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樂道:經濟模式反人類 中共沿滅亡路徑前行

有人稱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經濟運行模式為〝中國模式〞,這一經濟模式不同於西方社會自由經濟和政治文明相匹配的模式,是中共在不改變獨裁專制的政治制度情況下,實現經濟增長,中共稱之為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並自鳴得意,甚至開始對國際社會輸出這套模式。

10月31日,中共政治局召開會議指出,當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部分企業經營困難較多,長期積累的風險隱患有所暴露。對此要高度重視,增強預見性,及時採取對策。

〝穩中有變〞的措辭首次出現在今年7月31日中共政治局會議上,該次會議中共一改過去對經濟形勢的〝穩中求進,穩中向好〞的表述,而改稱〝穩中有變〞,並首次提出六個穩--〝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來予以應對。

外界分析中共這些表述的改變,主要是由於年初以來川普總統對中共的一系列經濟制裁,包括對中興公司的處罰、提高500億貿易額度的關稅以及隨後2000億貿易額度關稅的徵收預期,這些制裁真正發生了效力,擊中了中共的要害。

有人稱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經濟運行模式為〝中國模式〞,這一經濟模式不同於西方社會自由經濟和政治文明相匹配的模式,是中共在不改變獨裁專制的政治制度情況下,實現經濟增長,中共稱之為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並自鳴得意,甚至開始對國際社會輸出這套模式。

近日北大教授張維迎撰文指出,中國的經濟增長,得益於市場化、技術後發展優勢,所謂中國模式論不符合事實,在西方人看來,所謂中國模式就是國家資本主義,與公平貿易和世界和平不相容,絕不能任其暢通無阻、高歌猛進,繼續一味強調將誤導自己,自毀前程。

在筆者看來,中國模式首先是一種錯覺,並不存在一種超越正常社會經濟運行規律的特殊模式。人類社會治亂循環,經濟的增長變化本身是一種極為普遍的社會現象,和平時期的社會成員會自發追求生活的改善和提高,從而推動整個社會經濟發展,並不一定需要某個政黨或政府的人為干預才能生髮。

之所以產生了中國經濟出現了奇蹟般的發展這樣一種錯覺,恰恰是因為中共在1949年至1978年之間實施的反人類、反社會的殘暴統治,這30年中共殺掉包括士紳、企業家、知識分子、工人、農民在內的超過6000萬中國人,把8億多人拖入不停息的互斗、互害和互殺的暴力漩渦,強力扭曲和徹底阻斷了經濟增長這一規律的正常運轉,致使中國經濟歸零。

1978年開始,中共眼看整個國家陷入崩潰,自身將失去附著吸血的宿主,不得已自扇嘴巴,承認階級鬥爭的錯誤,開始〝恩賜〞給中國民眾一點追求正常生活、改善生活質量的權利,在農村是聯產承包責任制的實行,在城市是個體業者和鄉鎮企業的出現。中國人被壓制了近30年的人性得以些許松解,便釋放出巨大的經濟推動力,從而出現了80年代以後的中國經濟增長,請記住,這種經濟表現之所以引人注目,並非其總體量的增長,而是其從零開始的增量變化,和平時期經濟歸零後的增長,不僅不值得誇讚,更是中國民眾的悲哀和中共罪惡的見證。

中國民眾的人性光芒透過中共枷鎖的縫隙釋放出巨大的力量,推動經濟增長的同時也促使思想的舒展和延伸,而經濟變化的本身也開始觸碰中共的權力邊界,共同聚焦於中共的重重枷鎖,1989年中國年輕學子對中共極權的挑戰,正是中國民眾人性力量通過經濟規律對政治制度訴諸要求的表現。

也正是這一段時期的中國及蘇聯、東歐的一系列變化,導致西方社會普遍認為,中國的自由經濟一定會帶來政治制度的變化和思想、信仰的自由。然而,當時的西方社會卻沒有想到,在蘇聯、東歐國家和平解體、平穩切換的同時,中共卻動用軍隊屠殺青年學生,更罷黜和囚禁其內部的開明領導人,已然昭示中共是決然不同於一般國家的政黨,它沒有祖國、視民為畜的反人類本性從未更改,不能以正常的政黨視之,更不可拿正常的社會規律來推測。遺憾的是後來的日子,西方社會似乎忘記了中共的邪性,總希望有一天中共能在經濟發展的基礎上主動實現政治文明,以至20年來對中共姑息綏靖,終至養癰成患。

而事實上,中共自身不事生產,它的存在就做兩件事:撒謊洗腦和施暴殺人,因此中共維持生存全靠補給。中共有兩條補給線,一是依賴外國勢力資助豢養,二是綁架國內民眾敲骨吸髓。中共為了維持第一條生命線,它除了對外粉飾和欺騙,還勾結國際政治和權貴勢力,出賣國家和民眾利益。為了維持第二條生命線,它對內教唆、綁架和殺人,實施紅色恐怖,虐民以呈。極致處則干出了對外出賣國土、對內活摘器官的罪惡。

