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香港社運及文化界 快閃抗議北京干預表達自由

多名香港社運及文化界人士星期日舉行街頭快閃行動,表達對現居澳洲的華裔異見藝術家巴丟草被撤展的關注以及支持言論自由。

參與快閃行動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表示,今次中共當局施壓取消巴丟草展覽,是懼怕中國大陸、香港及俄羅斯的異見份子集合,表達對人權及自由的關注。

巴丟草原定上星期六在香港舉辦諷刺中國時政的藝術展”共歌”。不過,主辦單位表示,受中共當局威嚇,基於安全考慮取消展覽。

十多名香港社運及文化界人士,包括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等,以及原定擔任巴丟草”共歌”展覽開幕嘉賓的俄羅斯異見樂隊Pussy Riot兩名成員,星期日(11月4日)傍晚由中環閣麟街,快閃遊行到前中區警署改建的”大館”博物館,聲援中國大陸、香港以及俄羅斯的政治犯,同時表達到華裔異見藝術家巴丟草近日被迫撤展的關注。

黃之鋒等人快閃爭表達自由

多名參與快閃行動的示威者,戴上紅色的頭套面罩,手持巴丟草的畫作,以及寫上”Pussy Riot supports Hong Kong”(Pussy Riot支持香港)、”創作自由不容剝奪”等字句的標語,又以英文高叫”爭取人權、爭取表達自由”等口號。

黃之鋒表示,香港面對中共治下的強硬路線,表達及創作自由不斷被收緊,他又認為今次巴丟草被迫撤銷展覽,是中共當局懼怕中國大陸、香港及俄羅斯的異見份子集合。

黃之鋒說:”而我相信今次令到有關當局選擇向巴丟草施壓的原因,就是因為它懼怕中國大陸、香港及俄羅斯的異見份子集合在一起,去表達我們對於人權自由的關注,相信我們的行動及我們的連結,真正是反映出我們對於言論自由,以及人權的關注。”

關注中、港、俄羅斯政治犯

黃之鋒表示,選擇在”大館”進行快閃抗議,是因為今次是香港本地文化界,表達自由受侵害的事件,而且”大館”前身是一個監獄,行動同時是聲援中國大陸、香港以及俄羅斯的政治犯。

黃之鋒說:”目前在香港依然有30多位政治犯在監獄裡服刑,我們希望透過這個行動,表達我們的關注。”

撤展後文化講座移師深水埗

原訂上星期六(11月3日)在香港開幕的巴丟草作品展覽”共歌(Gongle)”,主辦單位在開幕前夕表示,受到”中方威脅”突然叫停展覽,開幕典禮附設的文化講座亦被迫取消。

講者之一的香港藝術家黃宇軒,牽頭將文化講座移師到深水埗獨立藝文空間”合舍”,如期在上星期六晚舉行,而講座主題則改為”對談藝術與表達自由:響應巴丟草撤展事件”。

黃宇軒在講座上表示,巴丟草的”共歌”展覽猶如香港藝術創作自由的測試。撤展後他曾多次嘗試聯絡巴丟草,但至今仍未聯絡上,擔心對方的人身安危。

藝術家指中國銳實力影響國際

黃宇軒表示,這次展覽涉及巴丟草多幅以香港為題的作品,他認為香港人理應關注。以開幕活動為例,原本有超過500人在社交網站面書上表示有意出席,但是展覽叫停之後發聲的人不多,報道事件的香港傳媒也不多,令他對香港人以往”不平則鳴”的信心亦逐步磨滅。

黃宇軒接受訪問表示,這次巴丟草被撤展事件性質特殊,因為巴丟草不是香港藝術家,也不是香港當局向主辦單位施壓,他認為事件反映就算一些國際性的展覽,現在也會因為中共政府的干預而被迫取消,類似的事件在全世界都有可能發生,藝術家以致學者的表達自由都不斷受到中國”銳實力”的影響。

黃宇軒說:”最近有些政治科學家說這些就叫做”China’s sharp Power”,中國”銳實力”,就是固意去封殺很多批判政權的東西,這件事情不單是中國大陸內部,就算在外國大學的學者的空間都變到愈來愈細,都會受到威脅,所以我覺得更加需要大家一起,一旦有人表示他受到威脅的時候,就出來支持他。”

港人對言論自由愈來愈灰心

黃宇軒表示,作為藝術家如果他自己受到恐嚇,都可能怕到甚麼都不敢做,如果其他人願意支持被恐嚇的藝術家,應該儘可能在不影響個人安全的情況下,傳播有關藝術家的作品,例如最近有很多網站轉載巴丟草的作品。

黃宇軒又表示,巴丟草展覽被迫取消前,他的社交網站已經有不少人留言,認為今時今日在香港不可能辦得成這類題材敏感的展覽,怎料不幸言中,他認為這類留言反映港人對言論及表達自由愈來愈灰心。

黃宇軒說:”其實大家有這樣的憂慮,反映香港已經不再是原本我們所熟悉的,很歌頌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但這個已經是好一段時間,即是那個衰退。”

學者指北京首次直接介入香港展覽

有豐富策展經驗的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管理碩士課程主任何慶基,在講座上對巴丟草被撤展事件表示”震驚”,他認為是北京當局首次直接介入香港藝術展覽的案例。

研究當局審查(censorship)有多年經驗的何慶基表示,中共當局對藝術審查的界線相對明顯,反觀香港政府則一直含糊其詞,一副”你應該知道”(you should know)的猜度姿態,他認為更加恐怖。

面對當局審查,何慶基表示,市民應該更富創意地響應,他舉例可以將巴丟草的作品掛在背包上,然後到街上行走作”流動展覽”。

中共整體政策愈來愈收緊

何慶基接受訪問表示,據他的經驗,今次是北京直接影響香港的藝術展覽,情況相當令人震驚,他認為背後的原因可能是中共整體的政策愈來愈收緊。

何慶基說:”其實一些展覽針對中共政府,過去一直都有,唯一能夠解釋就是中共整體上的政策愈來愈緊,收得很窄、很窄,特別是(中共)國內,根本上是控制很很緊,但想不到現在在香港都”殺過來”了。”

何慶基又表示,北京以致香港政府都不太理會國際觀感,最近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馬凱工作簽證不獲港府續簽,就是明顯的例子,他認為特首林鄭月娥政府”政治正確”才是最重要,預期香港文化界將來受到的打壓只會愈來愈多。

何慶基說:”當然國際社會的反應會製造一些聲響及壓力,只是跟十年前不同,反而是我們本地文化界如何盡量保留自己的空間,以及爭取自己的空間,我們見到將來只會愈來愈不同的壓力及干擾,這個似乎已經是林鄭月娥上場後很鮮明的態度。”

香港記協發聲明極度關注事件

來自俄羅斯的異見樂隊Pussy Riot成員之一的Nika Nikulshina在講座表示,社運沒有秘方,只有”不斷講,繼續做”(keep talking and doing)。一次行動未必立刻達成目標,但每做一件事都必有效果,多多少少總會影響到其他人。另一名成員Olya Kurachyova表示,在威權統治下從事政治藝術,早已預料行動”有後果”,但每次想起有朋友因從事政治藝術而入獄,她還是覺得不能接受,她認為作為一個社運人”要接力”,她說”其實每一個人都可以是Pussy Riot”。

香港記者協會星期六(11月3日)發表聲明,就藝術家巴丟草在香港的畫展因安全理由被取消表示極度關注。記協對事件表示遺憾,關注香港言論自由受壓,同時反對任何人士、團體、或政府以任何形式威脅言論自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