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小川普」媽媽專訪 選戰中一抹溫暖靚麗的色彩

「小川普」媽媽Jessica說,我認為川普總統是一個非常誠實的人,我喜歡他講話的方式,可能有的人接受不了他,認為他說話有點傷人,但對我來說,他就是一個非常誠實、也非常真實的一個人,讓人耳目一新。川普無論是做新聞發布會,還是在什麼樣的政治場合,都是一樣一樣的,他不會表現出裝成另外一個人。在我看來,川普總統就是普通人的一員。

酷似川普的“小川普”迷倒真川普和無數“川粉”(Fox10 Phoenix截圖)

適逢中期選舉進入最後衝刺階段,本台採訪了“小川普”(’mini-Trump’)的媽媽Jessica Tirpak女士。兩年前,外形酷似川普的“小川普”在大選前的競選集會上“力挺川普”,這不僅讓集會現場的眾多川普“粉絲”爆發出歡呼聲,也可以說為川普總統的當選貢獻了小小的力量,小川普自那以後也成為了一位小明星。

兩年過去了,小川普一家依舊支持川普總統嗎?他家鄉的人在這次中期選舉中民意狀況如何?小川普現在的情況又是怎樣的?

記者:先請我們的嘉賓,小川普的媽媽Jessica Tirpak女士和我們介紹一下自己。

Jessica我現在是一位單親媽媽,但最近快要結婚了。小川普現在4歲了,兩年前的時候他2歲。我有三個男孩子:4歲,5歲和8歲。我們住的地方叫特馬克城(Tamaqua, Pennsylvania),是賓夕法尼亞東部一個非常小的鎮子,大約7,000人,主要的工業是產煤,所以是一個小煤鎮。

“小川普”亨特(左一)和媽媽、哥哥們在一起

記者:兩年前,小川普對於當時川普能夠上台就任總統,可以說是作出了一個挺棒的貢獻。現在兩年過去了,回頭看這兩年,您怎麼看川普總統的工作表現?是滿意還是不滿意呢?

Jessica我非常非常熱愛川普總統,我是個鐵杆兒的川粉,等不及他再去競選2020年了!我認為川普總統是一個非常誠實的人,我喜歡他講話的方式,可能有的人接受不了他,認為他說話有點傷人,但對我來說,他就是一個非常誠實、也非常真實的一個人,讓人耳目一新。川普無論是做新聞發布會,還是在什麼樣的政治場合,都是一樣一樣的,他不會表現出裝成另外一個人。在我看來,川普總統就是普通人的一員。

記者:是什麼觸動您,使您當初支持川普的呢?

Jessica是因為奧巴馬健保。以前我的健保是我自己支付10%,健保公司付90%;在有些病症的情形下,我自己要支付20%,健保公司付80%。雖然健保費蠻高的,但需要自己掏腰包的還是不多,還行。而奧巴馬健保一開始實行後,我的保險公司就中止了我的健保。我不得不去找奧巴馬健保所提供的保險公司,結果那個時候就變成了我自己要支付50%,有的時候40%,40%~50%的樣子,結果就很慘,健保上要花很多錢,你們可以想像,三個小孩子嘛。所以奧巴馬健保讓我的家庭經濟出現了大問題。

當然還有成千上萬其它的理由,我再說一點,就是有的人不喜歡川普說話的方式,我一點兒都不在乎,我認為川普講話的方式說明他根本就不是個政客,他就是個普通的人。

記者:您最喜歡的川普總的政策,能不能挑兩個來給我們講一下?

Jessica第一,我很認同川普跟北韓和俄羅斯打交道的方式。我們看媒體,這些媒體都是批評川普的,一面倒啊,那麼從媒體看來,對這樣的國家都已經成了定式了,但川普其實是出其不意的。我現在要看很多頻道,才能夠搞明白一件事情是怎麼回事。我很贊同川普跟他們打交道的方式,他能把這樣的談判談出結果來。

第二,比如說移民問題,現在我們美國太多的福利了,這些無家可歸的人,就拿著政府的錢躺在那兒繼續當遊民。這些中南美洲的人聽說美國這麼好,就都紛紛要跑來。我的看法是,我歡迎這些人到美國來,但是,他們來了就要自立。我的爺爺奶奶到美國來的時候,他們不得不說謊自己的年齡,是為了要出去打工。那個時候政府是沒有福利的,他們在賓州的煤礦里打工,後來參軍,他們自己去打造了美國夢,這才是美國!我們美國不能搞那些福利,我們美國要鼓勵人家自立。在這種情況下,我歡迎他們來。

記者:在過去這兩年呢,在您所在的地方,您的家鄉,有什麼變化嗎?

