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大陸高中輟學女獲得英國企業家簽證(上 下)

「從派出所拿到僅剩我一人名的戶口本後,我在街上漫無目的轉了好久,這個家就剩我一人了,當時覺得好像整個世界就剩下我一個人了,從那時起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感到迷茫和絕望無助。」在英國諾丁漢的唐媛女士每當回憶起這段往事,仍會表情黯然。

大陸高中輟學女獲得英國企業家簽證(上)

在英國諾丁漢求學的唐媛女士。(唐媛提供)“從派出所拿到僅剩我一人名的戶口本後,我在街上漫無目的轉了好久,這個家就剩我一人了,當時覺得好像整個世界就剩下我一個人了,從那時起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感到迷茫和絕望無助。”在英國諾丁漢的唐媛女士每當回憶起這段往事,仍會表情黯然。

下面是她講述的自己的故事。

我小時候,爸爸修煉了法輪功,但是到了99年,一切都變了。中共開始打壓迫害法輪功,父親是當地協調人,又參加過4.25中南海上訪,也是與朱鎔基及其他官員見面的一員,他之後受到了殘酷的迫害,被非法勞教4年。當我再見到父親時,他已經不能走路了。

我為了保護父親,也處處維護著法輪功。99年的時候我是一名住校學生,每晚與老師同學一起看《新聞聯播》,那時候電視里播放的全部是負面詆毀法輪功的內容,同學老師們議論紛紛。

我以前是一個逃課打架鬥毆的壞孩子,一聽同學們的討論我急了,當時立刻拍桌子瞪眼睛來吼,誰要說法輪功不好,我就跟誰急!同學們沉默了。

我的本意是維護父親,但父親跟我說,在那種環境下,你沒有懼怕,反而挺身而出為大法說公道話,就已經做出了選擇。

因為父親連續被抓,再加上我個性淘氣不聽話,母親對這個家感到失望,便離開了我們。當時我覺得我的生活一下跌到了谷底。

由於母親離開,父親經常被綁架,我心裡特別沒安全感,充滿難過、孤獨和自責。所以為了讓父親開心,我也開始修煉法輪功,但是那時候並不太懂得修煉的意義。

我把法輪功的書包上書皮,等學生老師走了,獨自在教室或宿舍學法;熄燈後等同學睡了,我就打坐煉功。因為修煉,我感覺自己的心靜如止水,非常舒服,也很踏實。

隨之而來的是,我學習及整個環境奇蹟般地轉變,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裡,我便從一個淘氣打架、學習成績全年級倒數的差學生,變成了幾科成績全年級第一的好學生,這種轉變讓老師同學都感到不可思議。

我當時想,在畢業典禮那天,如果我有機會面對全校師生分享自己的轉變,我將站在台上大聲高呼:是法輪大法拯救了我!

不久,父親再次被抓去勞動教養後,他的名字被從家中的戶口本上註銷,母親因為改嫁也從戶口本上轉走了,當我從派出所拿到僅剩我一人名的戶口本時,在街上漫無目的轉了好久,這個家就剩我一人了,當時我的感受好像這個天地之間也只有我一個人……

為了掙錢養活自己,我不得不在高中讀到一半時就輟學了,我鼓勵自己說:“我要掙好多好多錢,讓母親後悔離開我們,學業上我也不能落下,要堅持自學自考。”

艱難的現實讓我疲於奔命,漸漸地,我學法煉功越來越少,後來就漸漸放棄了。但當我心裡感到特別難過或無助時,就摸摸大法書,回憶當時與父親一起修煉時的快樂時光。

2014年父親出獄了,我特別高興,但遺憾的是父親因為長年遭受酷刑,剛回家的時候不能走路,骨瘦如柴,精神恍惚,甚至連我也不認識了,嚇得我很快就搬出了我最後唯一的家。父親的慘狀讓我感覺更絕望迷茫了,一下子什麼精神寄託都沒有了,我無比彷徨。

後來我結婚了,婆婆也是一位法輪大法弟子,自從認識了婆婆,我又從新修煉了。後來我發現,婆婆和父親雖然都是大法弟子,但是遇到問題時的看法不同。這也給我帶來了很多深思,什麼是修煉?為什麼要修煉?該怎麼修煉?

2013年距離我出國還有一個月時,父親整整1月失蹤,我來到海口家中找人,一開門一股惡臭襲來,發現桌上和冰箱里的食物已經腐爛化成了泥,我到處打聽父親的情況但無人知曉。後來才知道,父親再次被非法綁架到海口政法委辦的轉化洗腦班。

幾天後,海口市610辦公室就打電話給我約我面談。我的心中掙扎萬分,我腦海里一會浮現出坐牢和殘酷迫害,一會浮現出出國後的美好未來,到底是去還是不去呢?

我如期去了海口市610辦公室,出門前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我去610辦公室的事情,還叮囑先生,如果我出不來如何做營救工作。

面對著610辦公室主任和幾個警察,我講了父親如何在法輪功中受益等。他們說我給海外明慧網傳消息等,我暗想他們高估我了,慚愧的是我都沒跨網軟體,根本看不了明慧網文章。

在跟他們在言語的鬥智斗勇中,從始至終我都沒跟著他們的話題走,也更不承認他們所說的話。隨後我們開始爭執起來。那個主任威脅道,如果你不承認,你也別回去了!