中共通過一次次的明暗殺戮,使數代民眾內心都被植入恐懼,從而建立起令中國民眾心驚膽寒的紅色恐怖統治。而最近的一次刷新中國民眾恐懼記憶的,就是對法輪功群體的殘酷迫害。記得有個的士司機想去上訪維權,屢勸不聽後被告知,如果再上訪就按法輪功處理,嚇得他立即停止維權。有個到國外旅遊的公務員見到法輪功學員就躲開,問他為什麼,他說:〝你們周圍都有照相的,我辦公室隔壁就是610,他們什麼樣我都知道,太嚇人了,我要是和你說話被照像,回去工作就沒了。〞

正是這種紅色恐怖統治,讓中共牢牢綁架了13億中國人,這是中共的經濟模式的本質,被綁架的民眾是中共真正的草料、炮灰和生產資料,尤其是那些被綁還感謝、支持、認可中共的民眾,不就是斯德哥爾摩侯症的患者嗎?

在中共的恐嚇和利誘之下,中國民眾淪為中共勞力儲備庫,也在表面上起到了引誘國外資本勢力投資的全世界最大市場消費群,從而成為中共幾十年搞經濟的最大本錢。可以說,沒有對13億人口的綁架,中共無法複製亞洲四小龍式的東亞經濟模式,說到底,中共的所謂特色模式,其實就是在東亞代工模式的基礎上,通過紅色恐怖綁架13億民眾建立起來的。正因為民眾無法掙脫中共的綁架、洗腦和精神控制,最終淪為中共血汗工廠的奴工為主體內核的專制社會的層層附庸,成為中共的吸食對象。

中共是因為成功綁架中國民眾才得以壯大經濟,西方社會卻期望中共在經濟提升後給民眾自由,甚至期待經濟的力量推動政治的變革,是在倒因為果的基礎上與虎謀皮,永遠都不可能實現。

回顧過去30年的所謂經濟增長,實際上是第一條外部補給線給中共提供了資金、技術、原料和市場,第二條內部補給線則給中共提供了人力、土地和環境資源,中共通過〝代工〞模式,將上述兩條補給線提供的市場要素組合,而真正為經濟增長提供原生動力的,卻是被中共綁架的來自第二條補給線中的13億中國民眾。因此並不存在所謂的中國模式,而稱之為中共的綁架經濟模式或許更為準確。如果曆數中共犯下的滔天罪惡,中共的經濟模式完全是由其各種罪惡支撐起來,似乎稱之為犯罪經濟模式甚至反人類經濟模式都不為過,所以筆者暫且稱之為反人類經濟模式。

正是中共在這兩天生命補給線的支撐下,利用中國民眾對正常生活和經濟改善的渴望,綁架13億中國民眾的勤勞和聰慧,為其提供源源不斷的勞動〝血汗代工經濟〞,從而擁有了巨大經濟體量,更積攢了真正的財富——外匯儲備。但中國民眾並未分享到經濟成果,一套房耗盡民眾三代人積蓄,醫療、教育、養老無所依憑,假食假藥假貨泛濫成災,全民積累的財富卻被中共用來四處撒幣、援交。這是因為中共從來沒有把中國視為祖國、把民眾視為子民,它的目標是進行病毒式的複製和傳播,輸出〝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模式,妄想實現對全世界的民眾進行謊言洗腦和施暴殺人。

其實到這裡,中共滅亡的路徑已經顯露出來,只要切斷中共的兩條補給線,中共自然灰飛煙滅。第一條來自國外的補給線,不用人們操心,川普總統正在帶領文明世界對中共形成全方位的圍堵,中共的這條外部補給線很快就會消失。

第二條補給線,也就是中共通過恐嚇綁架對中國民眾附體,實現對民眾的敲骨吸髓。這條線,卻需要我們中國民眾自己來切斷它。

如何切斷?既然中共是通過恐嚇對民眾形成精神控制,從而實現對中國民眾的綁架,那麼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從思想精神上入手,首先在精神上切斷對其認可和支持,第二件事就是通過某種特定的外在形式把第一件事固定下來,使之成為天、地、人皆可鑒證的莊嚴而高貴的舉動,才能真正消除中共強行植入人內心的紅色恐怖。這個舉動,是主動和中共切割,更是和中共犯下的滔天罪惡切割,更是切斷了對中共這個邪靈在精神上的輸養。

事實上,已經有3.18億中國民眾通過〝三退〞完成了這個舉動。或許,還有人缺乏對這一舉動的領悟,那麼請看看正在帶領文明世界圍剿中共的川普總統的一系列動作,看看那些和中共走得近的人的下場,能否看到〝三退〞的內涵已經逐漸外化到現實世界中來?至少,或許當面對未來某天某人的質詢,你可以拿出〝三退〞證書來證明自己曾經和那些正直、勇敢的人們一樣,理智清醒的為解體中共做出了自己道義上的選擇,並已經獲得了內心的清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