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傅志彬:重慶大巴墜江、蘭州南收費站車禍 最後都是這屆人民不行

——每一場災難都是制度之禍

這次蘭州南收費站前發生的慘劇如果追根溯源,還是管理手段落後,官與民爭利太貪婪,吃相太難看。但是,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卡車司機擅自改裝,超載,疲勞駕駛,總之,政府沒毛病,毛病都是小民的。就像重慶公車墜江事件中,最後無辜的乘客居然變成了官媒的指責對象。有時我不得不佩服宣傳口官員們的公關技巧,啥事都能將政府的責任撇得一乾二淨,最後總是這屆人民不行。

11月3日,蘭州一下坡高速收費路口發生重大車禍,造成了十幾人死亡,十幾人受傷的慘劇。(視頻截圖)

剛寫完重慶公車事件和定心丸派發事件(見《其實呢,你就是頭豬》)一文,晚上就傳來蘭州發生了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輛剎車失靈的重型卡車衝進了排隊等候繳費的車隊,造成了十幾人死亡,十幾人受傷的慘劇(詳細傷亡資料以警察公布的資料為準,老傅不敢擅自公布數字)。地點:蘭州南,時間:19時左右。

因為畢業於蘭州大學,自從2004年回國後每年往西北自駕游時,蘭州都是中轉點,見見老同學,老朋友,喝喝大酒,所以蘭州南也走過幾次。

蘭州地形的特點是兩山加一河。南邊是皋蘭山,北邊是白塔山,中間是黃河。當然,在皋蘭山和白塔山旁邊都是連綿不斷的兄弟姐妹山,蘭州市也是沿著黃河連綿不斷地發展,長度達幾十公里,中間最窄的地方兩山就隔個兩三公里,加上西北的山都是大山,所以從高速公路下來進蘭州都要經過比較長的下坡路。載重卡車很重,下坡時需要長時間剎車,剎車片會因為長時間摩擦制動發熱。一旦剎車片過熱,就會發軟,就起不到制動作用,剎車就失靈了。由於蘭州南出口的地形特點,載重卡車剎車一旦失靈,那就會順坡而下,撞入收費廣場。19點,正好是高峰,很多人趕往市區吃飯,許多車在收費站門口等待收費,所以死亡慘重。

為了大家比較好理解老傅的觀點,我要介紹下別的國家是如何管理高速公路的。

在德國,高速公路對所有小車免費,貨車收費。小車原則上不限速,但如果車流量大,就會在高速上的電子顯示牌上通知駕駛者當時、當地的限速。貨車限速80公里。而且,因為所有貨車上都裝有電子感應器,賬單直接寄到家,所以德國的高速公路根本沒有收費站,上下都很通暢。

瑞士的高速和德國的高速管理也基本相同,差別就在於瑞士的高速有限速,小車每年要買幾十個瑞士法郎的使用標籤,約合人民幣兩百塊左右,與瑞士人的收入相比較就是免費。

美國的高速公路全部免費,除了極少數私人修築的道路。在前幾年為寫一篇文章我還特意核實過。根據2014年的資料,美國高速公路總長度16萬4千英里,收費高速公路5千1百英里,佔總數的3.1%。

另外,還要注意,無論在德國還是在美國,高速公路以外的道路狀況非常好,也能開很快的速度。記得有一年我和一個瑞士同學開車從新天鵝堡回瑞士(新天鵝堡在德國南部),在鄉村道上開將近100公里的速度還被後面的車按了喇叭,有些鬱悶。與之相比,我在幾年前曾經開車走過南昌到九江的國道(與高速公路並列),得虧我開著越野車,路爛得猶如越野訓練場地,讓我過了把越野癮。在2014年以前,我到西北自駕游時,西北的高速公路不多,國道和鄉村道路狀況很好。2016年再來西北,就發現高速公路多了很多,國道爛得一塌糊塗。究其原因,和江西一樣,還是錢在作怪。按規定,二級公路以下都不收費,國道太好了,收費的高速有誰走?

