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人心就是最大的國運:抄底只能抄未來的底

——以信任的重建對沖信用的收斂

宣示了正確的信念,還需要展示穩健的信用,只有換得真正的信任才能獲取讓經濟爬出底部的信心。這裡面自然就需要有專業的經濟政策與精準的調控技術作保障了。否則僅憑著良好的初心,未必能達到願望的彼岸。

均衡博弈相信了,所以公眾號今夜重開。貨幣交易員們信了,所以人民幣飆升了;國內的商品交易員們信了,所以內盤豆粕跌停;美國市場也信了,所以美豆期貨直線飆升;庫德洛、納瓦羅們也信了,說生效的關稅也能取消;川普的推特將阿根廷的會面作為一場喜劇進行預告。一夜之間,畫風急轉,冰火九重天。所有的一切來源於兩件事:早上的一個會,晚上的一個電話。

一切都來得很突然,一切都那麼順理成章。

早上座談會的宣示,是給人民立了一張"字據",要解除舉國上下過去幾年來方向的迷茫和道路的恐懼。

晚上元首間的通話,是給全球傳達一種"信號",要緩解中美之間不斷升級的貿易衝突、政治對壘和地緣對抗。

至少,以今夜的輿論場,絕大部分網路上的中國人表示了最堅定的支持,當然還有那些將信將疑的表情。

歷史又一次證明,中國的人民是溫順而又寬容的,是平和而又堅忍的;是一群但凡有希望就願意在篳縷中前行,但凡給機會就能在夾縫中奮鬥,但凡能導正就能在寬容中諒解,但凡有共識就可以在艱難中共克的"優秀國民"。相比於全球的其他政府,我們的黨我們的政府所擁有的最足以傲視全球的資產,是這十四億隻要陽光能打在臉上就可以無比燦爛的人民。這樣的人民怎麼可以辜負,十四億人的道路又怎能兒戲。

還好,歷史車輪,今夜折返。一人轉念,舉國迴環。

作為一群經濟學者,過去的兩年我們放棄了在短期趨勢、局部市場、技術分析等宏觀經濟中細枝末節上的所有公開研究,因為經濟制度的根本取向是我們進行宏觀研究的前提和基礎,大道不存,毛將焉附。

今夜,我們又重燃了希望。因為匹配於經濟領域的市場經濟,在研究與學術領域我們更需要一個開放、平等、自由的思想市場。很多事情不是非要到無解的地步才能重頭,很多成本並不需要在常識的領域進行試錯。

宣示了正確的信念,還需要展示穩健的信用,只有換得真正的信任才能獲取讓經濟爬出底部的信心。這裡面自然就需要有專業的經濟政策與精準的調控技術作保障了。否則僅憑著良好的初心,未必能達到願望的彼岸。

就當前的宏觀形勢來看,救市與托底的迫切可能會出現在技術手段上違背經濟規律的急功近利:一是在市場監管的過程中,如何避免從"管死"到"放亂"的歷史循環,實際上我們需要的是一套"公開、公平、嚴肅、清晰"的法制規則,減少相關部門人治的裁量權(無論是資本市場、環保升級、供給側改革等相關領域)。二是在市場救助的過程中,如何界定公帑動用的規則和相關市場主體應該承擔的責任,否則,也會造成市場信用的耗散。三是在市場出清的過程中,如何判定和識別不同利益主體部門的好資產和壞資產,否則,僵化的利益格局將會以慣性的路徑綁架和阻礙本輪市場的出清和結構的調整。四是中國的市場經濟要真正的成熟,必須從政府管控向法制調控進行根本徹底的轉型,比"一個行動勝過一打綱領"更管用的是:一套公平有信的制度更能減少那些不得已的行動的必要。

可以預見,當今天理念的宣示轉化成行政動作的時候,市場還會有各種爭論與批評,人民們再淳樸也難免受到塔西佗陰影的干擾,治標不如治本,王法不如約法,信心不如信任,市場真正需要的是:無外於任何人的、有保障可預期的公平公正的法制環境。

最後,我們還想給投資者們作一點兒提醒:宏觀經濟依然處於探底的周期,經濟有自己的規律,情緒的高漲並不代表市場的出清、調整的結束和資產估值的修復,在底部區域更應該小心謹慎,因為周期中最大最劇烈的風險來自於尾部。由於政府的干預和救助,市場將會形成一種特別資產:風險緩釋類資產,伯南克式緊急救助的核心是避免各種資產的風險引起循環共振,通過政府的救助可以讓部分壞資產的價格風險緩慢釋放,但這類資產在趨勢的面前終將湮滅,比如有些上市公司的股票終將一文不值。抄底抄的不是過去的底,而是未來的底。

人心是最大的國運,吾鄉吾土吾國吾民,祝願我們偉大的祖國國運昌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微信號均衡博弈公共研究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