Jessica我們這裡是賓州山裡的一個挖煤小鎮,我們這裡沒有太多的變化。但是之前這邊煤礦慢慢關掉的比較多,最近我就看到,一個煤礦邊上有個標誌牌,上面寫著“謝謝川普!我們要重新開張了!”從全國的民調來看,各方面數字啊顯示各方面都很轉好,所以我覺得,更多的工作和更多的企業也會到我們這裡來。

記者:現在中期選舉快到了,川普上任也是兩年過去了,您看您周圍社區的人,您的家人、朋友、鄰居,他們對川普總統的支持有沒有出現一些變化呢?

Jessica我以前不覺得說,我們這兒的人會把一個億萬富翁選進白宮,因為我們這兒的人都不是富人吶,怎麼會把這麼一個人選進去。但是,那個時候,我周圍的人,我們全城的人、全鎮的人,都是川普的支持者。我就很好奇會說,啊!原來是這樣子。

那麼現在中期選舉和兩年前相比,一點兒變化都沒有——我們對川普的支持沒有任何的變化。就我所知,沒有任何一個人改變了他的主意,覺得後悔當初投票給川普。支持度是同樣的高漲,我們這個地方,整個就是川普的天下!所有人都支持川普。

記者:現在我們來聊一聊小川普——亨特(Hunter Tirpak)這個小男孩兒。當初,兩年前是怎麼發生他去裝扮成一個小川普的呢?他的頭髮您是怎麼弄的呢?

Jessica小川普、我的小兒子亨特的頭髮本來就很棒,我又是川普支持者啊,我就把他的頭髮梳成了川普的樣子。旁邊的人就說:對呀,他的頭髮真的很像哎!一點假髮都不需要,所以就這麼發生了。我覺得小川普出現之後,給我們的城市帶來了一個很強的知名度,大家都覺得很興奮、很高興啊!小川普表演完之後呢,也有很多很多的媒體關注。

那個選戰真是很激烈、很殘酷啊,很多負面的東西搞來搞去的。小川普跑出來之後,就帶來很清新的這麼一個氣氛,很多人給我打短訊就說:我也不知道該選誰啊,看到小川普之後,我就投川普好啦。

記者:小川普現在的情況怎麼樣呢?

Jessica小川普現在是4歲了,他現在上學前班(preschool),明年就要準備上小學了(kindergarten)。他很喜歡看自己當年和川普的那段錄像,當然他這幺小,還意識不到這個經歷有多麼難得,將來,他不一定會從政。我搜集了相關所有的報道和所有的視頻,都收集在一起,有朝一日他會明白,那個瞬間對他來說有多特殊。

“小川普”亨特在學前班(Preschool)教室里

記者:小川普還記得兩年前發生的這個事情嗎?

Jessica他說他記得,因為他老在看當初的這個錄像,還有其它一些報道里的照片,他記得,小川普記得他當初幹了啥。

記者:兩年前小川普的事情發生之後,您得到了什麼樣的反饋呢?

Jessica當初這個事情發生之後,整個家庭都很高興,我們那個城市樂翻了!我整個家庭全部因為這件事情成了川粉了,在此之前還有點兒政治上的不同看法,小川普表演一結束之後呢,就全部都選擇支持川普。在那樣一種競選的情況下,鎂光燈突然從川普身上轉到這麼一個小baby身上,真的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啊!

記者:有沒有得到負面的反饋呢?

Jessica當然,另外一方面,負面的東西我也收到不少,我到臉書上去看,亂七八糟、五花八門的。我意識到,在臉書上有那麼一堆人,什麼事情都有一大推負面的意見在那裡等著你。當然,我不在乎啦。

記者:那小川普還有什麼其他的一些變化、發生一些其他的事情和我們分享呢?

Jessica小川普現在開始玩足球了,英式足球,他也和爸爸媽媽一起玩棒球,我們家都挺喜歡運動的,所以這些運動小川普也都參加,他忙得不亦樂乎。總而言之,他就是一個4歲大的孩子,在過他4歲大的快樂兒童生活呢。

“小川普”亨特(右一)和哥哥在運動場上

記者:小川普長大了想幹什麼呢?

Jessica他想乾的事情很多哎!他什麼都說。如果挑一挑的話,他想當警察,或者是戰警,他喜歡的角色就是跟警察相關的,無論是警察還是戰警,總而言之吧,喜歡打仗的東西。

記者:您最後還想和我們聽眾朋友說什麼嗎?

Jessica小川普出名之後,我會帶他到不同的競選集會中去,大家看到他都很高興。小川普總共參加了4~5場川普總統的集會,都是在賓夕法尼亞州的。這兩年間,我也為共和黨競選做了不少義工。

我希望,首先,大家都去投票;第二,我希望共和黨贏。但是,不管你是哪個黨派的,都要出去投票,這一點是最重要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