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難民潮伴生性走私:拐賣、拍賣、強迫少女性交易 最小女孩僅12歲!

據UNODC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2014年公布的數據顯示,東歐是人口走私的重災區之一,歐洲70%的性走私人口都來源於此,而德國已經成了東歐和全球性走私最大的目的地。 ——人口走私往往與所謂難民潮伴生。

性走私Sex Trafficking,人口販賣的一種,是指以剝削為目的,通過暴力威脅等手段,誘拐並強迫他人進行賣淫活動的行為。

據UNODC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2014年公布的數據顯示,東歐是人口走私的重災區之一,歐洲70%的性走私人口都來源於此,而德國已經成了東歐和全球性走私最大的目的地

在全球範圍內,性走私是僅次於毒品走私、利潤巨大的非法生意。而在歐洲,一個人頭一年可以為蛇頭帶來超過2萬美元的收入,是一個價值超過40億美元的超大產業。

僅1997年一年,就有超過17萬5千名年輕女性從前蘇聯等國家被走私到歐洲和世界各地。

在歐洲,能夠合法賣淫的國家大多集中於西歐國家,例如英國、荷蘭、德國、法國、義大利等。但東歐和巴爾幹半島上的大多數國家賣淫都屬於非法行為

但為什麼偏偏東歐成了重災區?

這和當地長久以來經濟發展遲緩、戰亂不斷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這裡說的東歐國家,大部分曾經是前蘇聯的一部分,比如烏克蘭、摩爾多瓦,也有許多位於巴爾幹半島上的國家,比如羅馬尼亞、克羅埃西亞、阿爾巴尼亞等等。

這些國家和地區間動蕩不安,幾十年間不斷的有軍事衝突,巴爾幹半島更是有著‘火藥桶’之稱。一天到晚都在打仗,地區經濟肯定要受影響,遭殃倒霉的事,肯定落到了老百姓身上

多年間,性走私和色情業已經根治在了東歐的社會裡。因為經濟發展的滯後,年輕人急需賺錢的機會,於是許多姑娘真的就‘被賣片的盯上了’

她們去到家附近的大城市,經常會遇到聲稱自己能夠提供‘收入良好’,但需要去西歐等國家的‘跨國工作’

那些偽裝良好,所謂的‘職業中介’,會以去德國、英國做保姆,或者酒店清潔工等職業作誘餌,誘惑那些急於掙錢養活自己和家鄉親人的姑娘們。

許多姑娘在窘迫中開始了噩夢般的生活。她們中的很多人,還不滿18歲

那從事這筆黑心生意的人是誰呢?

UNODC公布的報告里稱,大多數性走私販子都是男性,不少人進出過監獄,有著黑道背景

在歐洲全境,有非常多的人口走私犯罪團伙,他們策劃各種走私路徑、製作假的護照,甚至專門教授姑娘們如何騙過海關的課程,其中不少人有著高學歷和良好的教育背景。高智商地進行非法活動,要把他們一網打盡,並不容易。

因為從事性行業的女性太多,不少被誘拐的女性,最後也成了走私犯和無辜女性兒童間的中間人,有的還成了職業老鴇。

據估計,一個被拐女孩的‘熟人’,甚至是男朋友,很可能會以100至1000英鎊不等的價格,將她‘賣’給性走私販子。一個惡性循環,就此產生。

蘇格蘭的格拉斯哥和愛丁堡,每50名從事色情業的女性中就有將近一半的人來自東歐國家。在摩爾多瓦Moldova,歐洲最窮的國家,女性失業率高達68%,三分之一的勞動人口都選擇去其他國家打工。

從1989年開始,有至少40萬摩爾多瓦女性被走私到歐洲各地從事色情業,這可是摩爾多瓦10%的女性人口

來自摩爾多瓦的作家Stela Brinzeanu以她的一系列採訪為根據,創作了一部關於摩爾多瓦年輕女性被販賣的小說。在書中,最小的口述者只有12歲,最大的有53歲,為了求生存,她們陷入了色情產業的深淵

一位來自摩爾多瓦一座小山村的姑娘Irina,在採訪里說:“應聘時中介說是去英國的酒店做清潔工,但走私犯把我帶去了我完全不知道的一個國家,下飛機後,兩個男人來接了我。車上還有另外一個摩爾多瓦的姑娘和一個烏克蘭的姑娘。他們告訴我,我們馬上要去接客,還把我們的護照收走了。”

“我馬上說我懷孕了,我要回家。但那些人仍然強姦了我。之後幾年,我們必須去站街坐台,有時候每天要接待12個客人,賺的錢都要上交給管理的人。他們說這是帶我們出來賺錢應該承擔的代價,他們買了機票還給了我住的地方。”

“隨時都有人監視著我們,我們無處可逃,也不知道怎麼逃。”

Stela在書里寫道:“像Irina這樣的年輕姑娘們,涉世不深,在一個不穩定的社會裡長大,她們最容易成為性走私販子的目標。”類似的例子數不勝數,被拐賣騙到西歐賣淫的姑娘們,在逃回家鄉時,仍然會遭受無端的肢體和語言暴力

另一個姑娘Katya從摩爾多瓦被拐賣時只有14歲,在英國待了幾個月後,她逃回了家鄉。

但誘拐她的走私犯再次找到了她,她備受凌辱,還被綁在樹上,甚至被逼著挖了自己的墳墓。她的牙齒被打掉,全身遍體鱗傷,隨後又再次被賣掉

這一次被綁前,Katya的朋友邀請她去參加生日會,但隨後她被下藥,手腳被綁,眼睛被蒙住,被送到了羅馬尼亞,最終又被轉移到了義大利的米蘭。

走私犯一直監視著她的一舉一動,和她一起被綁架的姑娘因為試圖逃跑,被走私犯殺掉了,為了保命,Katya不得不言聽計從。最終,她在被拐賣到英國後成功脫逃。

但無論歐洲各種慈善組織和政府部門怎樣努力,性走私仍然非常猖獗。金錢驅動下,這樣的惡行仍然有著巨大的市場。英國<鏡報>的記者在暗訪中接觸到來自東歐的一個黑幫走私集團。

他們把各個國家的女孩標價,直接報價,比如半年的姑娘3000英鎊,隨便挑。越年輕越值錢,未成年的更是能賣個好價錢

在這些性走私販的眼裡,年輕的姑娘就像超市裡的肉品一樣,可以隨意挑選,根本不把她們當成一個活生生的人對待。

幾百年前,非洲的黑人們被販賣走私、淪為奴隸。而在21世紀的今天,奴隸變成了手無縛雞之力的年輕女性

在Stela的書里她寫道:“許多逃出來的女性,回到家鄉後仍然會面對經濟上的貧窮和社會的歧視,她們很可能,會再次成為走私犯眼裡的商品。”

在21世紀的今天,仍有很多女性的聲音違背聽到,我們,還在路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英國報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