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報應不爽!文革「造反派五大領袖」的結局

文革期間,充當中共打手的“造反派五大領袖”。(網路圖片)

文革期間,北京大學的聶元梓、清華大學的蒯大富、北京航空學院的韓愛晶、北京師範大學的譚厚蘭以及北京地質學院的王大賓,統稱為北京“造反派五大領袖”。這五大人物的命運毫無例外,他們在毛澤東活著的時候就被拋棄,當他們失去利用價值的時侯,必需隨時為任何時期、任何人物、任何事件做出犧牲。這就是中共的體制,也是他們助紂為虐的報應

北大聶元梓

聶元梓,是一位出身河南滑縣的文化大革命時期北京大學造反派領袖。她從事中共意識形態宣傳工作,思想上極度左傾。文革開始時,北大哲學系黨總支書記聶元梓因張貼《宋碩、陸平、彭佩雲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幹些什麼?》大字報,被毛澤東稱譽為“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大字報”。從此,全國上下興起了造反運動。聶元梓主管的北大,武鬥持續升級。1969年11月,當選為中共第九屆中央委員會候補委員。

後來,聶元梓被定性為“五・一六骨幹分子”,配到江西省鯉魚洲北大分校農場勞動。1971年初,聶元梓被隔離審查,限制行動自由。“四人幫”倒台後,1978年,聶元梓首次鋃鐺入獄。1983年,57歲的聶元梓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誣告陷害罪判處17年徒刑、剝奪政治權利4年。聶元梓上訴被駁回,被從公安局7處的看守所押送到延慶監獄服刑。

出獄後,聶元梓孤苦無依,既無住處,又無任何生活來源,再加上長年被整,落下一身的病痛。而她的三個子女皆因受其牽連,自顧不暇。做生意又被騙錢。晚年她過著與保姆相依為命的生活。

北師大譚厚蘭

譚厚蘭,1937年出生在湖南省望城縣。1965年作為調干生到北師政教系學習。她是文革期間率領紅衛兵破壞砸爛曲阜孔廟、孔府、孔林的主要人物。

1966年,譚厚蘭組織了北京師範大學“毛澤東思想紅衛兵井岡山戰鬥團”並任總負責人。11月在康生授意下,以“中央文革小組”名義,率隊200多人到山東曲阜造“孔家店”的反。聯合當地造反派成立“徹底搗毀孔家店革命造反聯絡站”,召開徹底搗毀孔家店的萬人大會。在曲阜的29天,譚厚蘭組織造反派燒毀古書二千七百餘冊,各種字畫九百多軸,其中有國家一級保護文物七十餘件,珍版書籍一千七百餘冊;砸毀包括孔子墓碑在內的歷代石碑一千餘座,搗毀孔廟,破壞孔府、孔林、書國故址,鉋平孔墳,挖開第七十六代“衍聖公”孔令貽的墳(共破壞文物6618件),對其曝屍批判。

1970年,清查“516分子”運動開始,譚厚蘭被調回北師大隔離審查,交代問題,從此失去了自由。1975年審查結束,她被安排到北京維尼綸廠監督勞動。1978年4月,北京市公安局又以反革命罪正式逮捕譚厚蘭。1981年,譚厚蘭檢查出患有宮頸癌,被保外就醫。9月,又允許她回老家湘潭治病。1982年11月,她在北京死亡,時年45歲,沒有結婚。

北京地質學院王大賓

王大賓,出生在四川省涼山。1961年考入北京地質學院探工專業。畢業前夕,王大賓狂熱地投入了那場席捲全國的“造反運動”,拋頭露面,拉起隊伍,很快被中央文革小組相中,成為當時的“五大學生領袖”之一。1971年,王大賓因“516”問題被押回北京地質學院隔離審查,並被開除了黨籍。1978年,他又以反革命罪被捕,一直關押在武漢第一看守所。

1983年,王大賓獲釋出獄返回成都。王大賓後來曾任都江堰市都信鑿岩釺具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同時還兼任中國鋼協釺具協會常務理事,中國岩石破碎學會常務理事。當有人稱讚他在擔任總經理期間做出的一些成績時,他說幹了點實事,遠遠彌補不了自己造成的損失。

北航韓愛晶

韓愛晶,出生在江蘇漣水縣。後考上北京航空學院。文革開始,他在去國防科委“請願”靜坐的28個晝夜,空前活躍而堅定,一躍成為名噪一時的北航“紅旗”戰鬥隊的“總勤務員”(即總司令的代名詞),成了顯赫一時的風雲人物。

1966年12月,江青授意韓愛晶派紅衛兵到四川成都把彭德懷押回北京。翌年7月9日,韓愛晶強行針對彭德懷逼供和毆打,聲稱“審斗會”要“刺刀見紅”,要彭德懷交待“你為什麼在廬山會議上寫信反對‘三面紅旗’?”“你為什麼反對毛主席?”彭德懷被“打翻在地”七次,前額受傷出血,第五和十肋骨骨折。一個星期後,北航又召開了數萬人的“批鬥大會”,不顧彭總的嚴重傷病,會上對彭德懷搞“噴氣式”,會後又掛牌游斗,並再次毒打彭總,連陪斗的張聞天頭部也被打成血腫。同時,他們在北航院內設立了名為“隔離室”的監獄18處,先後立案審查了465人,其中170人受到非法關押,造成20餘人非正常死亡。

1979年,公安機關正式逮捕了韓愛晶。1983年3月16日,韓愛晶被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送往青海省塘格木農場服刑。出獄後去深圳經商。2003年韓愛晶內退,在一公司擔任顧問等職務。

清華蒯大富

蒯大富,1945年出生於江蘇鹽城。文革五大學生領袖之首。他的行為給毛澤東出台“我的一張大字報”起了重要的催化作用。其次,他還要為“清華百日武鬥”負主要責任。1970年,清查“516分子”,蒯大富是重點清查對象。11月初,他被押回清華受審。

73年被安排到北京石化總廠東風化工廠勞動。1978年4月19日,蒯大富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1983年3月,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被告人蒯大富徒刑17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