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豪門怨女錄:住在四季酒店的金絲雀

坐落於中環金融界8號的香江四季酒店,樓高45層,可以俯瞰維多利亞港灣,套房住一晚價格不菲。旁邊還有一棟60層的高樓,同屬酒店管理,是長租公寓,月租5萬港幣到20萬港幣不等。

這棟高樓裡面住的人物,發生的故事,不知道可以拍出多少部《人民的名義》。

所有的故事,都是人創造出來的;人,又分為男人和女人。今天的故事,要從一個女人講起。

01

吳小姐剛過完40歲生日,曬了一大波精挑細選的生日照片,每逢她過生日,總要上娛樂頭版,已經是每年一度的慣例。

40歲是個大日子,照片上很開心的吳小姐,心裡並不開心。一大幫貴婦環繞,一大簇鮮花堆在胸前,吳小姐是當晚的明星;但是她所期盼的那個人,不僅影子都沒露,說好的禮物也沒及時送過來。

過生日,就是要曬禮物。沒辦法,只能把去年的鴿子蛋再秀出來。

回想一年前,39歲生日過得才叫開心,富豪男友到場,送上鴿子蛋;准婆婆也來為她慶生,懷抱孫子親密合影;在一眾閨蜜的祝福中,米其林星級大廚走出來,把松露撒到吳小姐身上。

松露,也被稱作白色珍珠,極其珍貴。照片中的吳小姐,不顧名媛的端莊,在一陣松露雨中,掩面大笑:哈哈哈。

2017這一年,吳小姐開心的理由很充分。她剛生下第三胎,是個兒子;男友允諾她可以搬出四季酒店,住進位於西半山的豪宅;婆婆到場,更是鞏固了她兒媳婦的身份。從小懷揣的豪門夢,眼看就要熬成真。

雖然外界流言頗多,說吳小姐的男友根本不是豪門,只是個哈爾濱出來的二道販子,初中沒畢業,英文單詞知道不多,靠著偶然的機遇,賺起了橫財。

豪門,何苦要等三代,對於吳小姐來說,鉑金包包、Vertu手機、江詩丹頓腕錶、名車鑽戒......這些彙集在一起,就是豪門。

更讓外界嫉妒的是,男友位於塞班島的七星級飯店也在這一年開業,名為“博華皇宮”,奢華賽過皇宮。來住酒店的貴客,不是為了享受陽光沙灘,而是來賭一把。

跟飯店配套的塞班賭場,擁有77張賭檯、243部角子機,2017年流水高達495億美元,平均每月超過40億美元,幾乎是澳門最豪華賭場的6倍,而澳門賭場的收入早已讓美國拉斯維加斯相形見絀。

找個賭王當男友,雖然這個賭王其貌不揚,比發哥差了十萬八千里,但吳小姐從來不是外貌控。

為了把男友落實為老公,她不顧高齡連生三胎,除了生娃,還要保持身材。何況,還有外界的冷嘲熱諷。

這裡面的苦,只有女人才懂。

在2017年的秋天,吳小姐所有受過的苦,眼看就要熬成甜。沒想到,轉年春天,來了麻煩。

02

吳小姐的男友姓紀,不僅擁有塞班賭場,還把博彩業務裝進了香港上市公司,可謂一手抓賭博,一手抓資本。

但是我們不能稱他作“紀老闆”,因為說他是“老闆”,有人會生氣,他自己會害怕,姑且稱其為“紀先生”。

紀先生是突然富起來的,對外宣稱是投資房產起家;2011年攜資本轉入澳門之前,誰也沒聽說過這個人。但是很快,賭城都知道了他的不凡。紀先生的業務是中介,俗稱“疊馬仔”,跟賭場合作,承包賭廳,從中抽佣。

干中介最重要的是什麼?當然是人脈。不知怎麼回事,紀先生總能帶來源源不斷的大客戶,這些客戶看上去一臉端莊,可一旦坐在賭桌前,就像紅了眼的公雞,不眠不休。下注額更令人咂舌,一摞摞籌碼輸進去,眼都不眨,好像錢根本不是自己的。

能帶來客戶,就是賭場的寶貝,澳門各大賭場紛紛拿出貴賓室,拉紀先生合作。短短兩年,紀先生的中介公司就有了86張賭桌,一年過手的賭資接近5000億港元。

2013年底,紀先生到香港買下了一個殼股,把公司包裝上市,搖身又變成資本大佬。

如果說干賭場中介,不用多少文化,人情練達就行了;但是玩轉資本市場,初中文化恐怕就吃力了。紀先生年紀輕輕,難道天賦異稟、自學成才?

