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悉尼先驅晨報:中共在新疆 將一個漢族男人送到維族寡婦家中

——被關在中國沙漠「再教育」中心裡的人們

Byler採訪了十幾位新疆的公務員,他們以‌‌「親戚‌‌」的身份被派去住進維族家庭里,他們的工作是監視。 中共當局指示他們在一周的共同生活中,做筆記,評估這家維族人對中國政府的忠誠度。並指示他們要檢查屋裡是否有古蘭經,是否觀察到有周五的祈禱和齋月齋戒。

本文譯自《悉尼先驅晨報》11月2日的報道。大多數人只是從空中看到它們,但記者Kirsty Needham冒著危險,來到新疆,實地探索中國這些龐大並日益擴展的拘留中心網路。

這些遠在中國西部的建築讓身在澳大利亞的維族人難眠。人們進去了,沒有出來。

‌‌“每個人都在談論他們被摧毀的夢想‌‌”,悉尼居民Ruqiya(不是她的真名)談到他們這些海外維族人的焦慮程度時說。

在過去的18個月里,數百座這樣的建築物在中國偏遠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沙漠城鎮中湧現。

中國政府拒絕承認新疆1000萬維族穆斯林中有多達100萬人被關押在內。它聲稱這些建築物是向講突厥語的維族人教授中文的教育中心,作為‌‌“消除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環境和土壤‌‌”運動的一部分。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將會在周二的一次審查中要求中國提供有多少人未經指控而被關押的統計數據,並呼籲立即釋放他們。

學者們說,維族人在塔里木盆地的存在可追溯到8世紀,他們與中國的統治有著250年不穩定的關係。

該地區的古代歷史在政治上有爭議,但據說維吾爾族在公元934年接受了伊斯蘭教,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傳統,吸引了絲綢之路上的旅行者。

Ruqiya已經12個月沒有和她在新疆的家人說上話了。他們不會接聽她的電話,也不會在社交媒體上回復。只要有一個親戚住在海外,就足以讓一個維族人被懷疑,並導致被關押。

因此,不知道家人狀況,讓Ruqiya這樣生活在海外的維族人恐懼感惡化。她的家人是否被帶走了?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古老絲綢之路的綠洲小鎮吐魯番,傳統的建築是黃泥磚房。在一道高牆後面,這些現代大型的白色建築物顯得很突出。它們裝有監控攝像頭。在旁邊的土地上正在建築更多這樣的樓。

當澳大利亞費爾法克斯(Fairfax)媒體記者前往新疆試圖了解中國西部地區的情況時,一名吐魯番居民對記者說,‌‌“它們非常之大,40%的城鎮都在裡面‌‌”。

自該中心開始運營以來,那位居民兩年里沒聽說過有人從裡面出來。

沿著同一條路幾百米處是另一個大型中心。僅在吐魯番,就有7個這樣的中心。

根據地方當局的規定,關在裡面的囚犯每周可以撥打一個電話,每15天可以接受一次家人探訪。

記者被告知,許多被關進去的人,他們的手機里被警方查到有被當局視為‌‌“太伊斯蘭‌‌”或不安全的信息,警方使用一種可以閱讀阿拉伯語及掃描數字化內容的設備。

由於中國政府試圖阻止它無法控制的媒體前去訪問,鮮少有外國記者能夠到達那些中心並獲得照片。

即使在那些中心外面,吐魯番當地的維吾爾人似乎也受到中共當局的封鎖。

在每個道路交叉口都有一個大型警亭,有一名戴著頭盔、手持一根大木棒或電棍的警員站在前面。更多警員隨意檢查維族人的汽車和摩托車。

在那裡,交通稀疏,山羊沿路徘徊。但是,每天都有十幾輛黑色四輪驅動車和麵包車的車隊在城裡徘徊,閃著燈,以達到最大的震懾效果。

在一間小學外面,穿著迷彩服的婦女,拿著超大的木棍在學校交叉口巡邏。

公共建築上安有帶刺的鐵絲網。紅色廣告牌宣稱:‌‌“堅決貫徹黨中央和習近平同志制定的新疆戰略。‌‌”

當我十年前訪問新疆時,市場是一個生動的戶外社區,現在,市場是在一個籠子里。重型鐵欄攔著一個暗暗的、加了頂蓋的市場,入口處有一個安全人員把守,及有一個步入式掃描儀。

在市場裡面,在賣吐魯番葡萄乾的攤位中,找不到工作年齡段的維族男性。在外面的街道上也很少見到。他們去了哪裡?

下午晚些時候,一些年長的維族男女聚集在街上聊天,那些婦女們展示著捲髮和蓋到小腿的裙子,男人們剃光了鬍鬚。這是一個重大變化,小鎮以前常常見到頭巾。

2017年,中國政府通過了反極端主義的法令,禁止戴面紗和留‌‌“異常‌‌”的鬍鬚等。違反15項‌‌“極端行為‌‌”的禁令可以導致一名維族人被關進這些中心。

要進入一家吐魯番餐廳,品嘗該地區著名的手拉麵,食客們必須通過由一名武裝人員監督的掃描儀。戴著紅袖章的女服務員在擦拭桌子的時候宣布她們是警衛。

另外一位居民厭惡地表示,新疆肯定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因為有這麼多警察和監控攝像頭。

但中國政府對伊斯蘭影響的鎮壓已超越了公共領域,進入家庭。華盛頓大學人類學講師Darren Byler說,新疆有多達一百萬中國公務員被派往維吾爾族村莊,傳播當局的價值觀。

Byler採訪了十幾位新疆的公務員,他們以‌‌“親戚‌‌”的身份被派去住進維族家庭里,他們的工作是監視。中共當局指示他們在一周的共同生活中,做筆記,評估這家維族人對中國政府的忠誠度。並指示他們要檢查屋裡是否有古蘭經,是否觀察到有周五的祈禱和齋月齋戒。

還有一個問題:這家人是否認識任何在海外的人?Byler在發表在ChinaFile網站中的文章中寫道,中共當局建議這些做客的漢族公務員向招待他們的維族家庭提供啤酒,以作為一種測試。

一些維族人告訴費爾法克斯媒體,他們對入侵家庭隱私的做法感到苦惱。一名在澳大利亞的維族人說,一位寡婦必須允許一名漢族男子進入她的房子,並且每個月在那裡過夜幾次。‌‌“將一個男人送到寡婦家中——這在漢族文化中甚至都不被接受‌‌”,她說。

直到幾周前,中國政府還否認存在任何‌‌“再教育中心‌‌”。但是這些建築計劃的規模以及大批維吾爾人的消失使得這種否認的方法難以為繼。

中國國家電視台於10月16日打破官方沉默,播放了一部宣傳紀錄片,描繪了新疆的少數民族窮人在職業培訓中心裡免費學習普通話課程,接受國家法律的指導,並提供工作技能,這將讓他們過上更好的生活。‌‌“學員們‌‌”有基本收入,並通過舞蹈比賽和體育運動表現出他們過著‌‌“豐富多彩的生活‌‌”。

第二天,官方報紙登出了新疆第二把手雪克來提·扎克爾(Shohrat Zakir)數千字的講話,他說大多數‌‌“學員‌‌”都反思了他們的錯誤,並看到了宗教極端主義的危害。

他說,預計第一批‌‌“學員‌‌”將有足夠的技能完成他們的‌‌“課程‌‌”,並在年底前獲得證書。世界正在觀望和等待。

(譯文有刪節)

原文鏈接:'Ruined dreams':the people locked up in China's desert're-education'centres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