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崔士方:國安廳消失與中共情報系統之變

雖然理論上的分工是國安對外、公安(國保)對內,但實際運行中,這種界限早已被打破。國安方面,內陸邊遠省份的國安缺乏海外監控對象,同時國安的目標中,有所謂「勾結境外勢力」的中國人,這與其他中國人並無截然界限,所以國安越界插手「國內業務」,也就逐漸變得習以為常。

中共高層博弈激烈

中共各地省級機構改革方案近日陸續出台。截至10月29日,已獲批的26個省市改革方案中,原列編於省級政府機構的國家安全廳(局)全都消失。

港媒報導,省級國安廳(局)將併入各省黨委新設立的國安委。早在2014年,就有消息稱,中共將進行情報與間諜機構改組,改采中央垂直管理,原有的國家安全部及下屬各省、市級的國安局完全劃歸中央管理。國安部將劃分為國內安全部和國外安全部。

這說明了,各地國安廳(局)改由國安委垂直領導的可能性相當大。不過,這裡有個疑問,真正意義的垂直領導,地方分支只有一個上級,比如省級稅務局,只認國家稅務總局這一個婆婆。現在地方國安併入地方國安委,則意味著同時有中央國安委和地方國安委兩個婆婆,所以,地方國安的真實指揮鏈條如何配置,依然存疑。

回看歷史,情報系統對中共其奪江山和坐江山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所以從維護手中權力出發,中共無論怎樣對情報系統拆解重組,都不是為了弱化,而只會是強化這個系統。

但是情報系統卻存在花落誰家的問題,所以對情報系統動刀,背後往往牽扯高層權斗因素。

中共的情報系統相當龐雜,不考慮統戰、外交系統等非職業情報板塊,主體一般分為地方和軍隊兩大板塊。前者又分為國安、公安(國保)兩塊,後者則細分為總參和總政兩塊。

雖然理論上的分工是國安對外、公安(國保)對內,但實際運行中,這種界限早已被打破。國安方面,內陸邊遠省份的國安缺乏海外監控對象,同時國安的目標中,有所謂“勾結境外勢力”的中國人,這與其他中國人並無截然界限,所以國安越界插手“國內業務”,也就逐漸變得習以為常。

國保方面,公安國保不甘心情報蛋糕被國安蠶食,也在越界擴張,把觸手伸到了海外。這種“你我不分”的情況在1999年江澤民一意孤行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後大大加速。原因是,法輪功學員再加上家屬,國內外的加起來,是個過億的龐大基數。中共的強力部門為了完成江澤民的迫害指標,即便傾巢而出都不夠用,國安和公安情報系統在迫害法輪功中“共同進退”,加上公安本身也有涉外業務,如港澳台辦、出入境管理、國際刑警等,也就越發令國安和公安的情報功能變得界限模糊。

根據2017年6月中共頒布的《國家情報法》,其第三條規定“中央國家安全領導機構對國家情報工作實行統一領導”,但同時“中央軍事委員會統一領導和組織軍隊情報工作”。第五條規定,“國家安全機關和公安機關情報機構、軍隊情報機構(以下統稱國家情報工作機構)按照職責分工,相互配合,做好情報工作、開展情報行動。”

這意味著,雖然國安被整編後,中共的對內對外情報可能會分家,但公安本身的情報功能較大可能依然會存在。此外,軍隊情報系統雖然單列,但因為目前軍委主席和國安委主席是同一人,所以最終結果依然“歸一”。只是這個“一”,將會從此前的軍政有別的曾慶紅、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變成軍政合一的習近平本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