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張林:流亡佛國尼泊爾

表面上看,中國年人均GDP十倍於全世界倒數第一的尼泊爾。尼泊爾年人均GDP僅僅約800美元,而中國則是8000美元。

首先中共國的GDP數據並不可信,一般估計實際上只有二分之一;其次,中共國人均實際年收入,只有GDP的8%,也就是大約320-640美元。

中共國人均收入佔GDP的比例,根據經濟學家郎咸平的計算,不僅是全世界最低的,而且低的離譜。民主國家的比例接近一半,即使一些腐敗嚴重、管理不當的國家,比例也在22%以上。

僅僅以上兩項折扣,就使中共國實際人均收入與尼泊爾人差距相抵很多。何況還得打以下折扣。

高房價多劫了中國人起碼四分之一的收入,假冒偽劣商品、環境污染、天價醫療費、多折耗四分之一收入,保險費、教育費、惡性攀比隨份子人情消耗四分之一;此外還有腐敗造成的額外消耗。

尼泊爾沒有苛捐雜稅,沒有假冒偽劣產品,沒有天價住房,沒有高價醫療、教育費用。甚至尼泊爾人的低收入保障,都高於中國人(除了三分之一的城市居民,大部分中國人只有80元人民幣/每月)。

所以這樣隨隨便便一折算,就能輕而易舉地發現,中共國人的實際生活水準,低於幾乎是全世界年人均GDP最低的尼泊爾人。

共產黨統治中共國69年來,中國人的總體生活狀況,其實一直處在人類的最底層。

毛澤東時代的中國農民,不僅一無所有,而且一直掙扎在饑寒交迫的死亡線上,六十年代就有超過四千萬人竟然被活活餓斃。

那時即便是工人,也是家徒四壁,住在擁擠無比的集體宿舍,每月幾十元的工資,只能勉強混飽肚子而已。

被中共殘酷奴役的中國人,不管是毛澤東時代的做牛做馬、饑寒交迫、互相惡鬥,還是改革開放後,做全世界最悲催、最愚昧的血汗工廠奴工,都是無比悲慘。

尼泊爾不僅是內陸腹地國家,而且是歐亞大陸上交通最閉塞的角落。地形複雜的山區道路異常崎嶇,汽車每小時只能走20公里。交通困難,使尼泊爾人進行國際貿易的成本異常高昂,所以無法像近海國家那樣可以方便地參與國際加工、大量貿易。

此外尼泊爾還是世界上人口增長最迅速的國家之一,已婚婦女只能在家照顧幾個小孩。還有頻繁的大地震,都是尼泊爾經濟落後的主要原因。

但是尼泊爾物價之便宜、空氣之清新、人情之美好,醫療、教育、公共服務之周到,都是中國人難以想像的。

譬如我曾經在加德滿都私人醫院看牙,一個醫生初診,一個醫生複診,一個醫生洗牙,每個環節都異常認真,總共收費卻只有中國七分之一!

回憶我在中國洗牙,醫生隨便開個單子,交給實習護士操作,弄的我不僅疼痛不已,而且滿嘴是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