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新疆被消失 台灣被網侵

習近平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及澳門特首崔世安共同參加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

有評論認為,維吾爾族人被事實上剝奪了自由出行的權利,漢人社會無感;面對中共的無所不在的網路入侵,中華民國政府無能。

台灣《報道者》發表文章《被消失的新疆--我在中國見證的日常》,作者樊志傑說,最近一段時間,全世界都關注到了新疆的“再教育營”,但幾乎所有討論都忽視了一個前提--如果維吾爾族人仍然可以在全中國的範圍內自由出行甚至自由出境,那麼無論多麼嚴苛的集中營,都不可能將他們“一網打盡”。各地政府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在當地的住宿都採取了嚴格的限制。在中國各大城市,市民們已經很久沒看見戴著白色的帽子販售羊肉串或者切糕的“新疆人”了。總體而言,對於維吾爾族人被事實上剝奪了自由出行的權利這件事情,漢人社會是無感的,甚至有一部分是支持的。

文章說,中國政府宣稱,外界所說的“再教育中心”是為維吾爾族人提供就業培訓和法律教育的,其目的是“治病救人”,並在10月9日匆匆修改了新疆的一些地方性法規,對其進行“合法化”。在中國政府看來,如果要在“維穩”和不侵犯人權之間做一個選擇,一定會果斷選擇前者--這恐怕也是與世界主流治理理念涇渭分明的一種“文明的衝突”。可是,在一個人並未實施乃至計划進行犯罪之前,政府真的有許可權制他的人身自由嗎?

下一個“被失蹤”者是誰?

台灣《上報》發表文章《在中國,誰都有可能“被失蹤”》,作者末夏說,最新與中國發生矛盾的是瑞士兩家知名銀行。瑞士聯合銀行集團(UBS,簡稱瑞銀)和瑞士寶盛銀行兩家全球金融機構近日發出內部指令,建議部分員工推遲前往中國的出差旅行,其背景是瑞銀一名女員工近期在中國“被失蹤”。

文章說,一個人可以先失蹤,然後再宣布她違法了,接著她也承認違法了。中間斷層的關於調查、取證、以及司法公開,完全成為一片空白。這種被失蹤後被認罪的作法,這種司法完全封閉不公開不透明的方式,在任何國家大概都是不可能存在的現象,想想都覺得細思恐極。通過瑞銀員工、范冰冰與孟宏偉不難看出,只要人在中國,就註定了極不安全,不管是國際組織高級官員,還是知名公共人物,又或者是像瑞銀這樣的一般員工,包括了更普遍的中國普通人,都可以適用於“被失蹤”。

習近平“南巡”意在強化民族主義

香港《端傳媒》發表文章《在新時代談論改革開放:南方不談政治,就是最大的政治》,作者黃暉說,多少令人意料之外但也意料之中的,是習近平“南巡”在廣東並沒有太多表態,已有的表態也四平八穩。與其說這是一場“南巡”,不如說更像是一次例行的地方視察。

文章認為,中國推動民族主義的國民身份教育顯然會不斷繼續。而推動基於消費的中產階級生活品質提升也不再僅僅是傳統意義上的“績效合法性”的一部分--它還事實上聯繫著當今時代中國的意識形態安全。這次最高領導人的廣東之行也明顯圍繞這些議程安排。在廣州,習近平參觀恩寧路的“傳統文化保育”工作,在深圳,其考察前海發展,考察大灣區,在清遠考察鄉村建設,這樣的安排在可預見的未來,應該還會反覆出現,其最終都是要將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拉到本屆政府的一系列政治大框架中--民族文化、提升生活質量、填補城鄉差距、創造新的發展模式,並阻止過去二十年中的那種政治爭論。

中共網軍侵擾台灣選舉

台灣《風傳媒》發表文章《中共網軍大舉入侵,直指“總統大選”》,作者陳昭南說,台灣的心戰部門的領導者不要說去了解對岸網路生態了,連自己國內的網路生態都不太清楚,更無意去分析各議題背後的政治族群與意識形態脈絡。對岸的心戰部門抓住台灣各年齡層流行趨勢,開始製作大量正體字圖文投入Facebook和LINE,至少已經抓住了部分族群的政治脈動。

文章說,信息戰、輿論戰是一種長期無槍炮聲的對抗戰,而網路世界無遠弗屆,除了在自己國土上短兵相接進行激烈巷戰之外,最理想的心戰叫陣喊話,則必須將戰場延伸到敵後縱深區域內形成草木皆兵的無數個大小戰場,正所謂“敵不動我動”的信心全面瓦解之摧毀戰役。“選舉結果鹿死誰手都只是一時的,惟兩岸對敵心戰的攻防殲滅卻不能一刻稍歇,否則就只好悉聽擺布、引頸就戮,這絕非你我所願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