其實不必詫異,在香港資本市場上,紀先生不乏同伴。另一家上市公司藍鼎國際的掌門人仰智慧,套路跟紀先生如出一轍。

也是在2013年,仰智慧斥資13.25億港元購入港股嘉輝化工,成為最大股東,並將公司改名為藍鼎國際。公司的主營業務,也是賭場。

翻看履歷,仰智慧跟紀先生很相似,也是靠投資房產起家,也是偏僻地方出身,也沒讀過多少書,初中文化。

幾年前,曾有記者去仰智慧的安徽老家採訪,村裡的兒時玩伴描述:

“他書讀得不多,但鬼點子多,智力很好,跟別人不一樣。”

如果有人跑到哈爾濱,找到紀先生的兒時玩伴,描述估計會很類似。可見真正的智慧,跟學歷無關,跟鬼點子有關,仰智慧用自己的名字揭示了這一道理。

2014年,一人一家上市公司的紀先生和仰智慧,本該大展宏圖,卻無奈遭遇社會風氣大轉向,澳門賭場遭遇重創,原本絡繹不絕的客人,嚇得不敢來了。

澳門離得太近,又是自家地盤,太容易被監控,不如找個小島,從頭再來。

仰智慧找到了濟州島,順利獲取了濟州當地八張博彩業牌照之一,作為交換條件,他必須投巨資建設濟州島綜合度假村,包括豪華酒店、購物中心、主題公園、別墅等。

另一邊,紀先生找到了塞班島,拿下了當地唯一一張博彩牌照,並承諾至少投資31億美元,興建塞班島度假村。

步調如此一致,計劃大致相仿,好像兩人是同一個老師教出來的。

兩人分頭開工,誓要一人建一座拉斯維加斯,項目如火如荼的進行,不過順序有先後:度假村還在打地基,配套的賭場就已經率先完工,大客戶已經來玩了。

這就有了2017年吳小姐的豪華生日派對,派對背後是一副美妙畫面:

太平洋上的小島,自家的場子,無拘無束的賭下去,錢像水一樣流淌,直到地老天荒。

人總想著地老天荒,歌詞里一遍遍地唱,剛唱完,發現終點就在眼前。

吳小姐生日派對後不久,仰智慧出事了,據消息人士透露,他從香港離開,輾轉多地,最後在柬埔寨金邊被執法人員帶走,其在香港的逾百億資產也被凍結。

消息傳出之前,仰智慧的上市公司剛剛發布了半年報,2018上半年,藍鼎國際實現營業收入17.52億港元,同比增加359.8%,其中博彩業務營收14.05億港元。

多麼紅火的日子,在仰智慧的宏圖中,一切才剛剛開始,除了濟州島,他還將觸角伸向了菲律賓、英國,雄心勃勃向世界賭王進發。

仰智慧就這樣被終結,此刻,體會一下紀先生的心情,派對?

03

多年前,一位女高音歌唱家在大年夜把一首暖心的歌唱進千家萬戶,歌詞的尾聲是:

“啊父老鄉親,啊父老鄉親,樹高千尺也忘不了根。”

雖然仰智慧買下了私人飛機,飛到濟州島大幹快上,但是枝葉再茂盛,根永遠盤踞在老家。根被斬斷,枝葉頓時枯萎。

今年4月,控制著1.87萬億資產的國企掌門人賴老闆被抓獲,斷了許多海外遊子的根。

賴老闆是專做不良資產業務的,他控制的系統極為龐雜,關聯公司超過1300家,資本運作讓人眼花繚亂。

無論多麼複雜的業務,都可以用一句話概括,賴老闆做的事,說白了就是“放貸”。憑著大型央企的身份,和擁有金融業全牌照的優勢,賴老闆可以融到便宜的資金。2017年,僅旗下的海外融資平台,就發行了中票64.7億美元、10億新幣、定向債務融資工具30億人民幣,融資利率基本在4.3%左右。

這是讓其他老闆多麼艷羨的利率,稍作對比,剛剛恆大發行了總規模18億美元的債券,利率最高達13.75%。假如賴老闆把低利率融過來的錢,轉手以高利率借給恆大這種渴望資金的企業,財富頓時就滾起來。

街頭大媽都能想到的買賣,高學歷的賴老闆怎會想不到。這個故事裡,只有賴老闆念完了初中,考進了大學,後來還繼續深造,拿到了研究生學歷。原因無它,賴老闆所處的系統,人人都是高學歷。

