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崔士方:新疆「再教育營」有兩大「鼻祖」(圖)

中共對新疆採取極端監控,新疆被指成為一個露天監獄。圖為烏魯木齊火車站前的大量特警。

新疆“再教育營”迫害人權手段惡劣,引發國際社會公憤。但很多人沒有細想,這麼一個關押百萬穆斯林之多的龐然大物,究竟緣起於何處。

追根朔源,“再教育營”有兩大主要“鼻祖”——中共勞教所和“法制學習班”。

新疆“再教育營”有三大特點,分別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洗腦、強迫勞動。其中,前兩項是關鍵。因為興建眾多“再教育營”令地方財政大出血,當局以職業技能培訓名義開展的強迫勞動,實質是“以營養營”的招法。

中共的勞教所雖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強迫勞動,洗腦的功能卻比較弱。針對上訪民眾的“法制學習班”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但通常不強迫勞動,也不洗腦。

那麼,同時具備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和洗腦兩大關鍵特徵的情形發生過嗎?發生過,就在1999年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之後。

中共的勞動教養所“歷史久遠”,雖有教養之名,卻往往只有奴工之實,勞教所內的定期“集體學習”都僅徒具形式。但是這種情況在1999年後出現了變化,眾多勞教所出現了集中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專管大隊”。

“專管大隊”的首要功用就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高壓洗腦,後來更普遍出現以酷刑“輔助轉變思想”。在“專管大隊”,衡量業績用的是“轉化率”(“承諾”不再煉法輪功的人數比例)。而在其他大隊,產值才是“硬道理”。

“法制學習班”,又有“政府學習班”、“訓戒中心”、“法制教育基地”、“信訪群眾法制教育學習班”等不同的叫法,俗稱“黑監獄”,在1990年代初就已經出現。但其井噴式發展出現在2000到2010年間,即鎮壓法輪功之後。也就是說,當前普遍被用來對付訪民的“法制學習班”,其實是因中共對付法輪功而“壯大”起來的。

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法制學習班”與針對上訪民眾的“法制學習班”有很大不同,前者的洗腦功用是“重中之重”。

其中,單個“法制學習班”造成最大國際影響的,是2014年3月“建三江事件”中的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農場“法制教育基地”。當時維權律師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四人為解救被關押在此處的法輪功學員,甚至一度被當局拘留、遭遇酷刑。

“建三江事件”之後,中共在設立“法制學習班”上有所收斂。但按下葫蘆又浮起了瓢,遠在西北深處的新疆“再教育營”也在此時開始冒頭,直到2017年初才真正大量修擴建。

從上述緣起軌跡看,中共對付新疆穆斯林的“再教育營”手段,其實就是對付法輪功學員手段的翻版。

當初中共掀起迫害法輪功滔天惡浪時,很多人覺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即使知道這種政治運動式的恐怖鎮壓很有問題,但也不願為此站出來說句公道話。但是邪惡卻是在縱容中才日漸長大的。

中共在迫害法輪功時使用的所有邪惡手段,因為沒有得到有效遏止,其邊界逐漸擴張,先是“移植”到上訪民眾身上,繼而“淹沒”了維權律師,現在就成為了籠罩在新疆穆斯林頭上的、揮之不去的巨大陰影。

對邪惡的漠視,最終讓毫末之種子肆意長成參天黑樹,我們從中應該吸取的教訓可以說是相當慘痛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