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習近平罕見主持座談為撲火 不是一個好兆頭?戰略有變?

習近平11月1日主持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接見10名企業家代表。習在座談會上強調:所有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完全可以吃下定心丸、安心謀發展!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自己人。但是,中共多個地方政府近期相繼推介了一批公私合營項目,拉民企出錢,投資規模達數千億元。針對目前大陸國進民退的經濟策略,獨立時政評論人士文昭表示,與民爭利的動機越大,民營企業就會越糟糕。而對中國經濟雪上加霜的中美貿易戰來說,學者認為中共在技術上可能有調整,但在戰略上不會有變化。

習近平前日與企業家會晤時強調“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新華社

習近平11月1日主持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接見10名企業家代表。習在座談會上強調:所有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完全可以吃下定心丸、安心謀發展!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自己人。但是,中共多個地方政府近期相繼推介了一批公私合營項目,拉民企出錢,投資規模達數千億元。針對目前大陸國進民退的經濟策略,獨立時政評論人士文昭表示,與民爭利的動機越大,民營企業就會越糟糕。而對中國經濟雪上加霜的中美貿易戰來說,學者認為中共在技術上可能有調整,但在戰略上不會有變化。

中共利用公私合營項目拉民企出錢

近日,中共多個地方政府近期相繼推介了一批公私合營(PPP)項目,投資規模達數千億元。在經濟下滑壓力加大的背景下,中共再度轉向基建投資。但在債務規模巨大、槓桿率居高不下的情況下,巨大的投資意味著再度大規模舉債,中共陷入去干杠和刺激經濟的兩難處境,於是想到利用民間資金的投入,舒緩其債務壓力。

官媒《證券日報》11月2日報道,近日,天津市發改委、天津市財政局集中推介了21個PPP項目,總投資超過1193.43億元,涵蓋了軌道交通、高速公路、水利、環境保護、農林及文化等領域;江西省發改委向社會推介了適合社會資本對接的15個傳統基礎設施領域PPP項目,總投資204.67億元;廣西壯族自治區發改委向社會推介了共36個PPP項目,總投資735.25億元;甘肅省定西市推介了40個PPP項目,總投資537億元;陝西省西安市推介了36個PPP項目,總投資額1689.56億元。

360金融PPP研究中心研究總監唐川表示,各地向民資定向推薦PPP項目,是要民間資本參與,這有助於緩解地方政府債務壓力,中央管理層與地方政府的目的是民間資本多參與基建投資。

此外,10月31日(周三),中共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保持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力度的指導意見,並對配套政策措施作了明確規定。

路透報道認為,中共依然將應對經濟下行壓力的法寶依舊押注到穩投資上,這仍以補短板的基礎設施建設領域為主,包括脫貧、鐵路、公路、水運以及機場、水利等基建領域。

報道稱,儘管前三季度的中國宏觀經濟指標仍在官方預期之內,但民營小微企業的困境,地方政府債務的壓力,投資消費的回落,以及中美貿易摩擦的不確定性對中國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均昭示著中國經濟下行壓力正在加大。

央企利潤大幅上升不是一個好兆頭

越來越依賴於官辦企業為政府輸血

 

 

獨立時政評論人士文昭2日在他的自媒體上表示,與民爭利的動機越大,民營企業就會越糟糕。央企利潤的大幅上升其實不是一個好兆頭,是政府與民爭利願望更迫切的表現,越來越依賴於官辦企業為政府輸血。

他說,中共政府現在與民爭利的動機比以往更強。一邊是財政開支無法縮減,一帶一路不能停、這樣那樣的產業計劃不能停、軍費維穩費還在漲、臃腫的黨政機構都不能裁人。另一頭是經濟形勢不好,稅基受到侵蝕,基層公務員工資被拖欠的情況很常見,像湖南耒陽這種基本公共服務完成都有問題的地方政府也不少見。政府比往年更需要開闢新的財源。

從賬面數字來看,去年和今年上半年財政收入還在穩步增長,但是我們同時看到央企利潤暴漲,是個很不正常現象。2017年中央財政收入17萬億出頭,而央企上繳的利稅是2.2萬億,佔到了差不多13%,央企給中央財政交的錢其實就是與民爭利得來的收入。2016年央企(中央直屬的國有企業)的利潤比2015年還是下降了6.1%,2016年增長才0.5%,而2017年央企的凈利潤增長暴增到15%。

央企自己掌握著關鍵生產資料的定價權、或者是上游基礎性產品的定價權,它找得到理由漲價就能提高利潤。例如,從去年到今年油價漲了多少次。而那些金融性的央企,更是佔據壟斷利潤的制高點。

歷史的一般邏輯是,權力不受制約的集權政府,財政壓力增加後,就會與民爭利、用稅收之外的手段直接從社會提取財富。這個過程要發展到對民間經濟造成嚴重破壞的程度,有可能經歷一個很長的過程、也有可能在危機的壓迫下很快就完成。但趨勢是這樣。

學者:中共在技術上可能有調整;戰略上不會有變化

據《自由亞洲電台》11月1日報道,對於川習通話和川習即將在G20峰會的會晤,美國俄克拉荷馬中心大學政治學教授李小兵教授則表示,從任何角度看,都找不到中國決心進行體制性或社會性改革的跡象。

他說,“恐怕不會有體制上、制度上或社會上的改革,可能有一些技術上的調整,但戰略上不會有變化。”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孫瑞後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