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金庸受名門民國教育熏陶 晚年變節與中共合作挨批 早年批評暗諷中共是邪教

10月30日,94歲的著名武俠小說家金庸在香港去世。金庸受到家庭名門望族的熏陶和民國傳統文化教育,也由於中國人嚮往狹義故事,金庸寫的武俠小說受到了廣大讀者的喜愛。金庸的父親慘遭中共殺害,但金庸在自傳中表示他沒有仇恨。金庸早年小說暗諷中共是邪教,曾多次批評中共,希望看見中共垮台。但在鄧小平的所謂改革開放後,受鄧小平延攬,擔任中國大陸學院院長,並出任中共國家作協名譽副主席至去世。金庸因出台否決香港普選方案,港人激憤抗議。六四大屠殺10年後,金庸還讚揚中共的社會主義,引發爭議。

金庸出身書香門第;作品讀者超3億

金庸,原名查良鏞,於1924年3月10日出生,是浙江海寧人,其家為時代書香門第,名門望族,家族中名人輩出。金庸1940年代後期移居香港,在左派《大公報》香港分社工作。

金庸曾給自己14部中、長篇小說寫過一副對聯:“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橫批“越女劍”,分別為《飛狐外傳》《雪山飛狐》《連城訣》《天龍八部》《射鵰英雄傳》《白馬嘯西風》《鹿鼎記》《笑傲江湖》《書劍恩仇錄》《神鵰俠侶》《俠客行》《倚天屠龍記》《碧血劍》《鴛鴦刀》的第一個字,而橫批則為書名《越女劍》,在金庸迷中廣為流傳。

據不完全統計,金庸有超過3億讀者,不過陸媒報導稱,金庸生前曾後悔當初選擇寫小說而不是搞學術研究。他說,〝寫小說,娛樂的是別人,對自己卻沒有什麼好處。〞

1959年金庸和太太朱玫創辦了《明報》,1989年宣布辭去《明報》社長一職,1993年宣布辭任董事局主席,同年將《明報》集團售予于品海。

于品海為中資代表,是中共大外宣媒體《多維網》和《香港01》的老闆。

1972年,金庸在《明報》宣布封筆後,慢慢地涉入政治。1973年春,金庸應中華民國政府邀請前往台灣,並與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會面。

金庸父親慘遭殺害;他表示不痛恨

金庸父親查樞卿,在中共篡政初期的〝鎮反〞運動中慘遭殺害。中共1949年10月建政,1950年初就發動了“鎮反”運動。當年,中共將查良鏞的父親查樞卿作為大地主進行批鬥,並將其批鬥後槍決。

除兩間老屋外,查樞卿的全部家產被沒收。查良鏞的繼母為了撫養幾個子女,想要賣掉老屋維持生計,但被中共扣上“地主婆要反攻倒算”的帽子,並遭到公審和鬥爭,被毒打三天三夜。

查良鏞當時因為身在香港而逃過這次劫難。

1981年7月,時任中共最高領導人的鄧小平接見金庸。期間鄧小平主動提及查樞卿被處決之事,向金庸道歉。金庸點頭說:〝人入黃泉不能復生,算了吧!〞

2000年年初,金庸在其自傳體散文《月雲》中寫道:"從山東來的軍隊打進了宜官的家鄉,宜官的爸爸被判定是地主,欺壓農民,處了死刑。宜官在香港哭了三天三晚,傷心了大半年,但他沒有痛恨殺了他爸爸的軍隊。因為全中國處死的地主有上千上萬,這是天翻地覆的大變。

王五四評論員文章稱,"創造了無數大俠形象的人,在強大的力量面前,依然真實的像個歷史洪流中的小人物,自欺而懦弱。”

金庸六四大屠殺10年後讚揚中共的社會主義,引發爭議

以金庸為筆名的武俠小說泰斗查良鏞,30日離世。(中央社)

成名的查良鏞成為中共統戰、拉攏的一個重點對象。1995年,查良鏞擔任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委員;

