沒有任何消息。讓你變成黨要你喜歡的你就喜歡,黨要你仇恨的你就恨;四、使你絕望,感到只有黨才能讓你活命,違背黨你就死路一條。於是人人都跪著歌功頌德。

隨著外游與移民增多,中國人種種低劣品德與醜態也就聞名世界。許多網文慨嘆中國人質素低。但如果看中共官方對游瑞典的三寶和在倫敦鬧場的孔某的支持,就知道這種質素是官民一致的。

1905年,晚清西學先驅嚴復說“中國民品之劣,民智之卑”;1937年,大學問家陳寅恪談中日戰局,指“中國之人,下愚而上詐。”1921年魯迅寫《阿Q正傳》以永遠滿足於精神勝利來形容中國民族性。柏楊在《醜陋的中國人》中盡數中國人的臟、亂、窩裡斗的本性難移。於是有人將中國人的劣根性歸咎於專制文化遺傳的DNA,也有人講中國不能實行民主體制,是因為“有怎樣的人民,就有怎樣的政府”。

我覺得這是倒果為因的說法。沒錯,中國漫長的專制主義政治文化傳統,確實是進入現代法治社會的窒礙。但以我在中共建政前大陸的生活經驗,又認識到民國時期湧現許多學問與人格都超卓的大師,甚至從中共建政之初良好的社會面貌來看,中國人的品德未見太差。現在中國社會的道德淪落,人民普遍對他人的冷漠,以至成為互害的社會,完全是中共的超級極權統治造成的。

極權,已經是“極”了,何以還有“超級極”呢?因為中共的統治是比人類歷史上的極權還要“極”。過去的專制統治,並沒有把權力黑手全面伸到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城市有自營的店家和商販,農村也有地主和富農。但在中共實行社會主義公有制之下,黨操控一切,老百姓長時期連一點點自主空間都沒有,衣食住行全部仰賴黨的權力作分配。打江山的政黨奪取人民所有,當餓死4,000萬人、多數人連糊口都匱乏的時候,政策急轉彎來個救命的“三自一包”,於是億萬農民對執政黨感恩戴德。文革使全國經濟陷崩潰邊緣,這時鄧小平復出,實行改革開放政策,於是黨又變得偉大光榮正確了。這種拿了你所有,又給你小小活命的好處,是最有效的洗腦。

大陸網上有一篇文章〈我們這個民族被人深深地種上了病毒〉,作者說他回老家,與高中同學談到對時局看法,同學質問他:靠著黨發了財,還反黨,你究竟拿了外國人多少錢?他看到農村仍舊貧窮,鄰居肝癌病重,他隨手送了幾百元,但牆上卻高掛偉大領袖的夫妻像。於是,他感到:“我們的人民大多數人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都是心理變態者,正常的人不多”。

中國政治環境創設了讓人心理變態的條件:一、讓你感到恐懼,時刻感到生命受威脅;二、有時給你一點小恩小惠,讓你感激黨;三、封鎖消息,讓你除了黨給你的消息,你沒有任何消息。讓你變成黨要你喜歡的你就喜歡,黨要你仇恨的你就恨;四、使你絕望,感到只有黨才能讓你活命,違背黨你就死路一條。於是人人都跪著歌功頌德。

恐怖主義不僅指一般意義的恐襲,也應指國家的恐怖統治。當千萬中國人對鄧小平說的“不管白貓黑貓,能抓老鼠的就是好貓”額手稱善的時候,他們是否知道:對共產黨來說,百姓永遠只是老鼠?

號稱“所有動物都平等”的一黨專政社會,到頭來不只是“有些動物更平等”,而且是貓和老鼠的“平等”。

林鄭把一向稱呼“主席”改為稱呼“總書記”,如果我們對此無感的話,我們也變成老鼠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