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澤東「開後門」讓女友上大學

據毛後來向唐聞生、王海容解釋:「走後門的人……我也是一個,我送幾個女孩子到北大上學,我沒有辦法……現在送她們去上大學,我送去的,也是走後門,我也有資產階級法權,我送去,小謝不能不收,這些人不是壞人。」

文化革命十年間,幾乎一切娛樂活動都是“四舊”被禁止,老百姓絕對想不到外面在轟轟烈烈革“舊文化”的命,中南海卻還在每星期舉辦兩次舞會,跳交際舞,搞“四舊”!

毛澤東又搬到了人民大會堂的118廳。人民大會堂的北京廳改成了毛專用的“118會議室”,裡面的裝潢、傢具、吊燈遠勝於克里姆林宮的規模。名曰“會議室”,其實是毛與大會堂的女服務員秘戲的“行宮”。到了人民大會堂,毛澤東做“和尚”的幾天日子結束了,據李志綏說“各個廳,如福建廳、江西廳等的女服務員,輪流來陪他。因此,外面的文化大革命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毛依然故我,過著帝王般優哉游哉的生活。”直到1972年,毛因林彪事件氣得中風後行走不便,這舞廳才停止使用。若以裝修“118”和春藕齋的所費去換糧食,足以挽救幾萬條農民的生命。李志綏的書中有一段:1969年5月毛又出巡,一路到武漢、杭州和南昌。所到之處的招待所的服務員全部換上穿軍裝的女孩,浙江省文工團的兩位女孩成了毛的“密友”,她倆甚至把自己的妹妹分別從溫州、紹興調來,充任毛的服務員。李志綏感嘆道:“黨的教條越道德化,毛的私生活越是‘資本主義化’。毛坐火車周遊全國,會導致所有相關線路的列車停駛,這造成的損失比為他專門配一架空軍一號來的大”。

5年後,這批人該置換了。毛澤東將她們送到了北京大學。當時“小謝”同時掌管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權大得很。那幾個毛澤東的“女友”就變成了北大歷史系的“工農兵學員”。

1974年1月24日、25日,江青和遲群、謝靜宜等人連續召開了軍隊和國務院系統的“批林批孔”大會。會上江青公開點名葉劍英“開後門”送子女參軍上大學的問題。之後,江青、張春橋等人又在《人民日報》和地方報刊上登出一系列高校清查“開後門”學員的文章,比較有名的有南京大學政治系工農兵學員鍾志民的“一份申請退學報告”等。當時江青等人抓住這一問題,向確實有腐敗問題的葉劍英等人開刀,既能贏得民心,又可在軍內擴充勢力,甚至可能在毛的支持下對軍隊大權重新洗牌。面對這樣的壓力,葉劍英在1月30日向毛澤東寫了關於自己的“嚴重錯誤”的“檢討”。但在“走後門”問題上,毛澤東卻出面幫葉劍英的忙。毛在2月15日給葉的複信中說:“劍英同志:此事甚大,從支部到北京牽涉幾百萬人。開後門的也有好人,從前門來的也有壞人,現在,形而上學猖獗,片面性。批林批孔,又夾著(批)‘走後門’,有可能沖淡批林批孔。小謝、遲群講話有缺點,不宜下發,我的意見如此。”毛的說法顯然又是強詞奪理,故意曲解。江青、遲群所批判的是“走後門”這種方式,並沒有給“前門”或“後門”進來的人定性。毛澤東的這段“最高指示”後來成了“開後門”之風的護身符,對全國性的黨風腐敗起了極壞的推波助瀾的作用。

毛澤東為什麼要這麼說呢?據毛後來向唐聞生、王海容解釋:“走後門的人……我也是一個,我送幾個女孩子到北大上學,我沒有辦法……現在送她們去上大學,我送去的,也是走後門,我也有資產階級法權,我送去,小謝不能不收,這些人不是壞人。”

