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石巍:民主沒有什麼「式」 只有真與假

什麼是民主?什麼是專制?學者和先賢們的定義雖準確而嚴謹,但也許並不通俗。按我們一般民眾的理解,民主就是國家權力屬於人民,人民行使國家權力。專制就是統治者擁有絕對權力,其權利非由人民所授,也不為人民所監督。兩者最明顯的區別就在於公民是否實際上擁有選舉領導人和罷免領導人的權力。

這本是一個極其簡單明了又極其明白無誤的概念。但是中共把它複雜化了。

起初共產黨對這一概念並無異議,他們曾經頂禮膜拜的“德先生”就被解釋為“民眾統治”的意思。毛澤東曾力主建立一個“經過人民普選的共和國”。1944年6月9日他接見中外記者西北參觀團時說,“解決中國問題的根本出路在於實行民主制度,不僅政治上需要言論、出版、集會與結社的自由,而且要求在軍事上、經濟上、文化上的民主。”可是共產黨上台以後,他們就變臉了。不僅他們建立的那個“共和國”沒有“經過人普選”,甚至毛澤東還改口說,民主只“是一種方法”,“看用在誰人身上,看幹什麼事情”。接著他的同僚、繼任者、御用食客們接二連三地往“民主”二字前邊添加五花八門的定語,諸如“無產階級”,“人民”,“社會主義”,“集中指導下的”,“中國特色的”等等。而近幾年他們杜撰出並不遺餘力加以醜化攻擊的則是“西方式的”。

共產黨所攻擊的“西方式民主”是一種什麼制度呢?那就是民主選舉,代議制,政黨政治,權力制衡,多元化,言論自由,出版集會結社自由,思想信仰自由,地方自治等。這一切正是民主的精髓,抽掉這些精髓,所謂“民主”只不過是一具驅殼而已。共產黨往這具驅殼裡塞進“黨的領導”、“階級專政”、“中央集權”、“個人崇拜”、“暴力統治”、“鉗制言論”、“愚民政策”、“人身依附”等私貨,冒充民主,並冠之以“社會主義”或“中國特色的”等不倫不類的定語加以強力推行。在這種“民主”制度下,選舉就如同小孩過家家;“兩會”如同大Party;人大、政協、國務院、法院、檢察院這些憲法機構需要向黨魁彙報工作;軍隊成為黨衛軍,甚至是統治者的私人衛隊;全國都要“絕對忠誠”於一個自封的“核心”······如果這不是專制,那還有什麼是專制呢?

世界上並無“西方式民主”和“東方式民主”之分,就如沒有“南方式民主”“北方式民主”之分一樣。有的只是真民主和假民主。共產黨攻擊的所謂“西方式民主”,其實是真民主;共產黨鼓吹的所謂“社會主義民主”其實是假民主。民主本無“式”,共產黨所以生造出一個帶“式”的民主,就是為了掩蓋其獨裁專制的本質。

中共的這套以假亂真的把戲並不是什麼新鮮玩意。如果民主可以有“式”,我們上世紀就見證過法西斯式“民主”,戈貝爾就說“國家社會主義(簡稱“納粹”——引者注)統治下的德國是現代民主國家最高尚的形式”。我們現在也正見證著皇權世襲式“民主”,其國名竟然是“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我們還見證過獨裁式“民主”,薩達姆竟以百分百的得票率獲選總統。中共的“社會主義民主”是比德國法西斯民主,朝鮮皇位世襲民主,伊拉克獨裁民主,以及其它一切雜牌子的假“民主”都更邪惡,更野蠻,更具欺騙性的人類歷史上最殘暴的專制。

“東方”和“西方”,“南方”和“北方”本是一個地理範疇,像赤道、經緯度、南極洲、北冰洋一樣,它不是一個哲學範疇,不是一個歷史範疇,更不是一個意識形態範疇。

我們常說的東方藝術,西方哲學,恆河文化,歐洲文學,巴比倫文明,中國曆法,等等,那些定語都是提示著地域和時代的特徵,並不暗示為其它地域其它時代所排斥,更不暗示它們是孤立於人類文明體系之外的異類,相反,它們正是人類文明的組成部分。

民主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它從孕育產生到成長完善,經歷了漫長的歷史發展過程,其間世界各個地域的人們在不同歷史階段,都為建造民主巨塔貢獻了自己的磚石。人們普遍承認雅典城邦是第一個民主政體,但羅馬共和國也是一次嘗試。希俄斯島嘗試過公民議會和公民大會。羅馬貢獻了十二銅表法。其後,冰島貢獻了國會,斯拉夫國家貢獻了人民議會,印度貢獻了菁英文官制和聯邦制,印度、巴基斯坦和尼泊爾貢獻了潘查耶特,德國貢獻了魏瑪憲法,······這些都壘砌在這座巨塔的基座上。英國人用大憲章,法國人用人權和公民權宣言,美國人用1789憲法,使民主巨塔巍然屹立在現代人類文明的新起點。不可忘記,參與建造這座巨塔的,也有中國工匠。孫中山的五權憲法,三民主義,一度讓四分之一人類在世界的東方走出封建專制的黑暗。由此可見,民主是凝聚全人類的智慧,經歷千百年探索、實驗、選擇、曲折、反覆、奮鬥、豐富、完善而取得的光輝成就。

民主的社會價值體系,不受地域的局限,這已為歷史發展的實踐所證實。現在民主已成為全人類普遍接受的社會制度、生活方式和文化形態。根據英國《經濟學人》雜誌2016年的統計,全世界167個國家中,實現成熟民主和基本民主的國家有76個,其中就包括像日本、韓國、烏拉圭、維德角、波札那、以色列、印度、東帝汶、南非、牙買加、印尼、菲律賓、蒙古、斯里蘭卡這樣的非西方國家,它們遍佈於世界各大洲。而實行專制的國家只有52個,它們不僅包括朝鮮、葉門、伊朗、蘇丹、辛巴威、中國、哈薩克、衣索比亞這樣的非西方國家,也包括白俄羅斯、俄羅斯、古巴、亞美尼亞、委內瑞拉這樣的西方國家。這說明,民主並不為西方國家獨有,它是人類共有的財富,所謂“西方式民主”完全是共產黨捏造出來的一個虛擬的故事。

共產黨蹩腳的理論家們因民主是“西方式”而剝奪人民享受的權力的同時,卻忘記了他們強迫人民接受的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無產階級專政全都是貨真價實的西方舶來品。他們“專政”了以後,雖然不再對民主高唱讚歌,但是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還不敢明目張胆地否定和攻擊民主,只是說中國的國情不同,農民太多,文化程度太低,還沒有條件實行民主。隨著經濟、社會的變遷,民族文化程度的提高,民主意識的覺醒,和共黨寡頭專制蠻橫程度的極度膨脹,他們不再用“國情”作為借口,而是把民主硬加上“西方式”標籤,全面予以拒絕。這樣就可以一勞永逸地拒絕實行民主。共產黨是中國最大的“老賴”,完全不承認幾十年前那筆舊賬。毛澤東、周恩來、新華日報的很多話被列入“敏感詞”,誰要是重提,輕者被喝茶,重者判煽顛。他們不再給國人任何預期。人們被告知,中國已經民主了,而且是全世界最好的民主。現代共產黨人比慈禧太后高明,知道給出時間表會後患無窮。即使中國人全都成了博士,即使中國實現了大康,人均收入超過一萬億美元,共產黨也不會讓人民投票直接選國家主席。因為那是“西方式民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香港《前哨》月刊2018年3月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