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韋三玉:無法回頭的教育末路

家長和學生是被裹挾到洪流中的弱勢群體,無力制定政策,無力甄別信息,無法改變規則,只能在洪流中掙扎自救。他們的每一次自救都無意中加劇了洪水的泛濫,大部分結果是既傷害了別人,也無助於自己。

瘋狂的作業、如潮的補課、尷尬的教師、霸道的名校…‌‌“劇場效應‌‌”下的教育沒有未來

什麼是‌‌“劇場效應‌‌”?

我們先用一個簡單形象的例子,來說明一下什麼是‌‌“劇場效應‌‌”。

比如在一個劇場里,大家都在看戲。每個人都有座位,大家都能看到演員的演出。忽然,有一個觀眾站起來看戲(可能是為了看的更清楚,也可能因為身高較矮),周圍的人勸他坐下,他置若罔聞,求助劇場管理員,管理員卻不在崗位。於是,周圍的人為了看到演出,也被迫站起來看戲。最後全場的觀眾都從坐著看戲變成了站著看戲。

有什麼區別嗎?

先站起來看戲的人在短時間內看的更清楚了,等到大家都站起來了,所有人看的效果和原來幾乎相同。

只是,所有人都成了站著看戲,所有人都更累了。

所有人,比原來付出了更多的體力成本,得到了和原來一樣的(甚至更差)觀劇效果。

更悲劇的是,雖然大家都更累了,但不會有任何人選擇坐下來看戲。

因為,誰選擇坐下來,誰就啥也看不到。

相反,還會有人開始站在椅子上看戲,引發更多的人也站在椅子上看戲。

於是,一種空前的奇觀出現了,某處的椅子不是用來坐的,而是用來站的。

結果,破壞秩序的人沒有得到持久的收益,而遵守秩序的人則是受害者。

表面上,要怪那個破壞秩序,先站起來的觀眾,是他,首先破壞了秩序。

實際上,真正的責任人,應該是劇場的管理員,畢竟,他是秩序維護者。

‌‌“劇場效應‌‌”綁架教育舉例

‌‌“劇場效應‌‌”正在中國教育泛濫成災。中國教育被惡性失序綁架,在每況愈下中加速墜落。

舉例一:不斷延長的上課時間。

學生應該每天有多長時間的學習時間?國家有規定,生理也有規律。然而,‌‌“劇場效應‌‌”卻一再突破國家規定和學生健康的底線。

以普通人口大省的高中階段為例,其邏輯演變如下:

第一階段(坐著看戲):所有學校都按國家規定執行,比如一周上五天課,每天上8節課,沒有早晚自習,挺和諧的。

第二階段(個別人站起來看戲):突然,有個學校改成一周上六天課,每天上10節課,結果取得了較好的辦學成績。贏得了家長的好評和追捧。

第三階段(所有人站起來看戲):於是,其他學校迫於業績考評和家長的壓力,也被迫跟進。一段時間後,學校都成了六天上課制。一個學校不守規矩必然演變成所有學校都不守規矩(除了那些自己放棄競爭的所謂‌‌“爛校‌‌”)。於是大家的辦學時間達成了新的平衡。

第四階段(站在椅子上看戲):某些學校索性失去下限,改成兩周休息一次,加上早晚自習。更有甚至發展到早上五點起床,晚上十一點才休息。於是,其他學校也被迫跟進。

如此愈演愈烈,甚至有的學校一個月才休息半天,儘管駭人聽聞,但比比皆是。

儘管有部分學校迫於壓力,沒有完全跟進,但再也沒有任何學校(尤其是重點學校)膽敢回到五天上課制、不上早晚自習的起始狀態了。所有學校都退不回去了。

當大家都變本加厲的延長了學生在校學習時間後,所有學校在這個恐怖的節奏下達成了新的平衡:先延長時間的學校在一小段時間內取得一定優勢(如某些縣中),但隨著其他學校的迅速跟進(市中、省中也在上課時間上‌‌“縣中化‌‌”),這些先發學校的優勢也逐漸喪失。各個學校與原來五天工作制的情況下比較,辦學成績和排序沒有本質變化。不同點是:所有學校、學生、教師都更累了,但得到的仍是原來那個排名而已。只是,誰也不敢再回到五天工作制,誰也不敢退回去了。

