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佛圖澄的神通故事說不完

佛圖澄常常派弟子到西域去買香,有一次,買香的正在道上,澄對其餘弟子說,他在手掌上看見這個買香的弟子在某處被搶劫,面臨死的危險。他便燒香念咒祝願,遠遠地救護他。

這個弟子回來後,說某月某日於某處被賊所搶,眼看要被殺死,忽然聞到一股香氣,盜賊無故自驚道:“救兵來了!”扔下他就跑了。

石虎在臨漳維修舊的佛塔,缺少露盤,佛圖澄說:“臨緇城內有座古阿育王塔,地下埋有承露盤和佛像,上面生有茂盛的林木,可以去挖取。”他畫了一張位置圖給使者,石虎派人按照他說的地方和畫的位置圖去挖,果然挖到了佛像和承露盤。

石虎幾次想征伐燕國,澄規勸道:“燕國的氣運未終,很難攻克。”石虎屢攻不克,連吃敗仗,才相信澄的規勸。

佛圖澄的道化既已普遍傳揚,信佛的人越來越多,到處建造寺塔,人們競相出家,結果真偽混亂,多生弊端。石虎下書給中書說:“佛號世尊,乃國家所信奉。至於閭里小人沒有爵位官職的,應當奉佛與否?沙門皆應高潔純正,才能精誠進取,然後可成為道士。如今沙門甚眾,其中或有犯法作亂而逃避刑役之徒,多非真心奉佛之人。此事你可共我一起議之。”

當時魏縣有一個流浪漢,不知他是什麼氏族,總穿著麻布衣裳,在魏縣市場上乞討,時人稱他為麻衣。他言語非凡,狀如瘋狂,討得乾糧不吃,動不動就撒在大道上,說是喂天馬。趙興太守藉拔將他收留後送給了石虎。在這之前,佛圖澄曾對石虎說過:“國都東面二百里處在某月某日會送給你一個非常的人,不要殺他。”

這一天果然送來了。石虎與他談話,他只是反覆說“陛下當死於一柱殿下”,其他話一句沒有。石虎不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讓人把他送到佛圖澄那裡。麻衣對澄說:“從前在元和年間相會,忽而到了今天,有戌受玄命,絕歷經有期。金離銷於壤,邊荒不能尊。驅除靈期跡,莫已已之懿。後代繁盛,綿延不斷,到底何時終了呢?只好歌詠以表感慨!”佛圖澄道:“天回運轉無終期,天地不交將不支。枯木太多水難養,術數學問皆無濟。縱使玄聖猶存世,也無起死回生力。久游塵世間,擾擾多此患,所幸即將登天宇,屆時會於虛游間。”澄與麻衣一直講到天黑,別人不知道他們講了些什麼,有偷聽的人也只記得上面幾句,推想起來,他們似乎在談論幾百年前的事。

石虎派馬通過驛道把麻衣送還本縣,剛出城門,他就下馬說能步行,並說:“我要去拜訪一個人,不能馬上就走,到了合口橋時,你可以在那裡等著我。”使者遵從他的話,自己上馬飛馳而去。沒等使者到合口,麻衣已經站在橋上。算算他走路的速度,就像飛一樣,

佛圖澄有個弟子叫道進,學問貫通中外,為石虎所看重。有一次談到隱士,石虎對道進說:“有個叫楊軻的,是朕國內的一個百姓,徵調十餘年,他一直不從王命,所以親自去探望。他則傲然而出,連君臣禮都不行。朕雖未能君臨萬邦,但大駕所到之處,無不天沸地涌。朕雖不能令木石屈膝,但他一介匹夫,為什麼總是這麼傲慢呢?從前太公到齊國,先殺華而不實之士,太公是賢能之人,難道他這麼做不對嗎?”道進說:“從前舜帝禮讓於浦衣,禹帝造訪於伯成,魏國誇飾段士木,漢代讚美周黨,管寧不應於曹氏,皇甫不屈於晉進。兩位聖賢與四位君子,他們的節操都應受到嘉許,以此游厲貪競之人,藉以端正清明之風。願陛下遵從舜、禹之仁德,不要效法太公濫用刑罰。您的舉措行為將來必然記載於史冊,難道能讓趙國的史書上竟無隱遁之士的傳記嗎?”石虎對他的話十分悅服,立即派人送楊軻回到原來的住處,並派十戶人家供給他衣食,道進回去把此事告訴了佛圖澄,澄開朗地笑道:“你的話很好。但是楊軻的生命危險呀!”後來秦州發生戰亂,楊軻的弟子用牛馱著他往西逃奔,被守兵追上擒獲,一起被殺害了。

石虎曾在白天睡覺時,夢見一群羊馱著魚從東北方向走來。醒後訪向佛圖澄,澄說:“這個夢不吉祥。鮮卑有人要統治中原嗎?”慕容氏後來果然建都於中原。佛圖澄有一次與石虎共同坐在正廳中間,澄忽然驚道:“幽州起火了!”他拿酒來潑灑出去,過了一會兒又笑道:“已經救下來了!”石虎派人去幽州檢查,回來說:“那天大火從四門燒起來,驟然降雨把大火澆滅了,雨水有一股很濃的酒氣。”

原標題:佛澄圖的故事說不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