1999年3月,查良鏞又被大陸浙江大學聘為教授,併兼任浙大人文學院院長。

1999年10月,在浙大舉行“新聞業機制改革與管理會議”時,查良鏞發表了《兩種社會中的新聞工作》的演講,批評美國的資本主義,讚揚中共的社會主義,引發爭議。

查良鏞的演講當時受到不少批評與非議。香港《蘋果日報》、《爭鳴》雜誌等紛紛批評查良鏞的言論,認為他給中共唱讚歌“昏庸”,他是“給專制者按摩的弄臣”等等。

現居美國的中國學者何清漣表示,中國改革開放之後的變化,對步入6旬的金庸他很有吸引力,所作所為多為時人詬病。在浙江大學擔任文學院院長被體制內人不接受,憤而去英攻博,算陷入心障。以他之鼎盛文名,完全可一笑置之。

2009年金庸擔任中共作協第七屆全國委員會名譽副主席,至其去世。

此前的1988年,查良鏞作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和查濟民委員,提出“政制協調方案”,即選舉團選舉香港行政長官並且限制立法會直選議席數目,建議到第三任行政長官任內,才舉行一次全民投票,決定第四任特首、第五屆立法會是否普選產生。

查良鏞的這個“雙查方案”,被批評者認為阻礙了香港的民主發展,“出賣了香港的民主”。

香港人Brian Yuen在推特上評論說:“在香港人眼裡,查良鏞是著名武俠小說大師,也是出賣香港人利益的政客。當年加入港方基本法諮詢委員會,依中方提議,與查濟民提出「雙查方桉」扼殺香港全面直選民主選舉。當年接受訪問,也道出文人多愛名而輕視金錢,他亦自名如此,在政治取向上,我認為確是得了「駡名」!”。

金庸小說暗諷中共是邪教

查良鏞的最後一部小說《鹿鼎記》,當時處於10年浩劫的文革中。《鹿鼎記》中描寫的神龍教,是明末清初江湖一個邪教,目的在於一統江湖,“稱雄天下”。

神龍教被外界認為是暗喻共產黨,因為神龍教要“一統江湖”與中共要在全世界實現“共產主義”的“大同世界”非常相像。

而神龍教的教主洪安通,為人心狠手辣,喜歡聽教徒諂媚奉承。外界認為,洪安通搞的文字獄、語錄、歌功頌德等等,與中共黨魁毛澤東的所為十分相似。

2013年,查良鏞在接受耶魯大學東亞研究博士生傅楠(Nick Frisch)訪問時,承認了神龍教是在影射共產黨,承認他的最後幾部小說的確是影射“文革”。

金庸批評中共

1957年,查良鏞不滿《大公報》不願發表反對中共的“大躍進”的文章而辭職,兩年後創辦了《明報》。

1963年,時任中共外交部長陳毅稱“當了褲子也要造核子”,查良鏞隨即發表了《寧要褲子,不要核彈》的社評。批評中共把“軍事力量放在第一位,將人民的生活放在第二位,老實說,那絕不是好政府”。

文章質疑中共造幾枚袖珍原子彈有何用處,呼籲中共“還是多做幾條褲子讓人民穿吧”!

一石激起千層浪。查良鏞的評論遭到左派媒體的攻擊,如《大公報》刊發“《明報》主筆的罪惡”等文章。查良鏞隨即予以回擊,他撰寫的《批評中共就是反華?》社評文章說,“反對政府的某些措施,反對執政黨的一些做法和主張,是反對國家?人民有沒有批評政府或執政黨的權利?”

1966年,中共又發動文化大革命,香港也受到衝擊。香港親共人士於1967年5月初發起工人運動、反香港政府示威,進而演變成後來的恐怖主義及炸彈襲擊平民等行動。這場持續多半年的運動,史稱“六七暴動”。

1967年5月17日,《明報》就“六七暴動”發表社評,強烈反對左派騷動,反對左派暴力襲擊民眾等行為。

為此,一些左派激進人士甚至給查良鏞寄送炸彈郵件,查良鏞因此遠避新加坡。

金庸遺願

金庸曾在六四大屠殺2年後的1991年接受港媒專訪時表示,“我從來都反對共產黨主義制度,但現實是這樣,不能說你希望它垮,它便垮台。共產黨一垮台,政局一亂,香港也一定垮,只要中國有500萬人涌過關來就夠了。改變需要時間,經濟慢慢發展,老的人下來,新的人上去。我相信在我的這一生應可看到共產黨垮台”。

金庸表示,現在全中國已經沒有什麼人信任共產主義,連那些高官,甚至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信不信也大成問題。

阿波羅網葉凈寒綜合報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葉凈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