這時朋友給我的手機打電話,我告訴那個主任:“我來之前就在媒體上公布了信息,所以朋友今天都在關注我。”沒想到,那個辦公室主任忽然話鋒一轉說,其實我就是想叫你過來聊聊,然後就叫來一位女警察把我帶出了辦公室,她一路上都對我“好言安慰”。

大陸高中輟學女獲得英國企業家簽證(下)

在英國諾丁漢求學的唐媛女士。(唐媛提供)“從派出所拿到僅剩我一人名的戶口本後,我在街上漫無目的轉了好久,這個家就剩我一人了,當時覺得好像整個世界就剩下我一個人了,從那時起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感到迷茫和絕望無助。”在英國諾丁漢的唐媛女士每當回憶起這段往事,仍會表情黯然。下面是她講述的自己的故事。

2013年,我來到了英國城市諾丁漢求學,因為學習壓力大,再加上怕吃苦、懶惰、自控力差等,我很少學法煉功,基本天天沉溺於混日子中。

2016年5月底,我在臨近畢業前遇到了在英國的法輪功學員。那天我正走在交畢業論文的路上,穿過廣場時,我看到了一個攤位,祥和的氣氛和音樂讓我止步不前,原來這是一個法輪功大法真相資料點。這時一位法輪功學員給我遞上一份法輪功真相資料,我說,我也煉法輪功。

當時因為要趕火車,我急匆匆地向他們要了聯繫方式。臨走時,一位年輕的男士Li轉頭跟我說“現在是回來的時候了。”聽完這句話,我一路哽咽,心情很複雜,有種慚愧又有種感恩的感受,想到以後一定要好好修煉。

快畢業的時候,我申請了英國的畢業生企業家簽證,但是申請被拒,我的心情十分低落。

英國推出的畢業生企業家簽證(Tier1 Graduate Entrepreneur),是為了鼓勵那些優秀海內外畢業生在英創業。畢業生企業家簽證審核極其嚴格,全英每年只有大約1千個名額,分發到每個大學也就僅剩屈指可數的幾個名額。

這種畢業生企業家簽證是為了支持國際學生,如他們有出奇的商業計劃或是天才般的創新成果,這樣的畢業生就留在英國創業,而這兩者我覺得自己都沒有。

因為每個學校每年名額有限,競爭也極其激烈,所以面試官基本以否定項目的態度做為審核標準。當時收到拒絕信後,我特彆氣餒,知道還有2個月就要回國了,也知道應該繼續爭取申請的機會,可就是提不起勁兒來,總是消極地想,反正申請了也通不過,所以每次拿起筆來就放下,根本沒有動力。

但是那天在諾丁漢的廣場上碰到同修後,我當時想以後要好好修煉,儘可能在英國這個自由國度,多揭露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受迫害的事實,因此我把手頭上的事情都放下,到處參加活動,加緊修煉,沒想到奇蹟又一次發生了。

當時正是畢業季,身邊同學畢業後有的回家,有的出國旅遊,只有我留在了諾丁漢,當時我一邊抓緊時間參加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活動,一邊等待第二次機會申請畢業生企業家簽證。

我得知,被選中畢業生企業家簽證的學生有一個為期3天的培訓,所以我就問老師,是否可以參加培訓?老師同意了。

這次培訓是最後一次機會,之前只是初選,這次正規的培訓後,每人還要再寫一份正規的商業計劃書參加最終選拔,而我連初選都沒過。最後一天培訓結束後,我問老師還有機會申請嗎?老師說你需要重新寫一份申請書,再加上這次的商業計劃書,在下星期前一併交給我。

要知道,在5~6天的時間要想出一個商業新點子,還要完善這個計劃,並寫出可行性的商業方案,會是個很大的挑戰。但我很鎮定,也沒覺得有壓力,心態特別平靜。

這次我寫得很順利,比以往寫得都快,如期地交上所有材料。

第二天奇蹟出現了,學校通知我考核通過,我拿到了畢業生企業家簽證的名額!身邊朋友都為我高興,說我真厲害!其實我覺得這是自己修煉之後得到的智慧。要知道我是高中輟學的基礎,一路過關斬將考雅思,一年內順利拿到英國學士學位,在千人的名額競爭中獲勝,一定是冥冥中有神的眷顧。

唐媛女士參加英國的法輪功活動。(唐媛提供)

今年夏天,我有幸參加美國法會,並且見到了我的師父,覺得自己真是太幸運了!因為我知道很多大陸的法輪功學員特別想見師父,但是苦於沒有機會。

這次看到那麼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聚齊在華盛頓,3天的活動,包括遊行、燭光守夜,我參與其中,感覺自己就像做夢一樣,再回想起十多年在國內修煉環境的艱苦、困惑、迷茫、孤獨等等,我思緒萬千。

以前我非常不願意告訴別人我的故事,因為不想觸及心底的痛,這種回憶就好像在揭開傷疤一樣。在英國的兩年修煉環境中,我成長了很多,也變得更加堅強。

我明白了,自己為什麼要修煉,為什麼從小到大命運坎坷,磕磕絆絆,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在法輪功的教導中按照“真、善、忍”來生活、做人,已經融入了我的血液,我已經別無選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