雖然交通部年年在喊高速虧損,看看全國這幾年新建了多少高速公路大家就該知道,高速公路肯定是個賺錢的生意,不然各地政府哪有那麼大的興趣來建設那麼多的高速公路。前幾天交通部不是還出台了規定,說還完貸款以後高速公路還要接著收費,要永遠收下去,按這意思,他們家八代十代的嬌奢生活都能夠得到保證了。對了,我差點忘了,最近高速公路的收費標準還漲了,從每公里0.5元漲到了1元,翻了一倍。

你要問為什麼這些卡車司機不走免費的國道而要走收費的高速。呵呵,不懂了吧,高速上是不能在道上截車檢查的,要是走國道就沒這個限制了,交通部門,交警部門,隨便哪個部門碰上你都得交一筆罰款。這又是為什麼呢?卡車司機們就不能做合法的事嗎?

不能。因為按照規定來做的話,所有的卡車司機都要虧本。對,所有的。因為油很貴,過橋過路費很貴,如果卡車司機不超載的話就要虧本,所以在中國,每一輛載重卡車出廠後都要改裝,限定載重20噸的車能改裝成50噸,甚至還要多。所以交警,交管上路,一查一個準。

你收費就收費吧,槍在你手上,你說怎樣就怎樣。還要劃成一小塊一小塊,分段收費,因為這樣的唐僧肉有點權力的都想分一杯羹。分就分吧,反正給誰吃都是吃。還不夠,還要安排人,七大姑八大姨的兒子女兒,自己的乾兒子乾女兒都得有活干,有錢拿,所以你會在中國看到如此的奇觀。一方面,天眼地網布滿全國,連青藏高原鳥不拉屎的地方也布滿監控鏡頭,你說個敏感字都會被立即刪除,多說幾遍就有人上門找你喝茶,奧威爾在政治科幻小說《1984》裡面描述的無處不在的老大哥早就實現了。另一方面,該自動化處理的部門,比如高速收費之事,卻安排了無數的人手工來做,原因都是利益作怪。在這裡順便說一下,前段時間在中國乘坐了很多次高鐵。讓我特別費解的是,高鐵上車前經過安全和驗票兩道檢查,居然在車上還有驗票的環節,到了站還要一一驗票出站。在歐洲範圍內乘火車,唯一的檢查就是車上有個驗票員,所有的車站都是敞開進站出站,所以旅客根本不要提前很多時間到達車站,基本隨到隨走,所以歐洲的車站的候車室都很小。中國高鐵如此奇葩,原因與高速公路收費是一回事。

每次我出門自駕游,除了少數車禍引起的擁堵,絕大部分的擁堵都發生在收費站,可以說,中國交通的不順暢,恰恰是那些交通管理部門造成的。這次蘭州南收費站前發生的慘劇如果追根溯源,還是管理手段落後,官與民爭利太貪婪,吃相太難看。但是,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卡車司機擅自改裝,超載,疲勞駕駛,總之,政府沒毛病,毛病都是小民的。就像重慶公車墜江事件中,最後無辜的乘客居然變成了官媒的指責對象。有時我不得不佩服宣傳口官員們的公關技巧,啥事都能將政府的責任撇得一乾二淨,最後總是這屆人民不行。

老傅在《其實呢,你就是頭豬》裡面說過,作為一個連中國人床上事都管得好好的強力政府(比如說計劃生育),就得為所有中國發生的公共安全事故負責,而不是將責任推到什麼乘客身上。這句話在蘭州南交通事故中也一樣適用。首先,在收費站前集聚這麼多人車就是因為交通部門濫收費並且收費手段落後。第二,貨車超載,是高油價,高路費,再加上管理上有意放縱,放水養魚的結果。第三,當然還有汽車品質,剎車片品質問題,這與整個中國工業體系的問題相連。中國工業落後的根本原因就是政府精心呵護下的國企懶惰和無能。關於這一點,在《經典MBA案例——紅旗車故事》中(見傅三代微信公共號),老傅有詳細說明。這裡還要告訴大家,載重車在世界上也沒多少品牌。原因是載重車的安全技術要求很高,比私家車的技術要求高得多,能在全世界做得好的載重車公司不是很多。中國在載重車方面還是嚴禁國外的品牌進入,保護中國的載重車生產商。結果就是要付出安全性的代價。

蘭州南的交通事故,毀掉了幾十個中國家庭,肇事司機這一輩也基本都要在牢裡面度過,成為國家終身的免費勞動力。祝大家在今後的生活中平平安安,雖然老傅知道,在中國,這樣一個簡單的願望都很難實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