舉例二:愈演愈烈的補課。

上述舉例說的一般是高中。高中,似乎是政策監管的特區。初中和小學,國家政策還是卡的比較嚴的,畢竟,對這麼小的孩子們下手,大多公辦學校還是略感不好意思的。於是,另一個替代品上場了:補習班。

第一階段(沒有人上補習班):班裡同學們學習成績有好有差,好在老師和家長們並未特別在意孩子們成績好壞,幾乎沒有人會為了提高分數上補習班。這是起始狀態。回顧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學校,那時社會上幾乎沒有補習班這種鬼東西存在。

第二階段(個別人上補習班):突然,有同學利用周末時間補課,或者是上的補習班,或者是找的一對一的家教,短時間內提升了自己的成績排名,引發了其他家長的效仿。

第三階段(大部分人上補習班):於是,競爭愈演愈烈,別人上補習班成績提升了,你不上補習班就相對落後。班級里幾乎所有同學都上了補習班。結果大家的成績排序又回到了起始狀態。

第四階段(追求名牌補習班和名校老師):上補習班已經不夠給力了,需要上名牌補習班,找名校老師補習。‌‌“你家孩子報的哪個補習班?‌‌”,已經成了很多家長聊天的中心話題。某些‌‌“名牌補習班‌‌”一位難求,招生甚至比公辦名校還牛氣,放學時常常造成交通擁堵。一些‌‌“名校老師‌‌”更是炙手可熱,大賺鈔票。更有補習班或老師違規宣傳,拉大旗扯虎皮者有之,李鬼冒充李逵有之,坑蒙拐騙者也不乏其人。

過去是學習差的上補習班,現在是學習好的上補習班。為什麼好學生也上補習班?因為別的好學生也正在補習,正在變得更好,你不努力就會落後!至於學習差的,甚至連補習班也不收。好多補習班,要報名需要先考試,掏錢還不一定讓你來上。

如此愈演愈烈,可苦了家長和孩子們了。

弔詭的是,如此惡性競相上補習班的結果,得到的是和原來一樣的排序和升學結果。不同點在於:家長們的經濟負擔更沉重了,孩子們的童年更加悲催了。而補習班和補習老師則大肆斂財,喜笑顏開。道理都明白:如果大家都想通了,都不上補習班,給孩子們減負,給家長們鬆綁,不好嗎?但,誰也回不去了!因為誰也不敢也不願先停下來!誰先停下來誰吃虧啊。

舉例三:瘋狂的作業。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寫作業。

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作業落九天。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班作業到客船。

洛陽親友如相問,就說我在寫作業。

衣帶漸寬終不悔,作業消得人憔悴。

……

關於作業的吐槽已經太多太多。

前一段微信朋友圈一篇家長陪孩子寫作業的推文一度刷屏。文中提到:陪孩子寫作業成了危險工種,陪寫作業導致家長心肌梗塞。還開出了陪孩子寫作業的必讀書目:第一階段《親密育兒百科》、《孩子你慢慢來》、《讓孩子做主》,第二階段《莫生氣》、《佛經》、《老子》、《論持久戰》,第三階段《心臟病的預防與防治》、《高血壓降壓寶典》、《強迫症的自我恢復》,第四階段《活著》……

作業,又是如何理直氣壯的在蹂躪學生的同時又折磨著家長呢?

同樣,可以在‌‌“劇場效應‌‌”中找到答案。

第一階段(作業不多):上世紀八十年代,是作業的童年時期,那時科目少,作業也少且簡單,放學也早。完成作業都不是問題,寫完作業還能愉快的玩耍。課餘男生上樹掏鳥窩,下河捉魚鱉,女生跳皮筋,做手工,都是學生時代的常態。

第二階段(作業變多):某些科目或老師增加了作業,這門科目成績立竿見影的提升,迫於考評的壓力,其他各科紛紛跟進。

第三階段(作業變態):只增加作業數量已經過時了,作業的種類和形態也與時俱進。除了老師改的作業,還有家長改的作業,除了課內作業,還有課外作業、展示作業、探究作業、網路教育作業、全程簽字改錯、微信打卡、拍照上傳……。作業已經成了家庭和諧的頭等大事。

