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不得不做出一系列讓步?與王滬寧文字遊戲分不開?

近日,英國經濟專家、評論人士胡少江表示,美中貿易戰早已超出了經濟貿易的範疇,迫使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不得不做出一系列的政策調整。但是有評論員表示,無論作何調整,中共仍會把“核心利益”作為首要事項和重中之重。此外,旅美政論人士陳破空認為,習近平現在的一些做法與王滬寧的文字遊戲分不開。

胡少江:北京和華盛頓的「探戈」

 

2日,評論人士胡少江在自由亞洲電台撰文分析,題為《北京和華盛頓的“探戈”》。文章說,美中貿易戰早已超出了經濟貿易的範疇,這已經成為一個眾所周知的事實。如果中共政府不能在根本的經濟和社會制度上作出關鍵性的讓步,經濟衝突一定會捲土重來,其他的衝突也一定會愈演愈烈。

但是這並不妨礙川普和習近平在雙方需要的時候都能夠停下腳步來喘一口氣,這也正是川普和習近平雙方此次電話交談的原因。

胡少江還表示,面對這些壓力,習近平不得不做出一系列的政策調整,包括在房地產、金融、私有企業、貨幣政策等各方面做些讓步,軟化對美貿易談判的立場也是這些讓步中的一個環節。習近平極度需要控制美中貿易戰所引發的雪崩效應,在這種情況下,假如川普給他提供一個面子上過得去的台階,習非常有可能作出實質性的讓步。

王滬寧與習近平

在美國之音2日的政論節目中,對於《人民日報》強調習近平上任以來“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認為,這是典型的王滬寧色彩的文字遊戲。

第一,其實這兩句話放在哪個時代都合適,江澤民時代和胡溫時代也能這麼說。所以到了習近平時代說這句話等於白說。

第二,這句話能倒反過來說:習近平時代積累了過去長期沒有的問題,沒有辦成過去能夠辦成的大事。至於習近平解決的問題,一是反腐,但這是選擇性反腐,以反腐為名的權力鬥爭;二是軍改,但也是以反腐和軍改為名的軍權掌控。另外還有在南海大搞人造島,這個事在胡溫時代開始,在習近平時代集大成。但這說不定會是自惹其禍,自取滅亡的做法。

另外,習近平時代積累了過去沒有的問題,比如美中關係全面惡化,與周邊國家的關係也陷入低潮,國際上陷入孤立,再加上國內經濟嚴重衰退和下滑,導致黨內紛爭不斷,等等,這些都是“江朱”與“胡溫”時代沒有的問題。所以,《人民日報》這兩句話完全是油頭粉面的話。

另外,陳破空還分析表示,王滬寧還把改革污名化,任何措施都說成改革,黨領導一切是改革,把黨組織派到企業也是改革。改革開放也被污名化,反改革開放的措施和“國進民退”也都成了改革開放。

中共核心利益大於領土與經濟

香港評論人士李怡近日在蘋果日報撰文表示,中美貿易戰以來,中共要人民“共克時艱”,維護中國的強國面子,因此經濟和民生任何時候都可以為政權犧牲。2005年中俄簽訂密約,中共放棄了俄國在清朝時掠去的144萬平方公里“老祖宗留下”的土地,為了政權,領土也是可以出賣的。

而真正沒有談判餘地的,是一些可能威脅到中共專制政權的議題,比如宗教自由、解除網路封鎖、言論結社自由等等。

所以,對於中共而言,無論是領土還是經濟,最重要的還是它的核心利益。

文章說,最清晰表述中共核心利益及其先後次序的,是2009年7月,中共國務委員戴秉國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論壇上的陳述:“第一是維護基本制度和國家安全,其次是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第三是經濟的持續穩定發展。”挑明來說,中共“核心利益”的首要事項和重中之重,就是維護一黨專政的政權,所謂“國家安全”即是政權安全。領土、經濟是次要及再次要的核心利益。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