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六四前 江澤民陳至立整頓《世界經濟導報》始末

《世界經濟導報》整肅事件是一九八九年民主運動中的一個重要事件,它不僅直接導致全國新聞界的廣泛抗議,進一步促使趙紫陽加快新聞體制改革的決心;更成為江害民得寵於鄧小平等黨內元老,並最終晉陞中共中央總書記的政治資本。為了客觀反映當時中南海所了解的《世界經濟導報》事件經過,現將四月二十九日中共上海市委向中共中央的報告擇要摘錄(註:此前,中共上海市委已有報告向中央書記處、中宣部作過說明:

四月二十日,上海市委宣傳部從香港四月十七日的《華僑日報》得知,《世界經濟導報》(以下簡稱《導報》)將開闢專欄悼念胡耀邦同志。為了了解社會思想動態及《導報》有關內容,二十一日下午,市委副書記曾慶紅、市委宣傳部長陳至立找《導報》總編輯欽本立了解有關情況。欽本立同志說《導報》確實將在新的一期中用幾版篇幅刊載該報與《新觀察》雜誌社四月十九日在北京舉辦的一個悼念胡耀邦同志的座談會的內容。曾慶紅和陳至立同志請他將這期《導報》的清樣儘快送閱,欽本立同志當場答應第二天一早即送到。但直到第二天中午清樣還未送達。下午,市委宣傳部打電話到《導報》催問,當時找不到欽本立。到十六時左右在《解放日報》社找到欽本人,他說,清樣剛剛送去。十六時半,曾慶紅、陳至立同志收到清樣,閻後,請辦公室打電話約請欽本立同志談話。

晚上八時半,曾慶紅等同志與欽本立同志討論四三九期《導報》清樣問題。他們耐心地向欽指出,上海各報都宣傳了胡耀邦同志的優秀品質,表達了對胡耀邦同志的悼念之情,激發起人民建設四化、振興中華的熱情,這本是報紙應盡的責任。《導報》這篇長達二萬多字的報導中,有一些段落是比較敏感的,拿到報上公開發表不合適。現在學生上街、集會,其中有極個別人喊出了出格的甚至是反動的口號。高校的教師、幹部日日夜夜在做工作,花了許多精力,盡量使學生保持穩定,使悼念耀邦同志的活動能夠正常進行。在這種時候要考慮輿論宣傳的社會效果。因此,為了愛護《導報》

它能夠更健康地辦下去,建議對嚴家其、戴晴等人發言中直接把矛頭指向小平同志,為胡耀邦同志的錯誤“平反”和為資產階級自由化“翻案”的部份內容作刪節(約刪五百字左右。如刪去說小平同志已經“忘了人民、脫離人民了”,嚴家其要黨中央“無私地承認自己的錯誤”、”如果不承認錯誤,重蹈覆轍就在眼前”。戴晴則大談中國共產黨七十年來的歷史,大談幾位總書記的命運,說什麼黨的總書記都沒有好下場,都是“非程序權力更迭”;鼓勵學生和群眾上街遊行,說“中國的凝聚力在天安門廣場”、“中國的前途和希望在天安門廣場”等)。可是欽本立同志說:出了事情我負責,反正江澤民同志沒看過清樣。如果發表出去有什麼後果,不必市委、市委宣傳部負責。”曾慶紅同志說:“現在不是哪個人負責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效果的問題。此外,人家在座談會上的講話特別是有關敏感問題的發言,未經本人審閱同意就發表也是極不慎重的”(據了解,有幾位發言者聽說此事後,也明確表示他們沒有同意過公開發表他們的發言)。欽還是堅持由他負責,不同意刪改。在這種情況下,曾慶紅向江澤民同志彙報此事。

江澤民將此事告訴了汪道涵同志一汪是《導報》的名譽理事長),然後一起趕到辦公室。江澤民同志嚴肅批評了欽本立同志。道涵同志看了清樣以後說,在目前情況下,把那些敏感的內容發表出去不合適,我們對黨負責。有的問題可以通過內部正常渠道向中央反映。這篇座談會發言報導中還談到耀邦同志近一、二年的一些談話,現未經組織和耀邦同志家屬核實就發表也是不慎重的。汪道涵同志還對欽本立說,你我都是共產黨員,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要有黨性原則,刪掉若干段落並不影響整個版面,而且二十二日上午耀邦同志的追悼會消息和趙紫陽同志所致的悼詞都不登,也是不符合事實上的政治和新聞要求的。這時,欽本立同志才同意了刪節後印發。但當欽打電話給《解放日報》社時,令人驚異的是十幾萬份報紙都已印好了,《導報》對外號稱發行三十萬份,實際上只有十幾萬份訂戶,這就是說,這裡在討論清樣是否要刪節的過程中,那邊報紙已經開印。欽本立同志又打電話對發報紙的同志說,已經印好的報紙不發。然後說定,欽本立負責刪節,早晨再由汪道涵和宣傳部有關負責同志看一下。