第四階段(作業發瘋):作業,重在落實,落實,關鍵在家長。寫作業成了衡量學生學習態度和家長對學校支持力度的最重要維度。不寫作業要罰站,甚至停課,在許多學校已成為常態;監督作業不力的家長被請到學校面談也屢見不鮮。

同樣悲劇的是,當每個學生和每個學校都多寫了這麼多作業後,他們成績排序與作業少時並不會有顯著變化。只是,所有的老師、學生、家長都更加疲憊不堪,日益心力交瘁。而,更深層次的問題在於:多寫了這麼多作業後,學生們對學習這件事充滿了厭惡,對學校這個東西充滿了憎恨。學校?不存在的,只是一個集中起來被懲罰寫作業抄作業罰作業的地方而已。尤為要命的是:誰也停不下來了,誰也不敢少布置作業,誰也不敢不布置作業。

君不見,高堂明鏡寫作業,朝如青絲暮成雪。

君不見,車轔轔,馬蕭蕭,行人作業各在腰。

君不見,望長城內外,唯余作業;大河上下,作

業滔滔。

君不見,作業正在侵蝕休息,驅趕娛樂,摧毀健康,破壞親情,奴役未來。

孩子們未必能贏在起跑線,可能要先累死在作業本中。

舉例四:尷尬的優秀教師。

瘋狂的惡性競爭不但鯨吞著學生和家長,也蹂躪著教師,甚至使課堂生態發生逆向淘汰。

前幾天和一個初中學校的老師聊天。她是一位有近二十年教齡的優秀政治教師,教學成績一貫優秀,課堂有趣有料,深受學生歡迎,也在各類公開課競賽中名列前茅。然而,這位公認的愛崗敬業的資深優秀教師卻尷尬又無奈地成為了學校考評體系中的‌‌“後進教師‌‌”。

究竟是發生了些什麼呢?

事情是這樣的,這所中學師資不夠,學校讓一個職員(完全沒有任何教學經驗,學的是體育專業,不是政治專業。)代理幾個班的政治課。這位代理老師缺乏政治課的理論和專業素養,所以也談不上什麼課堂技巧,更沒有什麼情景化,探究化教學。上課先用十分鐘時間讓學生劃一下重點,剩餘三十分鐘採取各種手段讓學生背,人人過關的背誦。背不熟的同學下課後就到辦公室接著背誦,完不成背誦任務的約談家長。

一學期後,這個老師帶的成績遙遙領先。學校領導對代課的‌‌“外行教師‌‌”刮目相看,讚譽有加。批評政治學科其他老師是‌‌“假內行‌‌”,要向這位代課老師學習提高成績的‌‌“先進經驗‌‌”。

於是,這個學校的課堂也呈現出類似的‌‌“劇場效應‌‌”,老師們放下了啟發誘導的教學方法,課堂不再採取信息技術,不再拓展課外資源,不再討論展示,不再鑽研教材教法,也無心學習什麼課改經驗,全部變成了背書+默寫的教學方式。

課堂生態徹底淪陷。

當所有課堂都淪為了背背背,練練練後,學生的成績又回到了原來的排序,所有的老師業績也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只是,學生們更累了,更厭學了,因為課堂變得‌‌“沒意思‌‌”了。

