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貝利亞和斯大林親自命令他暗殺托洛茨基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13)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搜捕托派

削弱了住在蘇聯的外國共產黨人的隊伍後,斯大林把注意力轉向居住在國外的異議人士。因此,NKVD獲得了在全球展示其力量的機會。

最引人注目的案例之一是伊格納茲‧雷斯(Ignaz Reiss)的案例。他的真名是內森‧波列茨基(Nathan Poretsky)。作為中歐一名從一戰中起家的猶太革命青年,雷斯是共產國際所急切招募的眾多對象之一。他是一名職業煽動者,在國際地下網路工作,工作效率很高,以至在1928年被授予紅旗勳章。1935年之後,他被NKVD“找回”。NKVD控制了所有國外網路,並讓他負責在德國的間諜活動。莫斯科大審判的首場令雷斯極為震驚,他當時決定與斯大林決裂。由於太諳“家規”(house rules),他極其謹慎地準備改投陣營。1937年7月17日,他給蘇共中央(CPSU Central Committee)發了一封公開信,說明自己的立場,並指名道姓地抨擊斯大林及斯大林主義,稱它是“最惡劣類型機會主義的混合體,無原則、嗜殺、具欺騙性,威脅著要毒害全世界並扼殺本已式微的工人運動”。雷斯還解釋了他轉入托洛茨基陣營一事。這樣做時,他不知不覺地把自己送上了死路。NKVD立即聯繫了其在法國的網路,在瑞士發現了雷斯,在那裡設下埋伏等待他。9月4日夜,他在洛桑(Lausanne)遭兩名法國共產黨人打得滿身彈孔;同時,一名NKVD女特工企圖用一盒毒巧克力殺害他的妻子和孩子。儘管警方在法國和瑞士進行了長時間的搜尋,但凶手及其同謀卻一直沒有被尋獲。托洛茨基立即懷疑法國共產黨的書記之一雅克‧杜克洛。托洛茨基吩咐自己的秘書揚‧范‧海耶諾特(Jan Van Heijenoort)給法國政府首腦發了以下電報:“致法國政府首腦肖當(Chautemps)/關於伊格納茲‧雷斯遇刺事件/我的文件被盜,還有其它多起犯罪/建議至少訊問一下下議院副議長、前格別烏特工雅克‧杜克洛。”

杜克洛自1936年以來一直擔任下議院副議長。這封電報之後,未採取任何行動來進行追蹤調查。

雷斯遇刺備受矚目,但它是一場更廣泛的儘可能肅清托派運動的一部分。托派成員同其他所有在清洗中喪生的人一起在蘇聯被屠殺,並不令人吃驚。較令人吃驚的是,特務部門為在海外消滅對手而不惜採取的手段,以及在那麼多國家湧現的各種托派組織。所使用的主要手段是耐心、隱秘地滲透所有這類組織。

1937年7月,托洛茨基主義反對派(the Trotskyite Opposition)國際秘書處領導人魯道夫.克里門特(Rudolf Klement)失蹤。8月26日,一具無頭無腿的屍體從塞納河(the Seine)中被撈出,很快被確定為克里門特的屍體。托洛茨基自己的兒子列夫.謝多夫(Lev Sedov)在醫療手術後不久即死在巴黎。但他的死因可疑,讓其家人相信,這是蘇聯特務機關策劃的一起暗殺,儘管帕維爾‧蘇多普拉托夫(Pavel Sudoplatov,譯者註:1907年—1996年,克格勃高官)的回憶錄中否認這一點。但毋庸置疑的是,列夫‧謝多夫正受到NKVD的密切監視。事實上,他的一個密友馬克‧扎伯洛斯基(Mark Zborowski)就是一名滲透托洛茨基運動的特工。

