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滕彪:中共用1000個謊言掩蓋1個謊言

——欲蓋彌彰的暴行

極權主義的宣傳手腕、美學趣味和語言風格都如出一轍。〝學員們〞穿著像極了囚服的統一服裝,學習漢語課本,學習《去極端化條例》,聽幹部宣講〝黨的政策〞;精心挑選的受訪者說著一些感恩戴德的話,唱著紅歌、跳著強烈的共產風格的舞蹈,室內的攝像頭-這一切都透露著與〝職業培訓〞毫無關係的詭異氣息。

中共在東突厥斯坦(新疆)的大規模侵犯人權被媒體和人權組織披露後,當局在相當長的時間裡裝聾作啞、百般抵賴,今年八月在回應聯合國種族歧視問題小組的質詢時,仍然矢口否認集中營的存在。

但無數的事實和證據在迅速積累,國際社會越來越認識到了事態的極端嚴重性。BBC、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等做了大量的調查、報道;人權觀察、大赦國際、維吾爾人權項目、中國人權捍衛者(CHRD)等諸多人權機構發布了詳細的研究報告;不少集中營的受害者講述了他們的親身經歷,失蹤者和被關押者的家屬向外界講述他們親人的遭遇,他們都冒著遭受進一步迫害的危險;很多人通過自媒體賬號發布圖片、視頻和文字信息,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加拿大的中國留學生Shawn Zhang,根據衛星圖片發現了新疆集中營的迅速擴張,並不斷在推特上發布。華盛頓大學的Darren Byler教授發表長文揭示了在新疆的〝人類改造工程〞的另一個方面:在超過一百萬維吾爾人被送進集中營的同時,大約一百萬漢人以〝親戚〞身份、以脫貧或傳授〝文明生活〞等名義,帶著監控任務進駐維吾爾人家庭,時間從幾周到一年以上不等。

這些信息不可辯駁地指向一個事實:中共正在新疆實施大規模的種族迫害和文化屠殺。這個事實得到了美國、歐盟、其他很多西方國家以及聯合國的認可。

中共無法抵賴,轉而進行掩飾和狡辯。最重要的一個借口,是聲稱那些只是職業教育培訓。但效果卻是欲蓋彌彰。

美國記者Megha Rajagopalan(李香梅)因為發表多篇有關中共當局嚴密監控維吾爾人的報導,而被拒絕簽證;留學生Shawn Zhang在中國的家人受到警察威脅;美國公民魯珊・阿巴斯(Rushan Abbas)在華盛頓一家智庫發表演講之後,她的生病的姐姐和64歲的阿姨在中國西北的家中失蹤。維吾爾人和穆斯林少數民族受到警告不得與外界聯繫,發布信息的人被關押甚至判刑,很多生活在海外的維吾爾人與新疆家人的聯繫被徹底切斷。一切海外媒體受到阻攔,關鍵道路全被封鎖-如果沒有發生見不得人的巨大暴行,為什麼要如此費力掩蓋?

10月16日中共喉舌央視的〝焦點訪談〞作了一期節目,極力美化所謂〝再教育中心〞。如果把它與納粹美化集中營的宣傳片放在一起,可以發現很多相似之處。極權主義的宣傳手腕、美學趣味和語言風格都如出一轍。

〝學員們〞穿著像極了囚服的統一服裝,學習漢語課本,學習《去極端化條例》,聽幹部宣講〝黨的政策〞;精心挑選的受訪者說著一些感恩戴德的話,唱著紅歌、跳著強烈的共產風格的舞蹈,室內的攝像頭-這一切都透露著與〝職業培訓〞毫無關係的詭異氣息。

在另一張被廣泛轉載的官方照片里,近千人穿著囚服整齊地端坐在鐵絲網圍著的地面上。這是什麼性質的〝職業培訓中心〞?

法新社查閱了1500份新疆政府公開文件,分析出新疆至少有181座再教育營;和田負責管理營區的部門,在其採購的清單上包括大量警棍、電擊棒、手銬、胡椒噴霧-這是怎樣的〝職業培訓中心〞?

細心的人們從公開發布的建築工程投標、招工啟事也能發現與集中營有關的重要線索。

《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在中共屏蔽的推特上,頻頻發布洗地文章。10月17日,他的一條英文推特值得注意,他寫道:〝我不認為新疆的‘職業培訓中心’的‘被培訓者’是自願去的,但他們在那裡得到了真誠的教育和訓練,以便將來重返正常生活。這是讓新疆穩定的成本最低的方式。〞一貫為中共邪惡暴行辯護的胡主編這回也犯了愚蠢的錯誤:在中共至今仍完全否認強迫關押的情況下,這種說法等於承認了所謂的培訓全屬強迫。胡錫進還說,他知道人數有多少,遠遠不到100萬,但他拒絕透露具體數字。

罪行累累,欲蓋彌彰。〝墨寫的謊話,絕掩不住血寫的事實〞。中共不會不知道:一個謊言需要一千個謊言來掩飾。我們接下來還會看到中共的各種理論和借口、各種謊言和表演,來淡化、美化、正當化他們的反人類暴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