只是,老師們更傻了,更倦怠了,因為教學變成了體力勞動。

你看,本應該讀書、思考、討論、滋養靈魂,激發思想,孕育智慧的學校正淪為製造背書機器,批量生產文盲,摧毀文化血脈,扼殺創造力的集中營。

這就是‌‌“劇場效應‌‌”泛濫的惡果。這就是劣幣驅逐良幣的逆向淘汰。

舉例五:肆無忌憚的超級中學。

當‌‌“劇場效應‌‌”相互疊加,把封閉管理+集中補課+集中訓練+違規招生等幾種劇場效應形成組合拳時,一種人類教育史上前所未有的怪胎橫空出世了,這就是:超級中學。

其他國家皆無,唯我華夏獨有。

歷史從未出現,當下愈演愈烈。

第一階段(沒有超級中學):各個學校按國家政策有序招生,各個學校都有自己的特色和亮點。

第二階段(超級中學崛起):某個中學採取超常手段,延長在校時間,周末補課,尤其是採取重金吸引外地尖子生源和外地優秀教師,升學率突飛猛進。並迅速擴大招生規模。

第三階段(超級中學膨脹):隨著升學率上漲和招生規模擴大,超級中學對周邊的優質生源和優秀師資形成虹吸效應,並通過‌‌“借讀生‌‌”‌‌“分校生‌‌”‌‌“補習生‌‌”的高昂學費獲得豐厚的利益回報,然後再用雄厚的資金繼續吸引外圍甚至全省的優質生源和全國的優秀師資,形成辦學規模擴大+壟斷尖子生+資金鏈回報+聲譽提升的滾雪球效應。

第四階段(超級中學模式推廣):隨著一兩所超級中學的崛起,其他有實力的中學也步超級中學後塵;無實力的周邊縣區中學招生和辦學水平快速下滑,甚至全省範圍內的普通中學陷入大面積的崩塌。

結局:只要是有超級中學存在的地區或省份,所有學生的求學之路變得更加艱難。

其一、進入超級中學的尖子生要投入更多時間和精力才能比拼過越來越高的分數線;

其二、單靠分數無緣進入超級中學的中等生,他們必須花費大把的高昂學費(高達幾萬甚至幾十萬)才能獲得超級中學的學位,升學的經濟成本劇增,事實上是扼殺了中下階層子弟的上升通道;

其三、具備學習潛力,但經濟條件較差的普通學生,只能在日益塌陷的普通中學讀書,求學之路更加艱難,上升通道更加狹窄;

其四、至於原本學習成績較差的一般學生,只能早早輟學打工。

超級中學的存在並未真正提升所在省份的教育質量,也不會增加名牌大學在該省的招生量。只是讓該省的學生更累,老師更累,普通中學淪陷,家長經濟負擔劇增。

而超級中學,實際上是超級中學的管理層,才是這種變態‌‌“劇場效應‌‌”的唯一獲利者。

可是,你以為超級中學的滋味好受嗎?未必。

超級中學如同在刀尖上跳舞的獲利者,風口浪尖,高處不勝寒,它時刻在提心弔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它不敢有絲毫放鬆,它根本停不下來。只要它稍一閃失,略一失誤,其他超級中學就會迅速取而代之。

誰也停不下來。

變態的陀螺要想穩定,只能加速旋轉。

只要放慢了旋轉步伐,就意味著崩潰。

誰是‌‌“劇場效應‌‌”的受害者?

‌‌“劇場效應‌‌”覆蓋之下,人人皆是受害者。.

孩子們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本來他們不必寫這麼多作業,上這麼多補習班,熬這麼多夜。他們本來可以有充足的睡眠,有愉快的遊戲,有郊遊,有閑暇,可以發獃,可以跑步,可以讀書,可以寫詩,可以交友……。可是現在的孩子們真是太苦太累了。熬夜到十一點十二點的小學生並不罕見,通宵寫作業的中學生也不乏其人。至於傳說中的雙休,不是在作業中度過,就是在補習班之間穿梭。可他們如此辛苦,得到的不過是和原來幾乎一樣的結果。在被如此單調機械枯燥的約束十幾年後,他們離開學校時,往往對讀書這件事充滿了厭倦。你還能指望這一代人有什麼創新精神?

家長們也是受害者。錢包被掏空了,身體被榨乾了,親子關係被破壞了。成功者永遠是少數,大多數家長們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希望也陸續破滅。為了孩子的未來透支了孩子的成長,為了所謂的分數摧毀了家庭的和諧,結果到頭來才發現,所謂的高分並不能帶來傳說中的成功。當孩子身心破壞,當親情殘破不堪,即使少數孩子出人頭地功成名就,這樣的成功又有何意義呢?

