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日本六七百萬「下流老人」 竟把監獄變成養老院

在刀哥的中學課本里,有一篇課文,講述了一個窮困潦倒無家可歸的流浪漢,想到監獄裡度過寒冬。為了被警察抓走,他吃霸王餐,擾亂治安,偷東西,還調戲婦女,幹了不少壞事。

這是美國作家歐⋅亨利的短篇小說《警察與讚美詩》。沒想到,小說演繹的情節,在今天的日本卻成為現實。現在日本的監獄,老年在押犯數量快速上升,監獄快成了養老院了。

且很多老人刑滿釋放後不願離開,有的為了再次入獄,而故意犯罪。這是怎麼回事呢?

日本的老齡化已經不是什麼新鮮話題了。而隨著老齡化的加劇,犯罪老人(即65歲以上)的數量也與日俱增。

根據日本法務省發布的《犯罪白皮書》顯示:截至2017年,犯罪老人數量為4萬6977人,佔總數的20.8%,而1997年犯罪老人僅佔總數的4.1%;65歲以上犯罪老人更是首次佔到總數的20%以上;在犯罪老人中,約70%是因“盜竊”被捕的,共計3萬3979人,佔總數的50%左右。

另據日本警視廳的統計:2011年以後因盜竊被拘捕的老人開始超過未成年人,2013年占同類被捕總數的33%,即三個被拘捕的盜竊分子中就有一個是65歲以上的老人。

另外,涉嫌糾纏女性等流氓行為的老人數量,也比10年前增加了將近3倍。因此,犯罪老人成了日本的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

日本監獄的單人間

《朝日新聞》在去年曾報道過一則有關犯罪老人的新聞,讀起來頗有些荒誕喜劇的感覺。

在鳥取縣,一位名叫山田信之的79歲老人在出獄後不久,因在便利店偷三明治而再次被捕。一個三明治的價格大概將近300日元,但因為是再次被捕,所以一般會關兩年左右。

不過,山田老人在接受警方調查的時候卻十分輕鬆地表示,“監獄比養老院好!監獄不用花錢,而且還有吃的和喝的。”

除此之外,日本的監獄還會定期為犯人進行身體檢查,這樣比較來看,監獄確實比養老院好。這可能正是像山田這樣的老人們對監獄“趨之若鶩”的原因之一。

那麼,社會治安良好的日本,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犯罪老人呢?日本的經濟學家、社會學者、研究機構,以及新聞媒體對此進行了各種角度的解讀,不過歸納起來,主要有四種說法。

第一,老人基數擴大說。按照日本政府的統計,從1980年到2013年,日本的總人口增加了8.7%,而65歲以上老人則增加了將近3倍,老人占日本總人口比重由9.1%增加到25%。也就是說,即使老人的犯罪率不變,但隨著老年人口的增加,其犯罪人數也會增加。如果用咱們網友的說法,那就是“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壞人變老了”。

第二,老人生活貧困說。日本作家藤田孝典在2015年出版了一本名為《下流老人》(生活在社會低層的老人)的書,在當時引起了巨大的社會反響,而“下流老人”一詞也成為當年的流行語。

所謂“下流老人”有3個特徵:老年後收入顯著減少;沒有充足的存款;身邊沒有可依賴的人。按照藤田的統計,日本的“下流老人”數量差不多在600萬-700萬人之間,而日本65歲以上老人的數量約為3514萬人(2017年數據)。

日本政府對於“貧困“的定義是,年收入在100萬-120萬日元(約合6萬-7萬人民幣)以下,每月在8萬-10萬日元(約合5千-6千人民幣)以下的人。

經合組織在2015年曾發布一項有關各國老人貧困率的統計,其中日本老人的貧困率為19.4%,即每5個老人中就有1個老人處於貧困狀態。正是因為很多日本老人處於貧困之中,所以才導致犯罪老人的數量增加。

藤田孝典的《下流老人》

讀到這裡,你可能會問,日本老人生活不好為什麼非要去監獄呢?這裡得插一句題外話,日本的監獄有吃有喝,生活規律,而且還免費,對很多日本老人來說,儼然是理想的“養老院”。

