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11月4日泉港碳九泄漏 事情重大 懇請重視

我賴以生存的這片土地,是一位偉大的‌‌“母親‌‌”,我在感恩時卻也在偷偷的哭泣

​​2018114號,早上6點半,我被一股惡臭熏醒了。這股惡臭,像極了燒塑料的味道,又像是其他一種難以描述的問道。我迅速被驚醒,然後起身問老公,這是什麼味道,太臭了。老公聞了聞,說不知道。然後他起床,開窗看了一眼外面,說大概是有人燒東西吧,外面都是煙。然後我說,不行,睡不著了,太臭了,​寶寶和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們下床來到了客廳。

但是惡臭味無孔不入,​瞬間讓整個房間里都充滿了味道。我打開空氣凈化器,我說我們出去,我需要新鮮的空氣。出去以後,整個樓道乃至這個樓梯間,惡臭撲鼻,快要把我熏暈。老公抓著我的手,說走快點,太臭了。

下樓後,惡臭味持續,我們來到馬路見,看到整個空氣中都是灰藍色的煙,有些恐怖。我老公調侃說,這是集體燒垃圾嗎,煙這麼多,快趕上霧霾了。​我說不管了,去沒味道的地方。然而,一路走,一路有味道,還到處都是奇怪的煙,讓我有些懷疑是不是泉港集體著火了,還燒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無奈的,買完早餐我回去了。大概早上10點半,我爸爸突然打電話過來了,他人在漁場,他用焦急的語氣跟我說:快點關門窗,化工廠泄露了,我這邊味道更大!!我那時候才意識到,原來我聞到的,不是什麼燒起來的東西!

11月5號,電視台發布了兩條消息,空氣指標正常,海水符合養殖水質要求。但事實上,5號的時候,還有惡臭味,味道和4號的時候一樣,只是沒了那灰藍色的煙。而海里的魚,正在大量的死去。

11月6號,白天依舊會有一陣陣惡臭,海水依舊沒有清理乾淨,而那些非專業人士的普通人代替專業人士在沒有任何防護的情況下,手受傷了。他們什麼也不懂,只是拿著一點點可笑得錢,自己去處理了。

我只是個普通老百姓,如今還是一個媽媽,我多麼希望,當我孩子生出來的時候,這是一個乾淨的世界,而不是一個污染到不成樣子的世界。我的目的很簡單,是希望更多的人看到,讓更多人知道,泉港很小,但它有40萬的人住在這裡。我們需要得到的是真正妥善的處理,還不是想方設法的瞞報,讓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

所以,整理過後,我們的訴求是:1,請相關部分負起該有的責任,讓專業人士用專業而有效的方式儘快回收碳九。​因為直至6號11點到7號凌晨1點的時候,空氣依舊刺鼻。

2,請及時,並且真實的公布處理方案和處理進度!並且建立多個空氣水質監測站,現在空氣如何,吸油紙是否回收,也請專業人士真實的說明,好讓離得近的人心裡有數。如果有害,請及時讓漁場附近的人遠離!

3,海產品去留問題。現在大量的海產品死亡,除了造成損失需要賠償之外,這些死去的海產品究竟該如何處理銷毀?想相關部分嚴格把控是否有流入市場,因為一旦不小心流入市場,後果不堪設想!

4,此此事故重大,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可這也是在疏忽之下,沒有檢查搬運的東西是否老化,質量是否有問題,這個事情的責任人該如何處理,是否也該給一個明確的說法?!

​5,泉港就算沒有發生泄漏問題,但每天凌晨在居民睡覺的時候,也一直在排放廢氣,這些廢氣,大家或多或少都吸進去了。化工廠在不斷擴大,綠化本身就不好,癌症率高也是事實,一些部門人員自己都不敢住在泉港,那生活在泉港的人呢?現在一直都在拆遷,說是會給房票,但所謂房票不過也只能在泉港買房子。這是不是意味著要泉港人一直生活在一個綠化不好,且污染嚴重的地方?所以,我想這所謂的房票,是不是不能只是僅限於泉港?又或者說,請將其變現為現金,讓一些人有能力離開泉港。

6,如果相關部門覺得上面那一條無法做到,請將化工廠移離泉港,亦或是繼續加大綠化程度,並且每年謹慎檢查維修,別把40萬人的生命當做玩笑。​

以上訴求是我暫且整理出來的,如果還有人想到了,可以後續補充。另外,因為考慮篇幅的問題,所以我並未將事情發生寫的很詳細。作為泉港人,我真心希望,泉港有一天能重新變回長壽之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YQ-萌之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