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許章潤」消失 先生有話哪裡說?

——許章潤:先生有話哪裡說?

立國之道有問題?(路透社)

曾在今年夏天發表網文尖銳抨擊中國現行政治道路,引起巨大反響的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再度發聲,以個人經歷批評中國當下的言論自由狀況。許章潤11月6日在FT中文網上發表題為“哪有先生不說話?!”的文章透露,在中國最主要的互聯網搜索引擎百度上,以他的名字為關鍵詞幾乎得不出搜索結果。“2018年7月29日,我在百度上的詞條從數十萬被刪到僅剩十條,算是悉數除祛。迄而至今,三月已過,猶有二三十條,羞羞答答,多為新聞報道,而牽連在下名字而已。”

經記者測試,輸入“許章潤”後,百度上顯示的搜索結果為39個,基本上均為引用許教授觀點的官媒報道,除少數幾篇外都是2015年底以前的報道。與之對照,如果在谷歌上搜索,得出的結果為136000條。

教書匠與四人幫

許章潤推測,得到如此待遇的原因是他於今年7月末發表的一篇網文《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此文大膽批評時政並直指高層權力核心,一度引起討論關注。作者表示,對可能帶來的後果“早有心理準備”,而刪除詞條、屏蔽姓名一類的措施在他看來尚屬“和風細雨”。但在友人和學生的提醒下發現,不比不知道。

“凡近年落馬的高官伶優,如周永康、薄熙來、魯煒與'王林大師'等三教九流,均有數萬詞條。所謂的”四人幫“,萬惡的四人幫,更是詞連山海,條接雲天,多到數不過來。它們林林總總,虛虛實實,多少給予讀者拼聯歷史真相的機會。”而自己“一介教書匠”,在當局眼裡“竟然比'禍國殃民'的'四人幫'還壞”。

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中,許章潤指出,中國“近年來的立國之道”,突破了一系列底線原則,“倒行逆施”。他對“維穩”體制、自信膨脹、國進民退、政治挂帥等現象提出批評,並提出具體期待,包括“個人崇拜”亟需趕緊剎車、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和平反六四。

對於文章的論點和主張,知識界有不同評價,但網路輿論普遍認為,公開這樣的觀點需要勇氣。有評論認為,這是2012年以來中國體制內學者批評統治集團最為嚴厲的檄文,挑戰了中國的政治禁區。作者在文章的結尾寫道:“話說完了,生死由命,而興亡在天矣。”

“說話就得讓人聽”

許章潤同時擔任清華大學法治與人權研究中心主任,天則經濟研究所的特約研究員。該所一名研究員對《紐約時報》表示,“許多知識分子可能也有同樣的想法,但他們不敢說出來。”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當時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特別贊同“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和“平反六四”的主張,並呼籲當局不要讓敢於發聲的許章潤“消失”。

於1993年創立的天則經濟研究所由自由派經濟學家茅於軾、張曙光、盛洪、樊綱等人共同發起。其宗旨是“為中國的改革實踐提供製度創新的解決方案”。但該所近一段時間一再成為當局管制的目標。

11月初,天則經濟研究所的兩位經濟學者盛洪、蔣豪二人赴美參加“改革開放40年”研討會,卻在機場未被允許出境。盛洪表示,他被告知參加研討會會“危害國家安全”。今年7月,天則所在北京的辦公室被莫名其妙地“封門”、斷電。2017年1月,天則所的官網、微博、天則所主要成員的微博,都遭封閉,創始人之一--經濟學家茅於軾的微博也被封。

許章潤在本周發表的文章里,批評了網路封殺和中國民眾除百度之外無它可選的現狀,“對於助紂為虐而下手刪除、屏蔽信息的,特別是做出類此決策下達指令的,我並無仇恨,只有滿腔的同情!”

作者寫道:“如八十多年前適之先生所言:'哪有先生不說話?!'而說話就得讓人聽見,才能構成對話與交談,讓我們擺脫孤立的私性狀態,獲得公共存在,保持人性。進而,我們的公共存在狀態,也唯有這種公共存在狀態,才賦予我們以自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