日本監獄的房間一般分為單人間或多人間(6人),犯人可以選擇自己住或共同居住。一日三餐有嚴格的規定,主食為米飯,並配有蔬菜、魚肉、味增湯等。

然後,日本監獄的理念是通過勞動工作、學習各種技能來進行改造犯人,同時也是確保他們在出獄後能夠適應正常的生活生活。工作內容一般是印刷、剪裁等,並且規定每天工作時間不得超過8小時,而且每天還有固定時間進行運動,晚上到點休息睡覺。

正是因為監獄設計的比較人性化,才導致很多日本老人“喜歡”待著監獄裡。儘管看起來挺荒誕的,但這確實是許多日本老人無奈的選擇——“監獄比家好”。

除了老人基數擴大說法和老人生活貧困說法外,第三種則是老人孤獨說。

雖然很多日本老人犯罪是生活窘迫所致,但也有一些老人是因為孤獨寂寞的原因,才去犯罪。這一點在咱們中國人看來可能挺不可思議的,不過也確實是日本社會的現實寫照。

日本人十分重視不給別人添麻煩,即使家人之間也是如此,所以子女結婚後,往往就會與父母分開住,而且子女並不是經常回家看望老人,一般也就是新年的時候。

刀哥以前在東京留學的時候,就只有在新年的時候才能看到房東老爺爺和老太太的女兒帶著孩子回來,平時是看不到的。

因此,一些老人由於日常生活孤獨寂寞的關係,就去偷盜犯罪,這樣被關進監獄的話,還可以跟其他老人聊聊天、說說話。當然了,也有些老人偷盜犯罪純粹是出於解悶、尋求刺激。

日本監獄餐

第四,老人缺乏教養說。在很多人眼中,日本人講文明、有禮貌,但如果在日本生活久了,就會發現,也有很多言行粗魯、缺乏教養的日本人,特別是日本老人。

現在日本這些65歲以上老人往往被稱為“團塊世代”,一方面戰後日本能夠復興,並且迅速成為資本主義強國與他們的勤勞努力有著密切關係。

但另一方面,他們這代人出生於戰後(1947-1949年),因為當時日本處於百廢待興的狀態,他們的父母為了賺錢養家也就沒有時間對他們進行充分的家庭教育,這也就使得現在的很多日本老人從小並沒有受到什麼有關禮節、規矩的教育。

因此,現在很多日本老人動不動就因為在公共場所發飆、大喊大叫等原因被逮捕。

以上四點僅是解釋了為什麼日本的犯罪老人越來越多,但如何解決這一問題也令日本政府頗為頭疼。事實上,日本政府並不希望有大量老人待在監獄裡,倒不是覺得丟臉沒面子,而是出於金錢方面的考慮。

在監獄進行活動的老人

按照日本法務省的計算,每名服刑犯每年在監獄消耗的成本約為320萬日元(約合19萬人民幣)。如果一名老人因偷盜廉價商品入獄的話,最多可被判5年。

也就是說,這個老人在監獄服刑的5年里將花費國家1600萬日元(約合98萬人民幣)。這對日本政府來說,並不是一個小數目,而且這還不算日常其他費用的開銷。

其實,日本政府希望能夠減少在監獄的老人數量,並嘗試了一些方法,但是目前也沒有找出任何較為有效的辦法。

比如,日本的經濟學家開出了三個藥方:一是盡量延長退休時間,以此增加工資收入(這一點日本政府正在商討立法,但目前反對聲音很大,認為這將促使日本人終身工作);

二是從30多歲就開始存錢,及早積累養老金(這一點並不現實,因為日本人往往是從三四十歲開始買房、還房貸);

三是壓縮退休後消費,省下退休旅遊的開銷,作為今後的生活費(其實,日本老人現在已經很節省了,但依舊過不好這一生)。因此,預計今後很長一段時間,犯罪老人現象還將在日本長期存在。

結合日本的現狀,至少可以說長壽社會並非一片祥和,它帶來的種種問題也亟待人們去認真思考和解決,比如怎麼讓老人不為斷炊發愁等。隨著生活水平和醫療水平的不斷提高,中國今後可能也會遇到類似的問題,因此,日本的現狀以及進行的各種嘗試,倒是非常值得我們觀察與研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茉莉 來源:環球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