顯然,這些人是毛的“女友”。毛之所以說,“我沒有辦法”,不得不“開後門”送她們上大學,顯然是因為與這些“女友”之間有約定的“權色交易”。據當年北大歷史系的范達人回憶:“1973年,北大歷史系來了3位女學員,他們的年齡大約在27、8歲,3人無單位推薦,不知從何處來,有人試圖打聽她們的底細,3人都守口如瓶,不透自己的身世。班主任甚為惱火,揚言一定要將他們的情況弄清楚,否則就不准她們在系裡學習,校黨委知道以後,派人找班主任談話,做了一番勸說。”後來這些女孩子告訴范達人說,她們原來是浙江省文工團的樂器演奏員,是“毛澤東同意,通過謝靜宜安排到北大歷史系學習。”據范回憶,這類和毛直接有關的神秘女學員,北大還有好幾個。另據中共資深幹部沈容回憶,毛還通過周恩來安排他的“女友”“開後門”到北京外語學院讀書。

顯然,毛自己因為有“權色交易”,帶頭“開後門”送了為數不少的“女友”上大學,所以他無法抓“元老派”“開後門”的把柄、藉此整倒他們。像當年為“女友”任憑林彪排擠聽命於毛的肖華、楊成武一樣,這一次是為“女友”而“放”葉劍英“一馬”。當然,在這件事上退讓,並不意味著他就不想打擊葉劍英。兩年後,他還是用不合程序的中央文件,宣布葉劍英“生病”,“由陳錫聯同志負責主持中央軍委的工作”。然而,這時候才剝奪葉劍英的軍權,為時已晚。葉已經贏得了在軍內苦心經營兩年的時間,他“病退”前形成的盤根錯節的勢力,資歷尚淺的陳錫聯根本無法壓制或者忽視。毛死後不久,他生前竭盡全力扶持的“文革”派就栽在葉劍英勢力的手裡。毛若再世,當悔之莫及。

1973年,在毛澤東接見非洲某國元首期間,中央新聞電影製片的攝影師,沒有按規定而提前來到毛澤東的書房架設燈光器材,卻發現毛澤東正摟著一位身上一絲不掛的美女在玩樂,攝影師大驚失色,美女亦大驚離開了毛澤東,躲到了屏風後面。那一夜,毛澤東在這邊跟非洲來的元首交談,屏風後面的裸體美女一直不敢動彈,假如房間暖氣突然出了故障,或美女定力不夠,美女稍一激動,屏風一倒,那真是舉世聞名了。

1990年京夫子出版的《毛澤東和他的女人們》一書統計,跟毛有超越“同志關係”的女人,“實在多於過江之鯽”。與毛關係密切的謝靜宜在文革中很風光,在“十大”當上了中央委員,同時掌管北大和清華,還兼任北京市委書記。毛通過“小謝”把一些被玩過的年輕女孩送進了北大和清華。謝說起毛來,仍兩眼放光,一往情深。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著名學者余英時教授總結毛時,使用了“在榻上亂天下”的比喻。此語有兩重意思,其一指毛喜歡在床上辦公的怪癖;其二指毛“視女人為工具”,表現了他的冷酷而放縱的一面。

一個毛澤東的男衛士和一個毛澤東的女護士結婚了。新婚之夜,男衛士發現女護士那裡已經不是處女地,提出了疑問。女護士驕傲地回答:“這是毛澤東戰鬥過的地方!”男衛士聞言立即翻身下床,舉手敬禮,並且莊重發言:“向毛澤東戰鬥過的地方致敬!我能夠在毛澤東戰鬥過的地方繼續戰鬥真是無限光榮!我要沿著毛澤東開創的道路奮勇前進!”

晚年時,已是80高齡的毛澤東的視力大大下降,中央辦公廳從部隊文工團物色了一個擅長朗誦的女演員來替他讀詩詞、讀小說。那女演員身上幾乎沒穿什麼,任由偉大領袖摟在懷裡玩弄著,一邊朗讀著兩報一刊(即《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紅旗》雜誌,文革期間常常聯合發表社論,傳達毛澤東及中央文革的指示)的重要文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