二十三日清晨,汪道涵同志發現未經修改的報紙己送到他家,立即打電話給《導報》副社長蔡北華同志。蔡北華說,他在二十二日晚八時已經收到了報紙。汪道涵同志馬上打電話批評欽本立同志言而無信。

據了解,欽早就決定四三九期報紙要提前印刷發行,以便趕在四月二十三日前,即耀邦同志追悼會前送去北京發行。四月二十一日上午十時左右,《導報》電告《解放日報》有關車間,本期報紙要提前印刷,二十二日下午六時左右報紙開始印刷,隨後,部份報紙當即送有關方面和個人,還有四百份左右已批發給個體報紙。此外,還有相同數量報紙直接送往北京了。

與此同時,二十三日早晨,海外一些報紙就刊出了所謂《導報》被“沒收”、“查封”《導報》的消息。我們了解到,這是《導報》北京辦事處約見和電告一些海外報紙駐京記者的,希望得到海外輿論壓力。當天下午,市委再次要求《導報》立即提出版面處理意見,儘早編排付印,欽本立同志當時提出了改排方案,並向市委表示要儘快出版。當晚,欽本立就在家裡召開編委會,他在發言中說:“我本來就認為沒有什麼錯,這些刪去的內容正是我們的報紙要說的。”並攻擊小平同志,“我就是要鄧小平(在胡耀邦同志辭職問題上)檢討。鄧小平早檢討,早主動,早得人心。他要檢討,我們就擁護他。”

二十四日上午《導報》電告《解放日報》社排字車間要求協助。十時多開始發稿,至下午五時左右工人打出六份新大樣,由《導報》同志取走,講好第二天來改樣,但直到第二天傍晚還不見送回大樣。其間,市委宣傳部多次打電話到《導報》和欽本立同志家裡催問,均被推託。傍晚,印刷廠廠長主動打電話到《導報》編輯部,均沒有人接。再打電話到欽本立家,回答說欽不在家。據了解,當時欽本立已轉移到上海西郊的櫻花渡假村“看病”去了。

二十五日晚,《導報》給市委送來一份“緊急報告”,以“不激化矛盾,不擴大事態”為由,堅持要發行未經修改印好的那份報紙。最後以“專此奉告”結束。這就意味著,並不需要市委意見,他們要把原四三九期發行出去了。

至此,二十六日凌晨一時,市委召開書記辦公會議。上午十時召開市委常委會討論了《導報》問題。重申四三九期原版不能發行。鑒於欽本立同志嚴重違反紀律的情況,作出停止他的總編輯、黨組成員職務,並對《導報》進行整頓的決定。下午,市委召開“旗幟鮮明反對動亂”的萬人幹部大會,江澤民同志在會上宣布了市委的決定,並義正詞嚴地指出,“當前,有人企圖利用海外輿論,對我們施加壓力,這是絕對辦不到的,也決不能動搖我們維護安定團結的決心。”

四月二十七日,上海市委整頓領導小組進駐《導報》,並立即開始工作。由於《導報》的有關同志思想有抵觸,不肯在改排的四三九期大樣上簽字付印,最後,在整頓領導小組主持下,由《導報》副社長蔡北華同志(原來不負責報社具體業務)簽發了大樣。

在江澤民整頓《導報》之前,上海的學生運動在全國不是最激烈的。江澤民意識到,整頓《導報》之後,上海的學生運動和新聞界肯定會有強烈的反應。因此,江決定於二十七日召開全市大專院校負責人會議,分析、研究大專院校連日來出現的新動向。江澤民在會上代表市委提出了六點要求:

一,把中央的最新精神迅速傳達型一同校黨內,用中央的最新精神、《人民日報》社論統一高校黨員幹部的認識。

二,抓住前一階段工作較為主動而現在高校相對平靜的有利時機,努力做好學生、教師的思想教育和疏導工作,特別是爭取做好中間群眾的工作。

三,要在高校廣泛而深入地開展安定團結的教育,並採取有效措施,決不允許成立非法組織,禁止非法示威遊行,禁止以任何形式到工廠、農村、學校、機關串聯,特別是防止大學生到中學串聯。

四,要分清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要注意內外有別,防上外國人插手高校。

五,加強對高校的管理,嚴肅校規校紀,對帶頭鬧事、經教育不改的要繩之以校紀。

六,要有長期作戰的思想準備,高校要有兩套班子,一套抓日常教育工作;一套抓處置突發事件,抓穩定局勢工作。

果然,就在江澤民作出對策的同時,一場席捲上海乃至全國新聞界的抗議上海市委整頓《導報》的風暴來臨了。

—選自《中國六四真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選自《中國六四真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