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王陶陶:強大的默克爾為何走向毀滅?

 

昨天,德國基民盟主席、德國總理默克爾一改試圖參加選舉的前言,宣布將不再尋求擔任黨主席的職位。這是繼本月德國執政聯盟在巴伐利亞州選舉失利和黑森州選舉失利之後,默克爾作出的最新決定,此乃其政治地位迅速衰敗的明證。

曾經深得人心的默克爾為何會走到這般田地?

是她的德行不足嗎?我深信,在世界範圍內,很少有人會對默克爾的廉潔、仁慈產生懷疑;是她的成就不足嗎?事實上,在今天的西方,德國經濟一枝獨秀,而德國的國家地位也在默克爾時期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是她的資源不足嗎?要知道,默克爾可是當今德國的政治巨人,幾乎不可能有人更有聲望和實力。

正是因為默克爾具有如此美好的名聲、豐碩的成就和強悍的資源,以至於當她於今年年初組閣成功後,幾乎沒有什麼人懷疑過她將成功,幾乎沒有人會認為她將失敗——他們都忽略了默克爾不破法體不可調和的矛盾之處:

1、這是一個因難民問題而逐漸分裂的國家;

2015年9月,當默克爾宣布無限制地吸納中東難民入境的時候,就意味著難民問題將成為分裂德國社會的痼疾。數百萬沒有未來的難民貿然進入人口只有8000萬的富足德國,必然會引發巨大的社會問題,這一方面使得相當多的德國普通民眾急切要求遣返難民,加劇德國排外傾向和極右翼風潮,另一方面,極右翼的興起,有足以引發左翼支持者的激化,而排外風潮加劇的身份政治,更使得人數不可小覷的德國少數族裔更加支持難民政策。

即,難民大規模入境,使得德國社會在難民問題上陷入了涇渭分明的分裂,幾乎不存在模糊空間。在一部分民眾越來越激切地試圖遣返驅逐難民時,另一部分民眾則要求政府作出更寬鬆的難民接納舉措。

2、這是一個只能在難民問題上奉行模糊政策的政府;

遺憾的是,在分裂的、要求在難民問題上採取明確舉措的德國面前,默克爾政府卻只是一個左右政黨相互妥協的政府,這決定了默克爾政府只能採取模糊政策,這加劇了執政聯盟各黨在自身支持者中不斷失去認可。

默克爾基民盟的姐妹黨基社盟是一個以巴伐利亞為根基的老牌右派政黨,由於德國右派民眾越來越反感默克爾政府的難民政策,而基社盟恰恰屬於默克爾政府的一員,必須承擔默克爾難民政策的負面政治效果,這就使得基社盟在巴伐利亞的支持率急劇下跌。在這種情況下,除非默克爾政府改弦易轍,採取驅逐限制難民的政策,否則基社盟的衰竭是可以預見的。

然而,默克爾政府的另一個組成政黨社民黨,則屬於左翼政黨,其支持者大多數不但不反對難民入境,反而要求默克爾政府採取更加激進寬鬆的難民接納政策。一旦默克爾政府被迫對難民問題採取限制政策,那麼作為政府成員的社民黨將會失去支持者的信任。

今年七月份德國基社盟領袖、內政部長澤霍費爾因難民強姦案而威脅辭職,引發默克爾政府危機,當默克爾被迫妥協後,採取了對難民的一些限制性政策,這又反過來使得德國社民黨失去了很多支持者。此事即顯示了默克爾政府的困境,難民問題引發的德國分裂現實迫使默克爾採取明確的政策,但默克爾政府的屬性迫使其只能居中調和,從而使得德國執政聯盟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黨分別在左右兩翼中失去支持者而日漸衰竭。

在此次巴伐利亞和黑森大選中,基民盟和基社盟都失去了幾乎三分之一的選票,而社民黨的選票更是腰斬。選舉表明,這些執政黨的執政本身已經成為其維持政治利益的阻礙,形勢將迫使這些政黨退出執政聯盟——這就是默克爾政府的真正問題所在,這個問題是默克爾不可克服的。

因此,一個真正理解政治的人,當他看到默克爾下令百萬難民入境的時候,就會意識到,對於歐洲政治世界來說,不可饒恕的錯誤已經犯下,千載難逢的政治變局即將到來,就像塔列朗看到查理十世試圖恢復絕對君權,便開始知曉波旁王朝將走向毀滅一樣。

這不是實力和道德決定的,而是政治的邏輯決定的,儘管這個邏輯不為人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觀風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