然而,蘇多普拉托夫確實承認,1939年3月,貝利亞和斯大林親自命令他暗殺托洛茨基。斯大林告訴他:“今年,我們必須幹掉托洛茨基,在將來臨的不可避免的戰爭爆發之前。”他補充說,“你為此將只對貝利亞負責,不對別人負責。你要全面負責這項任務。”搜捕啟動了。繼巴黎、布魯塞爾和美國之後,在墨西哥發現了這位第四國際的領導人。在墨西哥共產黨的幫助下,蘇多普拉托夫的手下於5月24日首次企圖謀殺托洛茨基,但他奇蹟般地逃脫了。拉蒙.麥卡德(Ramón Mercader)以假名滲透,最終為蘇多普拉托夫提供了除掉托洛茨基的手段。麥卡德贏得了托洛茨基團隊一名女性成員的信任,並設法與他取得聯繫。托洛茨基相當謹慎地同意會見麥卡德,以審閱一篇據稱是他為托洛茨基辯護所寫的文章。然後,麥卡德用一把冰鎬刺入托洛茨基的頭部。托洛茨基受傷後大聲呼救。他的妻子和保鏢向麥卡德撲去。托洛茨基次日便死去。

各共產黨、共產國際各部門與NKVD之間的關聯,受到托洛茨基的譴責。他非常清楚,共產國際是由格別烏和NKVD主導的。1940年5月27日,即首次謀殺企圖破產的三天後,他在致墨西哥總檢察長的一封信中寫道,“格別烏組織的傳統和手段到現在已在蘇聯境外根深蒂固。格別烏需要為其活動取得合法或半合法的掩護,需要有利於招募新特工的環境,並在所謂的共產黨內部找到必要的環境和條件。”他最後的文稿涉及5月24日的暗殺企圖,他在其中詳細談論了這次險些奪去他性命的事件。在他看來,GPU(從與之相關的日子起,托洛茨基總是使用1922年的那個縮寫)是“斯大林行使權力的主要武器”,是“蘇聯極權主義的工具”,“奴役和犬儒主義的精神”從那裡“已傳遍整個共產國際,並徹底毒化了工人運動”。他頗為詳細地描述了這是如何影響事態的:“作為組織而言,格別烏與共產國際並不盡相同,但它們之間卻不可分割地聯繫在一起。一個從屬於另一個。不是共產國際向格別烏下達命令,而是完全相反:格別烏完全主宰著共產國際。”

這一分析,由大量實例所支持,是托洛茨基雙重經歷的結果:一方面作為這個新生蘇維埃國家的領導人之一,另一方面也作為一個躲避NKVD殺手追捕的人。這些殺手在世界各地跟蹤他,其名字現已確定無疑。他們是1936年12月由尼古拉.葉若夫成立的特別任務部門(Special Tasks Department)的歷任主管:謝爾蓋.斯皮格爾格拉斯(Sergei Spiegelglass)(暗殺失敗)、帕維爾.蘇多普拉托夫(死於1996年)和納姆.愛廷貢(Naum Eitingon)(死於1981年)。由於有許多幫凶,他們最終得逞了。

由於現場進行的連續調查以及後來由朱利安‧戈爾金(Julian Gorkin)進行的調查,1940年8月20日托洛茨基在墨西哥遭暗殺的大部分細節,現在已為人所知。無論如何,那個下達謀殺令的人從來都是毋庸置疑的;直接責任人也是人所共知的。這一切後來都被帕維爾.蘇多普拉托夫所證實。傑米.拉蒙.麥卡德.德.里奧(Jaime Ramón Mercader del Rio)是共產黨人卡里達德.麥卡德(Caridad Mercader)的兒子。她為蘇聯特務機關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並成為納姆.愛廷貢的情婦。麥卡德曾以雅克‧莫納德(Jacques Mornard)這個名字接近托洛茨基。實際上,雅克.莫納德確實存在,於1967年在比利時去世。莫納德曾在西班牙打過仗。他的護照很可能被蘇聯特務部門借用了。麥卡德還以另一個假護照用了雅克松(Jacson)這個名字。該護照屬於一名加拿大人。他在國際縱隊里打仗,死在了前線。1978年,拉蒙‧麥卡德死於哈瓦那。菲德爾‧卡斯特羅在那裡曾邀請他擔任內政部顧問。麥卡德因其罪行被授予列寧勳章,並被悄悄埋葬在莫斯科。#(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