老師們也逃不過。表面看某些老師從補習中獲利不少,但大多數老師捨棄了自己的健康和家人,也未必能成就學生的輝煌。學生辛苦,家長心苦,老師命苦。工作時間如此之長,法律規定的雙休日和寒暑假,對於中國的高中教師來時,一直是個遙遠的傳說。更為滑稽的是,在付出如此高強度的勞動後,他們終究會發現,自己培養的學生除了獲得幾個分數,在人格、道德、思想等方面幾乎毫無建樹。

從本質上看,‌‌“劇場效應‌‌”綁架了教育。在惡性競爭中,教育實現了自我異化。學校在製造文盲,教育在摧殘文明。

往大了說,幾代人全部沉浸在考試中不能自拔,如此成長起來的人才,其創新能力不容樂觀。改革開放近四十年了,我們的大部分工業品產量已躍居世界第一了,可是,我們的人才培養水平又位居世界第幾呢?

誰製造了‌‌“劇場效應‌‌”?

是學生嗎?可是努力學習、出人頭地並不是錯啊。

是家長嗎?可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也不算錯啊?

是教師嗎?提升考試分數,就是教師的責任啊。

是學校嗎?學校在種種壓力下,要生存啊。

秩序的破壞是集體合謀的後果。

人人既是秩序失衡的破壞者,又是秩序失衡的受害者。人人既是受害者,又是凶手。

當雪崩到來時,每一片雪花都說和自己無關。正是無數片自認無辜的雪花合謀了雪崩;當洪災襲來時,每一條小溪都說和自己無關,正是無數條小溪合謀了洪水。只要災難的鏈條足夠長,參與的人足夠多,每個人都可以用‌‌“沒辦法‌‌”‌‌“和我無關‌‌”來推脫責任。

是孩子們願意上補習班、寫作業嗎?並不是。

是家長們樂意讓孩子受苦受累嗎?並不是。

是評價尺度的單一,是過度惡性的競爭,是監管的缺位,是相對匱乏的資源,是生存的焦慮,是下一代不能輸的恐懼,綁架著家長、孩子和老師們。

當然,還是要區分主次責任。

第一,是監管者的監管缺位。維護秩序是監管者的本職工作。學生在校時間一再延長、非法補習機構泛濫成災、作業數量不斷加碼、超級中學違規招生,國家早都有明文規定限制,可這些規定卻形同一紙空文。監管者應對‌‌“劇場效應‌‌”的失衡負主要責任。

第二、是教育者的欲拒還迎。學校和教師應該是抵擋‌‌“劇場效應‌‌”的重要防波堤,面對惡性的競爭、利益的誘惑、家長的壓力,教育者應該有起碼的良知和操守,不能一再喪失底線。這個底線就是:不違法,不違規,不傷害學生的身心健康。在這一防波堤中,學校的管理層責無旁貸。

第三、是無良商家和媒體的大肆攪局。大量的補習機構為了牟利,利用各類自媒體或紙媒體,大肆違規宣傳,無所不用其極,營造‌‌“不能輸在起跑線‌‌”‌‌“升學秘籍‌‌”‌‌“提分寶典‌‌”‌‌“名師點撥‌‌”……等等虛假信息,加劇了家長和學生的學習焦慮。

第四、家長和學生。是被裹挾到洪流中的弱勢群體,無力制定政策,無力甄別信息,無法改變規則,只能在洪流中掙扎自救。他們的每一次自救都無意中加劇了洪水的泛濫,大部分結果是既傷害了別人,也無助於自己。

夢想:學校的未來

除了寫作業,除了考試,學習還有別的含義嗎?

除了刷試題,除了上課,學校還有別的教育嗎?

讓孩子們少寫點作業,天不會塌。

讓孩子們少參加補課,地不會陷。

沒準,他們能學的更輕鬆,更高效,更愉快。

看到有人描述這樣的學校。

在未來,有這麼一所學校。上午上文化課,下午上興趣課和社團活動,包括體育、音樂、美術、手工、舞蹈、話劇、詩歌、哲學、遊戲、科技製作……。晚上,讀本書,寫文章,看電影,散步,開晚會,或者發獃。周末,是郊遊、體育比賽、社會實踐或參觀博物館。

這樣的學校並不貴,至少不會比上補習班貴。

也許,這一天並不遙遠。

也許,這未來即將到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韋三玉的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