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古德明:特首林鄭很愛國 家人都入了英籍

——這個國 你愛嗎?

全中國安裝了一億九千個錄影鏡頭,配上人臉識別技術,監視萬民,嚴防作反。去年,英國廣播公司記者做實驗,嘗試逃避公安緝拿,不出七分鐘就落入中共天網,束手就擒,全中國儼然變成一國戰俘集中營。

月前,湖南城市學院學生王棟被校方開除,原因是他在互聯網上放言:“已經是大學生了,還愛國,就是蠢貨。這個國老子不會愛。”中共之國可不可愛,暫且不論,可怕則應無疑義。

在新疆,有維吾爾人唱中共國歌,發音不正,被抓進集中營懲辦。在北京,歌星楊凱莉網上表演,開場半哼半唱說:“咚咚登登,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哈啰,各位同志……”這就算是“篡改曲譜,嘻皮笑臉”,被公安拘系五天。在貴州龍里縣,有村民上村委員會陳情,不獲理會,憤然扯下五星旗撕破,被判處入獄或八個月,或九個月。這樣的國,愛者當然未必是蠢貨。請看香港長官鄭月娥,由於愛國,富且貴焉,家人則都入了英籍。

春秋末年,齊國晏子出使晉國,與晉大夫叔向相與嘆息,都說國君不恤國民。叔向指出,晉國公室豪奢,百姓則睏乏:“庶民罷敝,而宮室滋侈;道殣相望,而女富溢尤。民聞公命,如逃寇讎(百姓之懼公室命令,如懼寇讎)。”他預言公室覆亡,後來,晉國果然就分裂為韓、趙、魏三國(《左傳‧昭公三年》)。今天,台灣、新疆、西藏以至香港,都求脫離中共之國,人心四分五裂,叔向復生,當不會感到奇怪。

中共之視民如讎,見於十月底習近平南下,到處戒嚴,例如訪深圳龍悅居,附近商店玻璃窗、路邊水渠蓋等,都貼上“防爆安檢”封條;居民不得隨便出入,不少唯有到別處過夜;大廈戶戶要把窗關上,還要窗帘低垂;龍悅居第四期大樓,更是每一層都有公安把守,儼然是“深入敵陣”的安排。

同時,全中國安裝了一億九千個錄影鏡頭,配上人臉識別技術,監視萬民,嚴防作反。去年,英國廣播公司記者做實驗,嘗試逃避公安緝拿,不出七分鐘就落入中共天網,束手就擒,全中國儼然變成一國戰俘集中營。

而中共視百姓如寇讎,百姓也視中共如讎寇。今年八月,貴州織金縣有村民開車,把中共執法大隊三名人員撞死;九月,廣東藍鍾鎮有村民揮刀,把三名共干刺傷;十月,江蘇揚州也有小民開車,把拆遷隊多名人員撞死撞傷。不少人每聽到這樣的消息,都不敢言而敢喜。

同時,上海有女郎董瑤瓊,向路旁習近平圖像潑墨,說“恨這獨夫入骨”;跟著,廣東肇慶市路旁一幅習近平像,也給人用泥塗抹;北京高級法院招牌,則被人用墨潑中;廣州畫家蒼鷹,更因繪畫毛澤東面孔濺墨圖,被公安抓去。總之,全國小民,或都是中共讎敵,所以中共連“反”字都忌諱,一支叫“反骨”的樂隊,竟然被勒令改名為“正骨”。

在香港,中共國歌一奏,球場上、大學畢業禮堂上,往往就噓聲四起。於是,當局現在要立國歌法,務求禁止。他們要人愛國,只能仗嚴刑。然則他們也許還要制定潑墨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