通過股權投資、類信貸結構產品等方式,賴老闆對外拆借,大量資金通過他的手流進房地產、股市。

市面上嗷嗷待哺缺錢用的企業太多了,賴老闆就成為各類商人爭相巴結的對象,被供作“財神爺”。處境艱難的企業,只要請來賴老闆出手接盤,轉眼就化危為安。

賴老闆是“財神爺”,不是活菩薩,把錢給誰,是要看緣分的。他有一個戰略投資者名單,日常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維護這份名單。

大家應該猜到了,紀先生和仰智慧,都在賴老闆的合作名單上。

賴老闆幫紀先生接過盤。2011年,紀先生突然成為香港上市公司天行國際的執行總裁,這家公司的股價有多妖?幾年間,從不足1港元漲到最高40港元,期間經歷了數不清的股東更替,資金來往如鬧市;直到2014年,賴老闆大筆一揮接下了盤。

紀先生站台的時間是從2011年11月至2013年2月,這期間他正在澳門乾著賭場中介,有空管理上市公司?掛個名罷了。

仰智慧更是與賴老闆往來密切,不僅借來巨額貸款,還聯手炒作股票。賴老闆出事,仰智慧先完。

除了這兩位初中生之外,另一位初中生也在賴老闆的朋友圈,這人名氣大,老婆名氣更大,就是趙薇嫁的豪門黃有龍。2017年,黃有龍將自己控制的上市公司順龍控股的全部股份,統統質押給賴老闆,借出一筆大錢。

樹高千尺,不能忘了根。這些初中生,一朝暴富後,要麼自詡新加坡富豪,要麼號稱世界賭王,摟著女明星,滿世界轉悠著炫富,還以為自己天生是豪門。

豪門?別提三代了,撐過三年再說。

04

在沒有颱風的日子裡,維多利亞港灣美麗如畫,像睡在搖籃里的嬰兒一般,安詳、平靜。可是地處亞熱帶的香江,颱風遲早會來。

吳小姐搬回了四季酒店,豪宅有風險,入住需謹慎,還是住酒店方便,哪天大風真吹過來,打個包就走了。

在沒有生日派對的日子裡,吳小姐過得有點無聊,她常在酒店的露天泳池邊曬太陽,抬眼望大海,無邊無際。曬太陽的時候,吳小姐偶遇了另一位美貌女子,精緻的臉龐看上去跟自己有相同刀工痕迹。

兩人搭訕,聊天氣,聊風景,聊變化無常的颱風過境。這位小姐姓韓,在四季酒店已經住了兩年。

聊完閑天后,兩人各自回屋,不同於吳小姐沒有男友陪伴,韓小姐身旁是有如意郎君的,郎君姓王,也是上市公司董事長,對韓小姐極其寵愛。

為了讓韓小姐成為明星,王郎君託人花錢,找到張藝謀的老搭檔張衛平,上了大戲《金陵十三釵》。雖是配角,但戲裡戲外的光環蓋過主角倪妮。張衛平還帶著韓小姐,踏上了金球獎的紅地毯。

當明星,玩玩票就行了,豪門才看不上那點片酬。演戲好累,跟吳小姐一樣,韓小姐也很快淡出了演藝圈。

此生長伴郎君,就是最精彩的戲。

沒想到,王郎君也有了麻煩,旗下公司資不抵債,股價連連下挫,由於長期不足1元,已經停牌準備退市。

眼看公司保不住了,王郎君心急如焚,酒店還住得起,但是奢華生活快要破滅了,他與韓小姐一起拍下的價值1.24億港元的雍正粉青雙龍尊,也因為沒錢交尾款,被香港佳士得告上了法庭。

王郎君的落魄,也是因為一個人;他來香港,正是想找這個人接盤。大家肯定猜到了,這個人就是賴老闆,跟王郎君是江西老鄉,多次幫他化解燃眉之急,對他像兄長一樣溫暖。

這一次,兄長的溫暖送得更大,兩家公司達成了涉資200億元的協議,用於王郎君重組公司。有了這筆錢,少說也能再歡騰三五年。

可是,接盤還沒來得及實施,兄長就出事了,一切化作泡影。

命運交叉的十字路口,在泳池邊偶遇的吳小姐和韓小姐,可否知道她們的命運,背後牽的竟是同一根線。

故事隱去了一些人物的名號,你懂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